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實時

理性認識人民幣匯率波動

鑒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反復性、不確定性,雙方大概率延續“邊打邊談”的態勢,近期人民幣匯率在“7”附近震蕩的可能性較大。未來中美貿易摩擦的走向將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的主要因素

近期,人民幣匯率出現了較大幅度的波動,這主要是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中國經濟下行和美元處于高位等多種因素共同影響。未來,隨著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成常態,因此不必過度解讀人民幣匯率在某個點位。

從中長期來看,受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中外利差收窄等多因素影響,人民幣不存在單邊大幅波動的基礎。近期多因素引起人民幣匯率較大幅度波動

年初至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先升后降”走勢,整體上貶值2.46%左右。主要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年初至4月底,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由6.8482升至6.7286,升值幅度為1.78%左右;第二階段,從2019年5月初至今(截至8月12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由6.7286降至7.0211,貶值幅度達4.17%。自8月5日后,人民幣離岸和在岸匯率雙雙破“7”,美國財政部又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這些事件引發了市場的高度關注。

事實上,近期人民幣匯率出現較大波動主要是受以下事件的驅動。

一是中美貿易戰。5月以來,中美經貿摩擦再度升級。5月10日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6月底至7月,兩國元首會晤,雙方重啟經貿磋商。但進入8月后,摩擦再次升級。8月2日,美國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將自9月1日起對中國輸美的另外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8月6日,中國商務部發表消息稱,中國相關企業暫停新的美國農產品采購。中美經貿摩擦的一波三折是影響短期人民幣匯率波動的主因。

二是中國經濟下行。上半年,中國GDP增速為6.3%,其中二季度GDP為6.2%,低于一季度的6.4%。從需求端看,三大需求均表現不佳。消費、投資增長雙雙放緩,前7個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增長8.3%,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增長5.7%,增速分別比去年同期回落1個和0.2個百分點。受中美貿易摩擦實質性影響顯現、全球經濟減速等多種因素影響,前7個月中國進出口總額下降1.8%,與去年全年10%左右的增長相比出現了大幅回落。未來出口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從供給端看,工業生產波動較大,總體呈放緩態勢,前7個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5.8%,其中7月當月工業增加值僅增長4.8%,創近年同期新低。企業經營效益降低,上半年企業利潤累計下降2.4%。

近期美元處于高位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在上半年美國宏觀經濟表現相對強勁,英鎊、歐元等主要非美元貨幣表現疲弱的影響下,今年以來美元整體表現偏強,美元指數基本在96以上運行。8月美聯儲宣布降息,但由于鮑威爾發言偏鷹派,稱降息并不一定就意味著開啟寬松周期,美元指數再度上漲,一度觸及98.6的高位。美元強勢給人民幣帶來了一定的貶值壓力。

隨著匯率市場化改革推進,市場驅動力增強,未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成常態,因此我們不必過度解讀人民幣匯率在某個點位。一直以來,市場上就有匯率?!?”是底線的說法,其實人民幣匯率在某個點位并不重要。正如相關機構負責人所言,“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在人民幣破“7”之后,更多的是需要關注中國經濟基本面、國際收支變化以及跨境資本流動等方面的情況。

人民幣不存在單邊持續變化的基礎

進一步分析人民幣匯率的未來走勢,需要我們“撥開云霧見明月”。歸根結底,匯率反映的是一國貨幣的對外價格,它受多種因素的綜合影響。從中長期來看,經濟基本面、國際收支和宏觀政策等因素決定了匯率的基本走勢;從短期來看,資本流動、市場情緒等因素均會對其產生影響(圖1)。

短期來看,人民幣仍將承壓。這主要是考慮到中美貿易摩擦對市場情緒的干擾以及近期資本流動呈凈流出狀態等方面的影響。2018年以來,中美已進行12輪貿易談判,未來中美貿易摩擦的走向將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的主要因素。

我們假設了未來三種可能情形:情形一,摩擦趨于緩和,中美雙方在未來談判中達成新的協議,這種情況下市場情緒修復將助推人民幣匯率升值;情形二,摩擦維持現狀,雙方將進一步談下去,則人民幣匯率可能在新中樞比如“7”附近波動;情形三,摩擦走向惡化,并從貿易領域向金融、科技領域蔓延,這種情況下市場預期將延續悲觀走勢,人民幣則可能繼續貶值。

當然,鑒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反復性、不確定性,雙方大概率延續“邊打邊談”的態勢,所以近期人民幣匯率在“7”附近震蕩的可能性較大。此外,從短期資本流動的變化來看,一季度的凈流入轉變為二季度的凈流出,今年上半年銀行結售匯差額為-332.18億美元,但整體可控。

