今天港幣對人民的匯率

最新港元對人民幣匯率:1港元對人民幣0.88690元(1月14日)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2020年1月14日,港元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0.88690,較上一交易日下跌49.60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20年1月14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

1美元對人民幣6.8954元,1歐元對人民幣7.6793元,

100日元對人民幣6.2705元,1港元對人民幣0.88690元,

1英鎊對人民幣8.9578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7574元,

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5689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204元,

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027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2817元,

人民幣1元對0.58871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8.8772俄羅斯盧布,

人民幣1元對2.0871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7.47韓元,

人民幣1元對0.53268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4413沙特里亞爾,

人民幣1元對43.4533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5127波蘭茲羅提,

人民幣1元對0.9732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728瑞典克朗,

人民幣1元對1.2893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5070土耳其里拉,

人民幣1元對2.7275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3820泰銖。

展開
收起

最新港元對人民幣匯率:1港元對人民幣0.89308元(1月10日)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2020年1月10日,港元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0.89308,較上一交易日下跌5.10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20年1月10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

1美元對人民幣6.9351元,1歐元對人民幣7.7029元,

100日元對人民幣6.3322元,1港元對人民幣0.89308元,

1英鎊對人民幣9.0625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7543元,

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5828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320元,

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258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3108元,

人民幣1元對0.58987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8.8409俄羅斯盧布,

人民幣1元對2.0513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7.28韓元,

人民幣1元對0.52963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4097沙特里亞爾,

人民幣1元對43.1781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5104波蘭茲羅提,

人民幣1元對0.9702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683瑞典克朗,

人民幣1元對1.2803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4766土耳其里拉,

人民幣1元對2.7179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3664泰銖。

展開
收起

最新港元對人民幣匯率:1港元對人民幣0.89359元(1月9日)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2020年1月9日,港元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0.89359,較上一交易日上漲2.30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20年1月9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

1美元對人民幣6.9497元,1歐元對人民幣7.7195元,

100日元對人民幣6.3682元,1港元對人民幣0.89359元,

1英鎊對人民幣9.1048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7721元,

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6202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441元,

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365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3286元,

人民幣1元對0.59026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8.8201俄羅斯盧布,

人民幣1元對2.0392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7.56韓元,

人民幣1元對0.52866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4016沙特里亞爾,

人民幣1元對42.8618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4839波蘭茲羅提,

人民幣1元對0.9680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607瑞典克朗,

人民幣1元對1.2765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5074土耳其里拉,

人民幣1元對2.7093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3680泰銖。

展開
收起

港幣來了一個“V”型走勢!再次逼近7.85 香港金管局將如何應對?

8月20日,據行情走勢圖顯示,在近3個月的時間里,美元兌港幣匯率的走勢非?!疤厥狻?,走出一個“V”字型。目前,港幣再次逼近7.85,香港金管局將如何應對?

從技術角度來講,一旦美元兌港幣匯率“跌破”7.85,港幣必將大幅下跌,直逼7.92。然而,技術理論可以這么說,但是,香港金管局不會使港幣匯率跌破7.85。

如果港幣匯率跌破7.85,那就“破壞”了港幣的“聯系匯率制”。自2005年以后,港幣的匯率波動是有范圍,即在7.85—7.75之間上下波動。

當港幣的匯率跌至7.85,香港金管局就會“出手”,買入港幣,賣出美元,迫使港幣升值;當港幣的匯率升值7.75,香港金管局也會“出手”,買入美元,賣出港幣,迫使港幣貶值。

對于香港金管局的這種行為,我們能夠看出兩點:1、港幣與美元直接掛鉤。2,港幣的匯率在7.75—7.85之間波動,有市場決定,超越“紅線”時,由香港金管局調節。

目前,美元兌港幣的匯率再次逼近7.85,到底是因為什么?尤其是在這3個月里,港幣的波動非常之大,和去年窄幅整理形成巨大反差。

對于港幣匯率在這3個月的巨大反應,其中有美元走勢的“反復”,也有香港內部的經濟問題。在這里,咱們主要說一說美元指數的情況對港幣匯率的影響。

在5月末,國際營商環境日益惡化的情況下,美國經濟也受到了“沖擊”,尤其美國未來經濟增長預期不達標,使得美元指數下跌。

由于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美元指數下跌,使得美聯儲“降息”的預期在不斷的升溫。最終在8月1日,美聯儲聯儲降息25個基點。

