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競美元匯率

當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匯率變成1:1,會怎么樣?

目前美元與人民幣的兌換值為1:7,如果說美元與人民幣的兌換值變為1:1,那么就是人民幣升值,而且是大幅度的升值,那人民幣升值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呢?

人民幣升值,意味著購買力提升,我們從國外進口的商品就變便宜了,單從這點上來看,似乎對我們有利,畢竟我們可以花更少的錢,買到更多的東西了,既然如此,為什么會說我們就要吃樹皮了呢?

當然說吃樹皮有些夸張了,但后果極為嚴重是肯定的。舉例,一斤大豆國內2元民幣,進口美國大豆到岸價1.5元民幣,現在民幣與美元是7:1關系,假如1:1了,進口大豆到岸價大概0.2元民幣。你說你是買0.2元的進口大豆呢,還是收購2元的國內大豆呢?假如為了保護國內種植業,那國內大豆的制成品成本會非常高,完全喪失了出口競爭力。而沒有出口,外匯從何而來?一些必需品比如石油的進口如何解決?我僅僅以大豆為例,其他商品亦然。

要消費,前提是什么?是有收入,收入從何而來?對于大部分人而言是工作,而人民幣一旦大幅度升值,那么我國的國內生產的產品,價格會大幅度提升,此時我們的產品出口就不再具備有任何的價格優勢了,因此出口貿易板塊肯定會受到重創,出口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失去了出口銷售收入,國內不少企業只能直掛東南枝了,企業大面積的倒閉,帶來的后果就是工人失業;其次人民幣升值,意外著海外資產價值下跌,國內眾多的資金會開始流向國外,進行海外投資,海外投資造福的是國外的民眾,對于國內而言,因為資金外流,現有企業融資更加困難,生產經營發展更加不易,因此倒閉的企業也會增多,形成一個失業潮。

失業意味著沒有收入來源,此時進口的商品在便宜又如何?沒錢的你,即使商品是一元錢,你依舊都買不起,隨著時間的推移,當儲蓄存款都使用完了之后,那么吃樹皮視乎也就成為了唯一的一種選擇了。

當年美國逼迫日元升值,直接導致日本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力腰斬,接著貿易順差來到拐點,變為逆差。此時也是日元升值來到頂點的時刻,接著日元不得不貶值,外匯不斷流失,于是日本央行沒有辦法,只能用加息刺破泡沫,后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經濟失去了二十年。

總結

任何事都有利弊兩面,問題的關鍵在于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顯然就目前情況來說,快速大幅的升值肯定是弊大于利,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要把匯率給穩定住的原因。

展開
收起

假如人民幣兌換美元變成1:1,中國會怎樣?

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匯率變為1:1,多數人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抱有此種想法。如果這種想法倘若變為現實,就能以目前同等量的資金,買到6倍以上的美國商品。但以金融層面作為方向考量,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這種設想基本不會有實現的那一天。

而兩者之間的匯率變為1:1時,只有兩種情況,即人民幣大幅度升值,其他貨幣貶值,匯率從目前的6.85:1變為1:1;二為美元大幅度貶值,其他貨幣匯率不變,匯率從目前的1:6.85變為1:1。一個大幅度升值,一個大幅度貶值,兩大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出現這種糟糕狀況,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人民幣升值

人民幣升值之后,可以說得上是喜憂參半吧。貨幣能力提升至目前的近7倍以上,買一些商品或是進口產品時,更加廉價。人民幣升值帶來好處,更能體現在出國旅游,或是留學的人群身上,在外也不用過多擔心商品的昂貴性。

同時,在全球富豪排名榜上,將會進行一輪排名“大清洗”。隨著,人民幣的大幅度增值,國內財富大量增加,在富人大量財富突然增長6.85倍之后,將會有更多中國富豪涌上“舞臺”。

短時間內,中國GDP總量增長6.85倍,成為全球第一經濟強國。但這往往只是表面現象,往后中國前進的道路將變得更加舉步維艱。以進出口作為參考,人民幣升值過后,只利于進口,不利于出口。如現在國內一件價值68塊的衣服,在美國賣10美元。升值之后,這件衣服在美國同樣賣68美元,這無疑剝奪了中國出口商品潛在的競價性。