中長期看,人民幣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中國經濟韌性較強、國際收支穩定、宏觀政策工具豐富等因素均有利于保障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區間運行。

一是中國經濟運行韌性依然較強。當前中國經濟正處于動力切換、結構轉變和階段更替的關鍵期,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等外部環境變化確實對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了很多的不確定性,但這不會阻止中國經濟向高質量發展的方向,經濟平穩增長整體態勢并未出現趨勢性轉變,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潛力和韌性仍然很強。巨大的市場規模、消費結構升級、科技創新水平持續提升等都為經濟基本面的平穩運行創造了條件。

二是中國國際收支形勢整體穩定。從經常賬戶角度看,盡管出口增速放緩,但進口降幅更大,經常項目順差實際上在擴大。今年上半年,中國貿易順差為1811.6億美元,同比增長33.9%。

三是中國宏觀政策工具豐富,未來宏觀逆周期調節力度有望進一步加大,這也有助于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此外,從外部環境看,美國經濟增長動能減弱,美聯儲已開啟降息進程,中美利差收窄,這也有助于人民幣保持穩定。

合理引導市場預期,避免出現“羊群效應”

針對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筆者提出相關建議:

第一,合理引導市場預期,避免出現“羊群效應”引發過度波動。增大對監管機構政策意圖的宣傳及解讀力度,使企業、居民等市場主體認識到人民幣貶值是可控的,并在國家政策目標的調整范圍內,避免客戶跟風購匯。同時,應進行密切監控,增強溝通,必要時進行適當的窗口指導,逐步疏導市場貶值預期。加強對市場情緒的監測,及時回應社會關切,通過新聞答問、專家解讀、高層發聲、媒體評論等多種途徑進行預期管理,培養市場主體理性認識和決策的能力。

第二,進一步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管理,維護金融市場穩定。加強金融監管機構與其他涉外經濟管理部門之間的政策協調和信息共享,提升管控合力。制定有效措施加強對跨市場、跨機構和跨產品資本流動的監管,將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外匯市場和保險市場跨境資本流動和跨境交易納入統一監管框架,強調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采取市場化的資本管制工具,主要包括數量型和價格型措施,并對相關監管參數進行動態監測調整。嚴厲打擊惡意做空套利行為,加強貿易、投資背景審查,市場劇烈波動時酌情限制資本流出渠道,防控短期跨境資本的異常流動,守住底線,避免系統性金融危機的爆發。

第三,加快“六穩”政策落地,保持中國經濟穩定運行與可持續發展。從長遠來看,保持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是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根本。在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的背景下,要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化解產能過剩、處置“僵尸企業”、彌補相關領域短板,重塑實體經濟競爭優勢。加快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實現新舊動能轉換,堅持創新驅動發展。穩定就業,加強民生保障,深入推進精準扶貧,多元化、多渠道增加居民。積極參與國際分工,優化貿易結構,提升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

第四,銀行等金融機構要提高形勢前瞻性與業務靈活性。在人民幣匯率波動新情況下,商業銀行要在匯率波動過程中根據居民資產配置偏好的變化,做好相關金融服務,加大外匯理財產品創新,滿足客戶外幣資產配置需要。強化海外機構業務能力,拓展外匯投資、資產管理等業務空間。關注相關虛假貿易、違規購匯等行為,加大合規性檢查,降低違規風險。密切跟蹤內外部形勢變化,應對流動性波動加劇的挑戰,合理安排到期資金,防范流動性風險。

(作者周景彤為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資深經濟學家,范若瀅為研究員;編輯王延春)

來源: 財經網

展開
收起

10年漲幅超25%,美元與人民幣匯率可能跌至4.5?警惕日式悲劇重演

人民幣在2005年的時候對美元的匯率是8.08元人民幣兌一美元,到了2014年升值到6.04元人民幣兌一美元,10年的時間升值2萬點,增長幅度超過了25%。最近有人預測,未來人民可能進一步升值,最終美元與人民幣匯率將跌至4.5元左右。

現在的人民幣匯率大概維持在7點多,如果一下子掉到4.5元人民幣兌換一美元,對我國經濟將會產生巨大的沖擊,除非美國發動金融戰爭,或者用別的什么方法逼迫我國的人民幣升值,這就等于變相的廣場協議。日本當年就是簽訂了廣場協議,導致國內的房地產泡沫破裂,國家經濟10年不振。為什么人民幣升值會造成和日本一樣的情況呢?