此前,由于美聯儲降息預期升溫,導致美元指數下跌,推動了港幣的匯率上漲。之后,隨著美聯儲降息的預期在不斷的升溫,導致其他國家的央行率先降息,從而推高了美元指數。

在美元指數上漲的情況下,港幣由漲轉跌,一路下跌。近期,因為美國公布了一系列的經濟數據,使得美元指數持續上漲,從而打壓了港幣,使得港幣匯率不斷下跌,逼近7.85。

未來,如果美國經濟持續向好,港幣的匯率極有可能還會進一步下跌,再次貼近7.85,到時候,香港金管局肯定會再次買入港幣,拋售美元的。

來源: 第一黃金網

展開
收起

深度:港幣匯率創35年新低,樓市風雨飄搖

我們正處在一個大變革時代,不僅國際國內政治大轉折,而且經濟金融也面臨大時代。朝鮮、港幣、人民幣、貿易戰、民粹主義、房產稅、轉型、改革、資產泡沫、貨幣大水漫灌之后的收縮……這一系列的事件匯集在一起,時代呼喚政治強人,也需要“功成不必在我”的氣魄!

我一直強調,不能以常規理念來看待當前的中國,更不能生搬硬套那些政治術語,中國仍是一個轉型國家,需要一些非常規之舉來破除當前的僵局。

這幾天,又有一個大消息,驚動了整個金融圈,那就是港幣暴跌。3月8日,美元兌港幣盤中一度升至7.8437,最終收盤7.8417,直逼港金局干預的紅線7.85。創1983年港幣盯住美元的聯系匯率制后的新低。甚至低于亞洲金融危機和美國次貸危機的價格。

這意味著,港幣正在發生一波空前的危機,一股做空香港,意在沛公的力量正在空前匯集,港幣保衛戰已經打響。

為什么在這個關鍵時間節點,國際做空勢力對港幣發動了一波猛烈攻擊?這當然不是簡單的陰謀論,而是陽謀論,是資本的套利和常規做法而已。

在國際金融市場,香港是中國內地的橋頭堡,而港幣則是人民幣的橋頭堡。做空港幣,意圖就是做空人民幣。

香港自1983年實行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港幣一直是實行盯住美元,以美元為錨進行浮動。按照聯系匯率制度的規定,港元兌美元的波動區間在7.75-7.85之間。

但自從香港回歸,特別是最近十年,隨著人民幣匯改,以及越來越多的中資大企業進駐香港,港幣扮演的更多是人民幣影子貨幣的角色,內地經貿和匯率的強弱,直接影響了港幣的走勢。

這一次,中美貿易戰不可避免,特朗普先拿鋼鋁開刀,先是豁免了加拿大和墨西哥,接著可能豁免日本歐盟等國家,剩下就是中國了。這意圖就非常明顯了,所謂向全球征稅,最后卻指向中國!

而且,貿易戰只是其中一環,對特朗普來說,頻頻在觸碰中國的底線,臺灣問題、XIZANG問題,都試圖惹是生非。

在此大背景下,國際力量試圖做空中國,資本是趨利的,它們看準了貿易戰不可避免,但做空人民幣風險太大,成本太高,也不方便。那么,如何交易這場貿易戰呢?資本勢力認為,市場交易中美貿易戰的“終極戰場”將是港元。相比于在岸人民幣,港幣更不易受到政府影響,流動性更好,港幣的匯率是市場衡量中國資本流入流出的更清晰的指標。

也即是說,做空港幣是一種流動性更好、更便捷的方式。港幣是人民幣的橋頭堡 ,港幣要幫人民幣先堵槍口。接下來我們將看到,香港的股債、樓市,將會有大跌的可能。

這將是一場血戰。在這場血戰中,如果應對不當,很可能發生雪崩。因為這一次跟97年金融危機還不太一樣,當前的香港樓市處在一個非常高的位置,一旦股市債市樓市發生共振效應,后果不堪設想。所以即使是香港金管局,其實也很慌張。