 而出口貿易作為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之一,一旦出口遇阻,對某些產業鏈與制造商來說,就是雪上加霜。往后的就業問題與國家財政收入,都將受到影響,所以對于出口來說,升值帶來的打擊是毀滅性的。

美元貶值

與人民幣升值同理,而美元貶值帶來的弊端則更大。雖然,美元貶值有利于商品出口,和振興國內的制造業發展,但貶值帶來的壞處,比帶來的好處更加糟糕。

都知道在全球范圍內,目前美元是各國之間,用于交易的主要貨幣。如果出現滑鐵盧式貶值現象,各國持有的美元將變得不再值錢,人們也會將目光放在其他貨幣身上。大量拋售美元,美元在世界貨幣上的地位將變得岌岌可危。簡單點說,就是靠著美元制霸全球的美國,霸權地位將不復存在。

再者,不管是美國,或是其他國家,都不想看到美元有大幅度貶值的一天。因為對于那些大量持有美債的個人和國家來說,美元貶值代表著財富縮水。如中國擁有的1.12萬億的美元債務,假如兩者之間匯率比例變為1:1,間接導致中國擁有的債務縮水6.85倍,這對我國的外匯儲備不利,同時影響出口企業的發展。

展開
收起

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較大,央行:保證群眾正常用匯需求

今天上午,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較上日調降115點至1美元對7.0326元人民幣。這是2008年3月25日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的最低值。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昨天晚間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短期調整,是金融市場對美方意外宣布超預期關稅措施的自發應激反應,中國的金融開放仍將持續擴大,將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的發展之路。

資料圖 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

此輪人民幣對美元的快速下跌始于7月31日,當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1美元對6.8841元人民幣。隨后,8月2日美國威脅對剩余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人民幣匯率開始出現急劇波動,8月8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7.0039,是2008年以來人民幣中間價首次“破7”。潘功勝指出,這一系列波動,都是人民幣在外部環境沖擊下正常的市場反應。

潘功勝表示,中國經濟的韌性和潛力為人民幣匯率穩定提供了堅實基礎,人民幣匯率盡管會受到貿易摩擦等外部沖擊,但央行判斷不會無序貶值,外匯市場在經歷短暫震蕩后終將回歸基本面。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增強,外匯市場主體更加適應和理性?!?·11”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提高,波動率已接近主要發達國家貨幣水平。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成為常態,貶值壓力得到及時釋放。當前個人購匯更加平穩,企業對外直接投資更加理性有序,市場主體囤積外匯現象逐步消失,企業的匯率風險管理意識有所增強。

盡管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幅度較大,但對英鎊、澳元、加拿大元等主要貨幣不但保持著穩定而且有一定幅度的升值。人民幣對英鎊的中間價已經從5月6日的1英鎊對8.8568元人民幣漲為1英鎊對8.5045元人民幣。這意味著僅僅相差3個月,每兌換100英鎊就少花35元人民幣。對澳元方面,今年以來,人民幣對澳元漲至1澳元對5元人民幣以下。今天,人民幣對澳元的中間價是1澳元對4.7558元人民幣。眼下正值南半球的冬天,想避暑的游客此時去澳洲比去年要劃算很多。

央行承諾,外匯管理部門將繼續保持政策連續性、穩定性,服務國家全面開放新格局。保障企業和個人等市場主體正常的用匯需求,繼續為企業進出口、利潤分配、跨境雙向投資等生產經營活動提供支持,繼續滿足個人在出國旅游、留學等方面的實際需要,涉及人民群眾的經常項目支出不會受到影響。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張品秋

流程編輯:TF011

展開
收起

您信嗎?專家預計,2019年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大概保持在7以內

來源:南生今世說

近期有這樣一個新聞:由中國社科院相關機構發布的《中國上市公司藍皮書:中國上市公司發展報告(2019)》認為,當前的人民幣與美元匯率仍處在可控區間內,整個2019年全年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平均匯率大概仍在7以內。

對此,有不少網友評論認為:預測不準,目前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已經超過了7,即要7元多的人民幣才能兌換1美元。而且,距年底不遠了,回到7以內的可能性不大。南生認為,持此觀點的網友“沒搞清楚情況,就來評論了”。

顯然這個報告不是預測到2019年年底,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會降到7以內,他指的是:2019年全年,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即“平均匯率”。只不過,在我們的語言中經常省略“平均”二字罷了(一句話中如果有時間詞,往往就省略平均兩字)。

什么是平均匯率?