首先,人民幣升值之后我國的產品價格會快速飛漲,這主要表現在對外出口方面,本來我國的產品價格是質優價廉,但是人民幣升值之后,這些產品出口到國外的話,造成的結果就是競爭力急速下降,導致我國的很多外貿企業會倒閉,所以這些企業的老板為了資金避險,會紛紛把錢投到房地產領域。

其次,當工廠運轉不靈的時候,資本會全部跑到房地產領域避險,會出現像日本當年的情況一樣,而房地產最后會產能過剩,泡沫終將會破裂,最終銀行會相繼倒閉。

第三,人民幣短時間內快速升值,會導致我國產生貿易逆差,在國際貿易中吃大虧,基本上就是白白地為其他國家服務,變成了一個純靠內銷生產的國家,外國的資本在我國大肆撈錢,最后導致我國的經濟出現斷崖式下跌。

所以說如果現在人民幣短時間內升值的話,基本上就等同于日本當年的廣場協議,因此如果按照一個理性的觀點來分析,我國的財政部門,以及央行,絕對不會短期內讓人民幣升值,總體上是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

除非受到很大的外交壓力,以及一些不可抗力的時候,才會采用這種被迫妥協的方式,但是這將給經濟帶來難以估量的風險。

到目前為止,美國一直在破壞全世界的貿易,美國現在并不具備當年所具有的能力,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全世界各個經濟體發動貿易戰,現在已經破壞了WTO所樹立的規則,基本上所有的國家都不可能屈從于美國的壓力,所以我國和歐盟以及俄羅斯等大型經濟體都有著很好的經貿往來,就算是美國不斷的給我國制造壓力,美國也無法聯合其他國家共同對我國進行圍堵。

因為我國現在的經濟體量快要接近美國,完全不像當年日本那樣嚴重依賴美國經濟,并在政治和軍事上也依靠美國,不聽美國的話根本就不行??偟膩碚f,我國的經濟體系還是比較穩固的,各個工業門類也比較齊全。

美國并沒有讓我國經濟出現金融風險的能力,就算是美國切斷和我國的一切聯系,我國也不會接受人民幣短時間內急速升值,所以總的來看,沒有10年左右的時間人民幣是不會出現如此大的波動的。

但是如果美國和我國繼續進行貿易往來的話,我國的經濟體量會持續增長,人均GDP也會不斷提高,人民幣匯率自然會和美國相近。目前世界經濟形勢非常脆弱,美國暫時還不會和我國切斷一切聯系,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需要維持股市的上漲,在這樣的情況下,總體經濟情況將會相對平穩。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波動對你我生活有何影響?權威回應來了

新京報快訊(記者 許雯)近期人民幣匯率圍繞7波動,甚至一度突破7關口。7月1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復雜多變的外部環境下,人民幣匯率波動是很正常的,未來仍將隨著市場變化而不斷波動,匯率波動對個人生活影響較小。

一問:人民幣匯率為何波動明顯?

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主要是市場力量推動。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范圍內保持了基本穩定。但是雙向波動比較明顯,彈性加大,但基本穩定。

王春英分三個階段進行剖析。首先,疫情暴發初期,春節假期開市以后,市場情緒在匯率上有一個集中釋放,隨后在支持疫情防控措施推出的情況下,市場情緒好轉,也帶動了匯率回升。

另外,3月份國際金融市場有震蕩,市場避險情緒高漲,推動美元上漲,非美元貨幣普遍承壓,在這個時候人民幣同步走貶,但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向好,復工復產加速,人民幣很快恢復回升,這是第二個階段。

第三個階段,5月下旬人民幣匯率短期走貶以后,6月以來總體又有升值,近期又回到7甚至7以上,主要是金融市場避險情緒有所緩和,美元指數在走弱。同時,從昨天發布的數據看,國內經濟復蘇態勢良好,主要指標恢復性增長。

二問: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如何?

王春英表示,總的來看,復雜多變的外部環境下,人民幣匯率波動是很正常的。

未來人民幣匯率究竟到多少?王春英回應說,仍將隨著市場變化而不斷波動。

三問:人民幣匯率波動對生活有何影響?