對大陸來說,在港幣保衛戰的整個過程中,也要十分當心,要避免發生外部的沖擊和共振:如印亞太發生軍事沖突或中東大戰,朝鮮半島發生突發事件,歐洲發生突變或拉美發生突變,美股市崩盤或亞洲股市崩盤,香港和內地樓市崩盤……這些突發事件,都會導致香港局勢急劇惡化、每況愈下,可以說真正是刀刀致命。

一旦港幣保衛不成功,人民幣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人民幣一旦大跌,內地天價樓市就將風雨飄搖。

當然,要想成功做空港幣也絕不容易。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期,香港金融監管局不惜將隔夜利率推高至300%,打爆索羅斯領銜的國際投機客。雖然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港金局用實力證明自己絕非“軟柿子”

展開
收起

工銀國際:當前港幣匯率低迷并非貨幣危機的信號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 程實 高級經濟學家 錢智俊

2018年4月12日,鑒于港幣匯率觸及1美元兌換7.85港元的弱方兌換保證,香港金管局買入本幣進行干預,為十三年來之首例。雖然目前港幣匯率依然疲弱,但是我們認為,港幣的穩定性基礎并未動搖,短期無畏,長期無懼。

聚焦短期,順應全球貨幣政策提速轉向的大趨勢,港府需要以匯率為中介,進行被動縮表。因此,港幣的階段性轉弱實為香港利率環境正?;?、香港經濟融入全球普遍復蘇的必然前奏。而利率環境正?;捻槃輪訉⒂兄陟柟滔愀凼袌龅姆€定繁榮。

放眼長期,聯系匯率制度的壓力并非源于香港經濟與內地經濟的融合過快,而恰恰源于融合不足、聯動滯后,未來兩者的加速融合將支撐聯系匯率制度保持穩健并不斷優化。

有鑒于此,當前低迷的港幣匯率并非貨幣危機的信號,非理性的“貶值心魔”才是真正的風險隱患。我們認為,立足于充裕的外匯儲備以及豐富的危機處置經驗,香港貨幣當局有能力穩定港幣匯率預期,穩步完成利率環境正?;M程。

港幣轉弱是港府縮表的必要環節

與全球各主要經濟體不同,受制于聯系匯率制度,香港貨幣當局并不具備貨幣政策獨立性。因此,在貨幣供給端,無論擴張或是收縮資產負債表,香港貨幣當局都只能采用被動方式進行。

回顧危機十年(2008-2017年),三大因素迫使港府進行了大規模擴表。第一,本輪金融危機期間,全球貨幣政策長期處于超寬松狀態,大量過剩流動性進入香港市場并深度沉淀。第二,2017年香港股市和樓市行情高漲,港股漲幅更是冠絕全球,進一步吸引了外部資金的流入。第三,2017 年以來,中國經濟超預期反彈,疊加人民幣匯率超預期穩定,強化了全球投資者對港股的青睞。由此,香港市場的貨幣供給嚴重過剩是造成2017年以來港幣利率持續低迷的主要原因。

今年年初以來,隨著全球經濟開啟真實普遍復蘇,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加速轉向,港府也由被動擴表轉入被動縮表。美國等經濟體能夠通過價格工具和數量工具直接調節市場流動性和央行資產負債表,而香港貨幣當局的政策利率(貼現窗基本利率)無力引導Hibor利率上行,因此港府的被動縮表需要以匯率為中介,分兩個步驟進行。

步驟一,在港幣匯率觸及7.85的弱方兌換保證之前,港美利差的走闊催生息差套利行為,由市場自行降低港幣流動性,并引致港幣匯率的下降。

步驟二,一旦港幣匯率觸及7.85 的弱方兌換保證,則表明市場“無形之手” 難以消化危機十年所積累的過剩流動性,港府須以美元購入港幣。一方面縮減資產負債表中的美元資產規模,一方面壓縮流通中的基礎貨幣。受此影響,貨幣供給由過剩轉向平衡,港幣利率上行、息差套利趨弱,港幣匯率隨之企穩。