匯率分兩種,一種就是每天都在變化的實時匯率。比如,2019年10月22日是7.0769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9月20日是7.0709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3月21日是6.7111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最低是6.6674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

另外一種就是平均匯率。指的是一段時間內,各個交易日中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數值。比如,我們將2019年第一季度58個交易日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相加,再除以58,得出一季度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匯率是:6.7468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

用同樣的方法,我們可以算出今年第二季度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匯率是6.8137,即二季度平均是6.8137人民幣兌換1美元;然后算出三季度平均是6.9872:1,并得出2019年前三季度的平均匯率是:6.8514:1。

2019年全年的平均匯率

目前來看,第四季度的第一個月,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仍在7以上。我們假設11月、12月份的匯率不會出現大的波動,那基本可以推測出:2019年第四季度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匯率會超過7。

但是,前三季度平均匯率為6.8514:1,而四季度是略微超過7。由此,預測整個2019年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大概仍在7以內(非常接近7),這個預測是非??尚诺?。

為什么要關注整個平均匯率

前三季度,中國的GDP總量已經接近70萬億元人民幣,按此推算2019年全年或將達到97萬億元人民幣。此外,全國經濟普查即將公布結果,按照以往的經驗會將GDP向上修正——以前三次提升范圍在1萬多億元人民幣到3萬億元人民幣不等。

因此,我們可以推測:2019年全年中國的GDP有望接近或達到100萬億元人民幣。這在全球屬于什么位置呢?就需要將各國的GDP轉換成同一種貨幣來對比,不論是將人民幣轉換成美元,還是將其他國家的貨幣轉換成人民幣,都離不開匯率。

如果我們采用2019年年初的匯率,那就能兌換成更多的美元。反之,如果采用年底的匯率,兌換到的美元就變少了。從而使得GDP轉換變得“不可控”——這時就需要平均匯率了。

再換個思路:GDP是全年的,那也應該采用全年的平均匯率啊。這樣就保證了各國GDP統計、比較的科學性——按照接近或達到100萬億元人民幣,匯率在7以內(接近7)的標準,我們可以預測今年中國GDP要超過14萬億美元,人均突破1萬美元。本文由【南生】整理并撰寫,無授權請勿轉載、抄襲!

展開
收起

最新美元對人民幣匯率:1美元對人民幣7.0397元(11月25日)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2019年11月25日,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7.0397,較上一交易日上漲91.00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19年11月25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

1美元對人民幣7.0397元,1歐元對人民幣7.7593元,

100日元對人民幣6.4764元,1港元對人民幣0.89935元,

1英鎊對人民幣9.0481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7824元,

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5128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611元,

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0572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2957元,

人民幣1元對0.59246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9.0695俄羅斯盧布,

人民幣1元對2.0897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7.37韓元,

人民幣1元對0.52164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3249沙特里亞爾,

人民幣1元對43.0721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5360波蘭茲羅提,

人民幣1元對0.9629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674瑞典克朗,

人民幣1元對1.3007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1178土耳其里拉,

人民幣1元對2.7490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2891泰銖。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昨天下午升破6.98