有鑒于此,近期港幣匯率和利率的“雙低迷”現象,并非貨幣危機的信號。恰恰相反,這既是港府被動縮表的必要環節,更是香港利率環境正?;?、香港經濟融入全球普遍復蘇的必然前奏。通過啟動利率環境正?;?,香港貨幣當局將漸次消解貨幣過剩與貨幣幻覺,抑制市場冒險行為,從而為香港市場的長期繁榮夯實基礎。

區域聯動是港幣穩定的堅實底氣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本輪港幣的轉弱,已實施了33年之久的香港聯系匯率制度引發市場憂思。部分觀點指出,本輪金融危機以來,美元國際地位不弱反強,而香港經濟則持續融入中國經濟全局之中,兩大趨勢產生根本性沖突,導致位于矛盾中心的聯系匯率制度搖搖欲墜。

與之相反,我們認為, 聯系匯率制度的當前壓力并非源于香港經濟與內地經濟的融合過快,而恰恰源于融合不足、聯動滯后,未來兩者的加速融合將支撐聯系匯率制度保持穩健并不斷優化。

著眼貨幣需求端,本輪金融危機以來,港幣被動形成了需求結構單一化的歷史遺患。危機十年之中,全球投資重心在于貨幣幻覺而非實體經濟。與之同步,香港房地產市場亦成為港幣融資需求的核心支柱。近年來,隨著全球經濟步入真實普遍復蘇,貨幣幻覺破碎,全球投資重心轉向實體經濟。受此影響,香港房地產市場的調控政策亦持續收緊,房市的港幣融資需求“舊力已衰”,而實體經濟發展的融資需求“新力未強”,新舊轉換間的貨幣需求疲弱加劇了上文所述的貨幣供給過剩問題,從而進一步拉低了港幣利率和匯率。

但這一階段性問題并非不可治愈,加強區域聯動正是一劑良藥,將從兩個方面實現港幣需求結構的多元化。從經濟結構來看,通過 對接“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香港多元經濟有望迎來新的發展機遇,特別是基礎設施建設和創新科技發展有望實現較快增長,從而形成強勁而持續的港幣融資需求。從金融市場來看,中國新經濟發展在全球具有比較優勢與之聯動,內地獨角獸企業有望陸續進入港股上市,不斷創造出能夠分享中國經濟結構性投資機遇的港幣資產,有力提振港幣需求。

圍繞上述兩個方面,目前香港政府和港交所均已在強化政策布局、加速措施落地。展望未來,聯系匯率制度的演進將經歷兩個階段。第一階段,聯系匯率制度仍將保持穩定,平穩完成本輪利率環境正?;?,并在區域聯動的支持下,實現新的港幣供求平衡。第二階段,得益于區域聯動的進一步深化,并伴隨著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 路”的推進,港幣匯率制度將從單一盯住美元的模式,逐步升級為“雙核模式”(盯住美元+人民幣)或“多元模式” (盯住一籃子貨幣)。

因此,雖然長遠來看,聯系匯率制度將順應內在需求而演進,但是現階段的外部沖擊不會壓垮聯系匯率制度。長期的、內生的演進不應與當前的、外部的沖擊相混淆,更不應通過這種混淆助長市場恐慌。

危險源自恐懼,恐懼止于理性

根據以上分析,港幣短期無畏,階段性轉弱只是利率環境正?;谋匾白?;長期無懼,區域聯動將支持聯系匯率制度的穩步演進。

不過,當前港匯振蕩之際,市場非理性預期所導致的潛在風險仍值得重視。

“唯一值得恐懼的是恐懼本身”。如果市場誤讀港幣匯率走低的積極信號,混淆聯系匯率制度的長期演進和現階段穩定性,可能會形成非理性的港幣貶值共識。如此,原本由息差套利驅動的、溫和的資金流動,會演變為由恐慌情緒驅動的大規模資金逃離,進而沖擊香港金融體系穩定。因此,貶值心魔才是真正的風險隱患。

恐懼止于理性。根據2016-2017年人民幣阻擊“貶值心魔”的經驗,疏堵并舉的預期管理措施能夠有效擊破貶值心魔、修復市場理性。當前,立足于逾 4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以及1998 年、2008年兩次危機處置經驗,香港貨幣當局有能力穩定港幣匯率預期,穩步完成利率環境正?;M程。

展開
收起

港元匯率下降 近期赴港游可省不少錢

香港風景。(資料圖)

廈門晚報訊(記者 翁華鴻)近日,港元兌人民幣匯率逼近0.8大關,利好赴港旅游消費。計劃出行的市民,近期到香港旅游和購物將省下不少錢。

比春節降30%,近期赴港游性價比高

“我們訂了清明小長假的香港行程。假期再加上請一兩天年假去玩,其中安排一天自由購物?!笔忻裢跸壬f,由于港元匯率原因,此番他們赴港旅游和購物將省下不少錢?!耙再I一部iPhone X(256GB)做比較,目前僅需人民幣7900多元,比年前節省800元左右?!?/p>

匯率是影響游客出境游的重要因素。驢媽媽旅游網出境游事業部負責人表示,當前港元持續貶值。2017年元旦時,港元兌人民幣匯率接近1∶1,而當前1∶0.8的最新匯率,相當于在香港旅游消費可享八折福利。

記者從旅行社了解到,三四月是每年旅游出行淡季,加上匯率原因,現在去香港旅游性價比非常高,比春節期間降幅超過30%。其中,如在線旅游平臺的香港自由行產品最低僅1000元左右。

清明節小長假赴港游客比增三成

近期前去旅行社咨詢和預訂赴港游產品的消費者絡繹不絕,有望形成一波出游高峰。

來自攜程旅游的數據顯示,今年1到3月,預訂自由行、跟團游產品赴香港的游客人數同比增長了三成。即將到來的清明節小長假也形成一個赴港游小高峰,目前的預訂人數比去年同期增長32%。其中,“香港匯率游”主題產品人氣最旺。

香港仍是內地居民熱門的出游目的地之一。根據香港旅游發展局數據顯示,2017年內地旅客赴港人數呈現整體上揚趨勢,全年內地赴港人次4444.53萬人,同比增長3.9%。如果按照去年全國出境旅游1.3億人次看,赴港游占了1/3。今年春節長假,內地赴港游客超過106萬人次,同比增長14.5%。

鏈接

請當地人當向導

赴港游有新玩法

赴港游火熱,玩法卻大不相同。人文一日游、張愛玲文化之路、徒步離島、米其林美食游等玩法,在網上走紅。香港旅游發展局表示,目前香港近90%是自由行游客,他們在港旅游消費更傾向于采用深度游覽模式,挖掘個性化的體驗。

越來越多內地游客希望不走尋常路,深度體驗香港文化。其中,請一個當地人向導帶路玩轉香港火了起來。在攜程當地向導平臺注冊的香港向導莊宏宇說,今年訂單不斷,客人更喜歡深度游特色體驗,比如登山、南丫島徒步、香港大學參觀。還接到過游客特別喜歡明星張國榮,希望參觀他的電影和MV的取景地。

同時,越來越多游客放慢腳步欣賞“港式風情”,涵蓋藝術文化、演唱會、電影娛樂和體育盛事等活動,逐漸成為赴港游客的主要需求。

展開
收起

港幣為什么持續上漲?香港投資者發現商機!

近期,港幣匯率持續上漲,很多的投資人也開始關注,對于投資來說,這一點是一個不容錯過的商機。美幣持續走強分析人士指出 最近一周以來,美元指數表現強勢,然而,港幣匯率也大幅上漲,美元對港幣匯率觸及強方兌換保證水平7.75,充分證明了有國際資金流入香港市場,出現這個狀況的主要原因是美元和港幣間不斷擴闊的息差,觸發了港幣利率套牢,引發了用港幣換成美元的態勢,港幣自此發生貶值危機,分析人士指出,3月15日,美聯儲急降100個基點至0-0.25%的水平,并宣布啟動了高達7000億美元大規模寬松計劃。