北京頭條客戶端 北京青年報記者 張鑫

11月7日,人民幣匯率再現大漲。下午17:20左右,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漲破6.97,日內漲幅超400點。下午16:30,人民幣即期匯率官方收盤價報6.9880,隨后繼續走高。下午18:08,人民幣在岸匯率也升破6.98關口至6.9733。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近幾年來,人民幣匯率漲漲跌跌已成常態,匯率彈性逐漸增強,但價值準繩和價格底線始終存在。這一次回升再次說明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昨天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央行票據200億元,1年期央行票據100億元,中標利率均為2.90%。此次發行受到市場歡迎,全場投標總量超過640億元,是發行量的2.1倍,認購主體包括商業銀行、中央銀行、國際金融組織、基金等各類離岸市場投資者,覆蓋歐美、亞洲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今年8月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自2015年“8·11匯改”以來首度“破7”,此后兩個多月,人民幣匯率呈下行趨勢,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最低至7.19左右。從10月9日開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轉為升值趨勢,從7.15左右一直拉升到7.00左右,連續升破多個重要關口。

11月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破“7”的整數關口,截至當日16∶30,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官方收盤報6.9975,較上一交易日漲327個基點;當日18∶00,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報6.9893,升破6.99關口。11月6日,人民幣仍位于7下方,截至官方收盤,美元/人民幣報6.9976,人民幣較前日小升約0.15%。

多位市場人士分析認為,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接連升值,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美元指數因美國經濟數據表現低于預期、歐元區經濟表現高于預期和美聯儲加碼降息擴表而有所下行;二是市場避險情緒降溫;三是中國金融市場堅持擴大對外開放,吸引外資流入股市、債市,改善了跨境資本流動狀況。

上周四,美聯儲宣布年內第三度降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暗示,未來一段時間利率可能會維持不變,但通脹低迷的背景下,市場人士認為美聯儲難以繼續加息。目前中國利率較美元高出許多,從息差角度看,因此短期內人民幣仍有走強動能,短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可能一路走向6.85元。

從資金流向看,人民幣近期走升也有十分堅實的基礎。中債登11月4日公布的10月債券托管量數據就顯示,截至10月末,中債登為境外機構托管債券面額達18061.30億元,同比增19.82%,較上年末增19.85%,月度環比增0.65%,已連續11個月增長,不斷刷新歷史紀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10月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業務運行情況顯示,截至今年10月,共有2345家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與去年同期相比,一數字顯著增長。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認為,從10月的情況來看,外部環境短期轉暖,人民幣小幅升值且貶值壓力明顯下降;展望11月,預計中美利差維持較高水平,且外部風險環境好轉有助于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

展開
收起

最新美元對人民幣匯率:1美元對人民幣6.8845元(1月15日)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2020年1月15日,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6.8845,較上一交易日下跌109.00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20年1月15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

1美元對人民幣6.8845元,1歐元對人民幣7.6615元,

100日元對人民幣6.2635元,1港元對人民幣0.88504元,

1英鎊對人民幣8.9638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7488元,

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5500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091元,

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180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2700元,

人民幣1元對0.59157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8.9265俄羅斯盧布,

人民幣1元對2.0928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8.15韓元,

人民幣1元對0.53350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4507沙特里亞爾,

人民幣1元對43.4058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5117波蘭茲羅提,

人民幣1元對0.9754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749瑞典克朗,

人民幣1元對1.2893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5481土耳其里拉,

人民幣1元對2.7307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3965泰銖。

展開
收起

假如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變成1:1,會有什么影響?

根據最新的美元匯率,一美元可以兌換6.7215元人民幣。如果變成美元兌換人民幣達到1:1兌換比例的話,會有什么效果呢?

簡單來說,美元兌人民幣達到1:1,就意味著按照美元計價的人民幣升值了接近7倍,按照中國2017年的GDP總量為82.7萬億人民幣,就能折合成82.7萬一美元,這就相當于美國2017年GDP的4倍多,中國就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總量甚至超過了美日歐GDP的總和。具體而言,會帶來哪些影響呢?