相比之下港幣更有吸引力3月16日,香港金管局在第一時間宣布將基準利率下調64個基點至百分之0.86,并沒有跟隨美聯儲的降息政策,供應收縮背景下經濟向好提振需求有色整體偏強利率匯率:強勢非農拉升美元,美國與全球利差拉大本期觀點(1)強勢非農支撐美元,業內人士說借美元買入港幣,在過去一個月中是亞洲最賺錢的套息交易,二者利差的擴大,港幣更具有吸引力。

兩只股票被投資者發現商機此外,季末資金緊張也變相的促使香港利率升高,而內地資金,在811也出現了倒流現象,當日香港股票凈流出的資金高達23.12億港元,從整體來看,香港的利率短期內不會趕超美國,差距仍然很大,有利于港幣堅挺,分析人士指出,實際上,除了大量外資出于港美息差擴大等原因提前布局香港市場外,內地資金也不甘落后,策略分析師chriskimble在本周發布的最新報告中指出,黃金一直比美元弱。專業人士說,有很多的中國內地投資人在A、H兩地上市股票中尋找被低估的h股,我們對兩地上市的某一只股票進行了詳細的分析,想在里面看到商機,目前共有119只A、H兩地上市的某一只股票,恒生ah股溢價指數跟蹤了其中的74只,我們認為,當前市場處于強勢階段,短期的某一只股票或將繼續表現,建議繼續關注周期股、金融股、超跌國企、活躍題材股后續表現。

恒生股票一路上漲h股是以港幣計價在香港發行并上市的境內企業的股票,相關人士說,“這款產品跟蹤的上海國企指數估值低、分紅高,行業配置較為均衡,覆蓋了很多優質上海國企上市公司,在上海國資國企改革不斷深化的背景下,成為適合長期價值投資的優質品種,其中有些特例,但其作為一個整體,認為中國境內和境外投資人通常會低配它們,自2015年下半年以來,恒生ah股溢價指數如果為100,通常伴隨著滬深300指數觸底;相關人士指出該指數為140,則伴隨著滬深300指數觸頂;2006年以來的中值為120.2020年1月31日該指數升至136,此后在4月3日時回落至127。

相關人士指出在近期流動性放松及有更多財政刺激出爐的情況下,ah股溢價指數或下降。

展開
收起

「金融觀察」王永利:如何看待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

王永利/文 曾被視為港幣與金融穩定之基石的聯系匯率制度會變嗎?它關乎市場諸多預期。

自1983年開始,香港政府一直推行港幣聯系匯率制度,但行至“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今天,這一切是否會因為政策環境、相關法律制度的變化而相應被改變?

走出“銀本位”、“與英鎊掛鉤”時期,囿于“浮動匯率”時期之歷史鏡鑒而產生、運行37年的聯系匯率制度——經歷了1987年“股災”、1992年歐洲匯率機制風暴、1994/95年墨西哥貨幣危機,以及亞洲金融危機等諸多挑戰與考驗,看似仍穩如磐石……

現在,這個利弊皆存的貨幣制度需要怎樣權衡輕重?其“利”在于減少不確性、及投機資本導致的匯率波動;其“弊”則是信用承壓,且缺失運用貨幣政策調整經濟的能力。

而采取港幣與美元的聯系匯率制,是香港政府的選擇,并非外界的安排,更無須其同意與批準。與之相仿的新加坡、盧森堡、迪拜等國際化城市就提供了相關借鑒價值。

那么,香港的貨幣制度該“變”還是“不變”?

這得從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的基本內容與本質說起。

香港于1983年開始實行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簡稱“聯系匯率制”)。法例規定,從1983年10月17日起,經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稱“金管局”)授權的發鈔銀行一律以1美元兌換7.8港元的比價,事先向金管局管理的“外匯基金”繳納美元,換取等值的港幣“負債證明書”后,才能增發港幣現鈔,所繳納的美元就成為港幣現鈔的價值儲備物。發鈔銀行回籠并銷毀港幣現鈔時,金管局會以美元按照1:7.8的規定比價贖回負債證明書并監督銀行銷毀相應的港幣現鈔,銀行則從外匯基金收回相應的美元。

實行聯系匯率制度后,維護港幣與美元穩定的匯率就成為香港貨幣政策的唯一目標。資金流入或流出只能允許影響利率而非匯率出現超出允許范圍(以7.8為基準,上下各留出0.05個基點的波動區間,即港幣對美元的實際匯率允許空間為7.75至7.85)的調整。為了減少利率過度波動,金管局主要通過貼現窗口擴大或收縮資金拆放對利率進行調節。為有效應對國際資本對港幣匯率的沖擊,金管局于2005年推出聯系匯率制度保護措施:將1美元兌換7.75港元確定為強方兌換保證匯率,即金管局保證在港元對美元轉強至7.75時,按此匯率拋售美元兌換港元;將1美元兌換7.85港元確定為弱方兌換保證匯率,金管局保證在港元對美元轉弱至7.85時,按此匯率以港元收購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直觀看港幣應該都是有美元作為支撐的,但實際上主要是港幣現鈔具有美元儲備作為支撐。而在當今社會,現金并不是貨幣總量的全部,隨著銀行“記賬清算”日益替代“現金清算”,隨著社會移動支付的不斷發展,全社會貨幣總量中,現金所占的比重越來越低(目前市場經濟比較發達的國家和地區普遍低于4%),絕大部分貨幣是通過銀行發放貸款或購買債券等方式投放出來的,這種貨幣投放主要是建立在債務人能夠按照約定及時足額地還本付息的基礎上,銀行能夠保持充足流動性以保證存款人對外支付需要的基礎上,但并不是建立在保證這些貨幣能夠完全兌換成外匯的基礎上的??紤]到這種情況的存在,本質上,貨幣總量越大,現金所占比重越低,香港金管局維持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面臨的挑戰和壓力就會越大。

由此,不得不提及的是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之關系。

實施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就意味著香港放棄了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更多地受制于美元體系的貨幣政策,難以充分發揮貨幣政策對經濟社會發展與穩定的宏觀調節作用。但考慮到香港主要是發展高度開放的外向型經濟,重點是發展商品轉口與服務貿易,以及致力于建設國際金融中心,需要更好地融入國際法律體系與貨幣金融體系。其中,與作為國際中心貨幣的美元建立穩固的聯系匯率制,可以大大增強港幣的國際認可度和流通性,因此,聯系匯率制曾對香港的穩定與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其在香港回歸中國前后的一定時期可能更為重要。

當然,由于香港經濟畢竟不同于美國經濟,所受到的影響因素也存在很大不同,當雙方經濟發展與金融穩定出現明顯偏離時,當國際社會對兩種貨幣的需求發生明顯偏離時,要維持這種聯系匯率制可能就會面臨很大挑戰,需要香港金管局和政府具有很強的美元儲備實力、信用背書以及對貨幣市場乃至整個金融市場的監控與管理能力。

據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披露,香港現在約有44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香港流通貨幣(實際是指現金)折合美元數的兩倍多,較好地支撐了港元盯住美元的匯率制度。但4400億美元外匯儲備相對于超過14萬億港元(約合1.8萬億美元)的貨幣總量而言,也就只有25%左右,如果出現大規模的以港幣兌換美元的需求,香港政府和金管局仍然可能面臨巨大壓力,需要提前與中國大陸央行以及其他國家央行做好美元融資的安排。

但需要明確的是,采取港幣與美元的聯系匯率制,是香港政府自己的選擇,而不是外界的安排,也無須它們的同意與批準。實際上,這種與美元固定掛鉤的聯系匯率制的實施,有利于增強美元和其主權國的國際影響力,對該主權國有益而無害。當然,如果美元主權國能夠予以支持(如在香港的國際貿易和金融往來上不予限制,在貨幣互換等方面做出支持的承諾等),就更加有利于這種聯系匯率制的實施。相反,如果一個國家或地區被美元主權國列入制裁名單,其美元收付受到該國控制,這種與美元固定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也許就會失去生存的基礎。

所以,美元主權國可能不會直接謀求切斷港幣與美元的聯系匯率制度,其能做的,或是加大對香港一些企業、個人、金融機構乃至政府的制裁,并通過該國控制的美元國際支付清算體系(如SWIFT)控制被制裁對象的美元收付,直至更廣泛地控制美元進出香港,相應削弱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的基礎。