第一,進出口方面。隨著人民幣幣值的增加,購買力也會大大增加,我國以人民幣計價的進口商品的價格會大幅下降,這樣人民購買進口商品就會增多,我國進口額就會擴大。同理,由于人民幣幣值增加,我國出口商品以美元計價就會提升,會影響到我國的出口。由于目前出口還是我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之一,所以一旦出口大幅下滑,對于我國的經濟影響還是很大的。

第二,投資方面。由于人民幣幣值提高,相同的人民幣數額對外投資,在國外的購買力會大幅上升,所以會促進我國對外投資的熱情,促進我國經濟走出去。同樣的道理,國外對我國生產領域的投資也會由于外幣相對于人民幣購買力的下降而降低。

第三,資產價格方面。人民幣幣值的升高不會一蹴而就,往往是一個緩慢的進程。在這個進程中,很多國外的資本會大舉涌入中國,投資房產、股票、債券等投資品,以期通過人民幣幣值的提高獲得高額的收益。這個時候,我國的股票、房產和債券的價格都會大幅的提高,對于普通人來說,一方面可以通過持有這些投資品獲得高額收益,另一方面如果手上沒有這些投資品,難免會被經濟發展的進程甩掉。

其實歷史上就有一個本幣大幅升值的例子。

80年代的美國和歐洲通過廣場協議使日元兌美元從240:1升值到120:1,升值整整一倍。日本經濟在短時間內達到了繁榮的頂點,房地產的火熱和股票市場快速火熱,民眾和企業大舉投資房產和股市,坐等大賺特賺。東京金融市場變得越來越投機,大量企業炒股票、炒外匯、炒期貨。1985年后的五年時間,股價上升3倍,東京證券交易市場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市場。1985年地價開始上升,很快地價暴漲在全國泛濫開來。到1987年底,日本全國土地總價1673萬億日元,是美國土地總價的2.9倍。但是為了投資房產和股票,民眾和企業都背負了沉重的債務。1990年開始,日本的股市和房產市場相繼泡沫破裂,整個九十年代,日本經濟的增長率始終不足1.5%,日本經歷了“失去的二十年”,影響直到現在也沒有完全消退。

所以,有時候本幣大幅升值也未必都是好事。保持人民幣的匯率長期穩定,才是經濟健康發展最重要的壓艙石。

展開
收起

鼠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區間在哪?什么因素將主導行情?

在2020年新年伊始連續升值后,進入鼠年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會將這一勢頭延續下去嗎?跨境資金如何流動?會吸引更多國際資本進入中國證券市場嗎?

今年短短16個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已經累計升值了1.27%,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和離岸匯率今年以來盤中一度升破6.84和6.85。

國內外機構幾乎一致看好“人民幣”

雖然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在岸、離岸市場一度升破6.84和6.85,但隨后回落。

華泰證券在研報中指出,企業與個人對匯率走勢的預期及其此前積累的美元虧損頭寸是否結匯將主導匯率突破6.85的幅度。

“我們認為本輪匯率貶值中積累的美元頭寸遠小于2015年8·11匯改至2017年5月匯率貶值期間,預計人民幣匯率突破6.85后的升值幅度可能并不大?!?/p>

結合國內外研究機構的年度展望,市場對今年的人民幣匯率信心十足。

中金公司預計,2020年人民幣匯率可能走強至6.72(兌1美元)附近。

“隨著全球制造業周期回暖、經貿摩擦‘降級’、國內經濟周期企穩,美元上行空間可能受限,人民幣兌美元和一籃子貨幣可能都有溫和升值的動力。人民幣匯率走強也意味著人民幣計價資產的吸引力提升?!痹摍C構表示。

瑞銀證券預計,2020年大部分時間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在6.8-7之間窄幅波動,2020年底在7左右。

有助于吸引更多外資流入

整個2019年,境外投資者凈增持境內債券和股票接近1300億美元,年末余額近6500億美元。其中,根據外匯局統計,2019年境外投資者凈增持境內債券866億,凈增持上市股票413億美元。

伴隨著市場預期2020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望回升,市場對外資繼續進入中國資本市場也信心十足。

“市場信心走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穩定,再加上進一步對外開放國內市場,我們預計都將有助于吸引更多的資本流入?!比疸y證券指出。

國家外匯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也對市場上部分擔憂資金匯出的問題,派發了定心丸。

“實際上不用有過多擔心,中國外匯市場的開放是堅持了‘主動、漸進、可控’的原則,我們開放的項目和進程都是經過充分考慮的,是風險可控的。另外,我們對媒體公眾一直承諾,打開的窗戶不會關上?!?/p>

她同時預計,未來境外資本投資中國市場具有較大增長空間。一方面,中國資本市場不斷發展壯大,債市、股市規模在全球均位居第二位,但外資占比仍比較低,未來存在較大的提升空間。另一方面,中國的證券市場在債券收益率、股票估值方面具有較大吸引力。

外匯儲備余額或進一步上升

雖然2019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累計貶值1130基點,幅度約1.65%,但去年全年外匯儲備累計增加了352億美元。

“破‘7’之后,得益于市場化的預期穩定機制,加上多渠道發聲加強預期引導,社會預期平穩,企業和個人結售匯正常,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在岸市場匯率和離岸市場匯率三價合一,雙向波動,近期升至7元以下,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穩定,外匯儲備保持在3萬億美元以上。這是匯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進展,市場評論為‘不叫改革的改革’?!毖胄胸泿耪咚舅鹃L孫國峰日前在闡釋2020年貨幣政策思路時表示。

招商證券預計,中國外匯儲備余額將進一步上升。主要理由包括:一是,2020年美國經濟相較于歐元區和日本經濟表現弱的可能性比較大,因此判斷美元轉弱,從匯率折算因素來看有助于外匯儲備余額的上升。二是,央行已表態在2020年要“堅持發揮市場在匯率形成中的決定性作用”,這預示著因為干預外匯市場而導致外匯儲備余額變動可能性更低。三是,預計2020年外匯儲備投資收益會帶來600億美元左右的余額增加。

展開
收起

避險情緒釋放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

來源:上海證券報

原標題:避險情緒釋放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

⊙記者 張驕 ○編輯 陳羽

在春節假期,突如其來的疫情打斷了人民幣匯率的升勢。

2月3日,春節假期后的首個交易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跌破7.0關口。在岸人民幣對美元16:30收盤下跌957個基點報7.0257,創去年12月12日以來新低。在春節假期期間,離岸人民幣匯率就曾失守7.0關口。

交易員稱,春節假期外匯市場休市,醞釀已久的避險情緒在節后首個交易日得以宣泄,導致在岸人民幣匯率大幅回落,短期人民幣匯率或仍維持偏弱水平。

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董輔礽講座教授管濤表示,由于當前人民幣匯率已處于均衡合理水平附近,故疫情造成的市場情緒波動和經濟基本面變化將加大匯市震蕩。

從市場走勢來看,也的確反映出投資者具有一定的擔憂情緒。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在局勢尚未明朗的情況下,金融市場容易出現一定程度的恐慌而導致資產價格超調?!彼J為,投資者應理性看待人民幣匯率的短期波動。其一,疫情不確定性在一定程度已反映在人民幣匯率當前的走勢當中。為作出更為準確的評估,應至少觀察在2月8日前后的相關數據是否出現明顯變化。其二,市場逐步發揮在人民幣匯率形成中的決定作用,投資者應更為適應日內2%漲跌幅內的匯率波動。其三,2017年以來,在岸人民幣匯率在6.2370-7.1962區間內雙向波動,在這個過程中,影響人民幣匯率的因素眾多,而目前的疫情很可能僅為短期沖擊,無需基于這一短期因素恐慌操作。

招商銀行首席外匯分析師李劉陽預計,人民幣匯率對于疫情的反應將是短空長多。不過,預計人民幣的跌幅將是有限的,畢竟疫情并不會改變長期經濟趨勢。

興業研究宏觀團隊表示,目前人民幣匯率仍承壓,市場應警惕股匯聯動。倘若2月中下旬疫情放緩,人民幣超調后或迎階段性反彈。

管濤預計,隨著疫情穩定、影響消退,人民幣匯率將重回雙向震蕩走勢,由基本面因素決定人民幣對外是震蕩升值抑或貶值。

與此同時,鑒于本次疫情影響應是一次性的,隨著經濟活動恢復常態,瑞銀維持2020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為7的預測不變。瑞銀認為,投資者信心走弱、貨幣信貸政策進一步寬松等或會給人民幣匯率帶來貶值壓力,但是中國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態度、經常賬戶順差有望改善都應該會給匯率提供一定支撐。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