但考慮到香港已經成為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港幣發鈔行包括匯豐銀行、渣打銀行和中國銀行,美元主權國的跨國公司和金融機構乃至該國政府在香港擁有很大投資和權益,如果美元主權國貿然實施較大范圍、較大力度地控制美元進出香港,不僅會對香港產生重大影響,也會對美元主權國本身和很多國家及全球金融市場造成重大影響,包括重挫國家關系乃至全球資產價格;若是,相信屆時香港定會得到中央銀行與政府的全力支持。

所以,除非發生特殊事件,否則,美元主權國也許不會輕易采取強力措施直接沖擊港幣與美元的聯系匯率制度。但對美元主權國可能采取制裁措施帶來的影響,仍需要做出最壞情況的應對準備。

其實,聯系匯率制并非香港唯一選擇。

對香港而言,采取港幣與美元的聯系匯率制有利有弊,而且需要非常重要的條件,包括高度開放并積極融入由美元主權國主導的國際法律體系與貨幣金融體系。但隨著香港相關新法的正式頒布實施,歐美等國家對待香港的態度和政策正在發生深刻變化,面對當今世界日益明顯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香港維持港幣與美元固定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將面臨何種挑戰,其利弊關系可能發生何種變化,是否需要做出根本性調整(改變聯系匯率制),已經成為不可回避的重大問題,確實需要認真仔細的考慮。

實際上,與美元固定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并非香港唯一的選擇。

比如,與香港類似的新加坡、盧森堡、迪拜等高度開放與國際化的城市國家或政府,就沒有選擇與美元或歐元等國際貨幣固定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而是實施獨立自主的貨幣與政策體系,在利率與匯率管理上擁有更大協調運作空間。同在亞洲的新加坡,并未因為實施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而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反而使其在國際競爭與貨幣管理上擁有更強的靈活性,其與港幣相比的優勢正在逐步增強而不是減弱。

這里還需要看到的是,與黃金或某種外幣固定掛鉤的做法本身就不符合國家信用貨幣發展的方向,因此,即使是美元主權國,其在1944年布雷頓森林協議確立時做出的“1盎司黃金等于35美元”的承諾,到1971年也被迫放棄。

所以,無論從應對國際局勢深刻變化以保持香港貨幣與金融體系穩定考慮,還是從新加坡等國獨立自主貨幣政策的實踐效果看,香港可能都有必要認真考慮港幣與美元聯系匯率制度何去何從——是否需盡快轉化為獨立自主的貨幣體系?并且拿出必要的實施方案。

從具體運作上看,也許調整港幣與美元固定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并不是很難做到的轉變。似乎金融管理局可以承擔香港中央銀行的職責,并通過改變與發鈔行的債權債務關系,將其繳存的“外匯基金”轉化成為直接歸金管局所有的外匯儲備(相對貨幣總量而言,香港的外匯儲備規模較大)。當然,調整與美元的固定掛鉤聯系匯率制度,轉為獨立自主的貨幣與政策體系,需要香港金管局要像新加坡金管局一樣,切實增強貨幣兌換與金融市場的監控以及利率、匯率管控的能力。

(作者系中國銀行原副行長、深圳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

展開
收起

招商宏觀解讀港元匯率走強的原因

招商宏觀表示,利差因素是港元走強的重要原因之一。觀察港元近期走勢可見,從3月下旬起,港元匯率就已逐漸走強并維持在接近7.75的強方兌換水平。在美元指數快速上升至103的高位、全球美元流動性緊張以及多個經濟體出現大規模資本外流的背景下,港元仍然能夠保持如此強勢,這背后香港金管局的利率政策和利差因素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美聯儲的寬松貨幣政策是本輪港元走強背后的國際因素。如果不能充分重視和分析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外溢效應對于港元走強的貢獻,則可能低估本輪港元走強的持續性,同樣也很可能低估美聯儲貨幣政策變化對于人民幣匯率以及國際資本流動的影響程度。

(文章來源:城市金融網)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