王春英認為,今年人民幣匯率到7,對沒有持有太多外幣資產的人來講,沒有太大影響。

“今年疫情也使大家到境外旅行和留學的機會減少,所以匯率無論到7.2還是7或6.99,對你的生活都不會產生較大影響?!蓖醮河⒄f,如果外幣資產非常多的話,賬面資產會有一些變化。但如果不發生真正的貨幣兌換,影響是非常小的。

王春英表示,人民幣匯率變動對個人生活影響的大小取決于個人外幣資產的規模,還有對資產的管理理念,“應該說,中國的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但在國際貨幣中相對是穩定的,不會對大家的生活產生巨大的影響”。

新京報記者 許雯

編輯 劉夢婕 校對 危卓

展開
收起

商務部:人民幣匯率處于合理均衡水平

來源:證券時報網

7月23日,商務部貿易救濟調查局負責人就美在對華扎帶反補貼案中首次調查所謂“人民幣匯率低估”項目應詢發表談話。負責人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國商務部首次在反補貼案件中立案調查所謂“人民幣匯率低估”項目。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負責人指出,中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市場在匯率形成中起決定性作用??傮w上,人民幣匯率處于合理均衡水平,并沒有被低估。自2005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已累計升值超17%,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公布的數據,2005年初至2020年5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9%,是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在全球范圍內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

負責人強調,匯率問題超出了一成員按照世貿組織規則進行反補貼調查的權限。美國今年2月修改法規以對別國匯率進行反補貼調查,已涉嫌違反世貿規則,受到多方面反對。即使按照美國法規,申請人的申訴內容也存在大量錯誤,不具備財政資助、利益授予和專向性等反補貼必備要素。中方敦促美方遵守現有國際規則,停止對所謂“人民幣匯率低估”進行反補貼調查。(江聃)

展開
收起

人民幣重回“6時代”,為何美國不愿意人民幣維持低利率?

7月9日,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均升破7關口,重回“6時代”。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盤報6.9862,較上一交易日上漲314點;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同樣大漲超100點達到6.986附近。

其實,走強的不僅是人民幣,港元兌美元近期同樣走強,頻頻觸及7.75強方兌換保證,主要還是由于中國疫情防控持續好轉,經濟率先復蘇,人民幣資產成為全球金融資產“避風港”,短期內人民幣和港元匯率均有望保持堅挺。

可見,人民幣重回“6時代”是重大利好,甚至還有很多國家都會刻意去壓低本幣匯率,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一、匯率的本質是“貿易的貨幣購買力”

本國之所以需要外國貨幣,或外國之所以需要本國貨幣,是因為這兩種貨幣在其發行國均具有對商品的購買力。

因此,匯率的本質是兩國貨幣購買力的比值。

為何會有一國貨幣匯率高,因為它貨幣購買力強啊。為什么它的購買力強?因為這種貨幣相對于可接受該貨幣作為支付手段的商品在數量上相對稀缺??!馬克思曾經說過:貨幣是一種特殊的商品。

其實不論是美元,還是人民幣,它們都是商品。既然是商品,就都要遵循商品一般規律,它們的價格就會受到到供需關系的影響。

舉個例子:假設小王家里面有只老母雞,每天產蛋一個。如果當前村里面就這一只雞,而村里人都想吃雞蛋,那雞蛋就會貴上天,這個道理大家都懂的,物以稀為貴,多了當然就要貶值。

因此,匯率的本質變化,其實也是跟商品一樣的,與供需關系是成正比的。

二、有人說:人民幣匯率壓低,豈不是賠本買賣?

說真的,說人民幣壓低匯率是賠本買賣,是沒有理解匯率的作用。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低,比如按照1:6,代表中國產品在美國只需要賺到1美元,就能在國內銀行兌換成6塊錢。而如果匯率升到1:5,同樣賺到1美元,回來只能換成5塊。我們作為出口方,當然希望匯率低點好。畢竟中國GDP中有近四分之一是出口賺來的,當然是希望匯率低點啦,不然怎么“保增長”。

三、可是,為啥是美國不樂意咱維持低匯率?

記得2010年時,100來個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蓋特納和駱家輝,要求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確實有多人認為你的匯率被低估了,認為你在操縱匯率。

客觀地說,美國讓中國匯率升值,不完全是沒事找茬。彼時匯率約6.8RMB/1USD; 現在差不多6.9:1,中國在緩許RMB升值。

匯率對進出口有天然的調節作用,保持出口順差的國家,其貨幣就具有升值的傾向,因為匯率在中短期極易受外匯市場的供求影。

以中美貿易為例,當中國需要購買美國商品時,就構成了人民幣的供給(在外匯市場上要用人民幣換美元),當美國需要購買中國的商品時,就構成了對人民幣的需求(要用美元換人民幣)。

因為中國是制造大國,世界工廠,美國佬穿的皮鞋,小孩兒玩的玩具全是made in China,巨額的貿易順差說明美國人很需要人民幣來購買中國的商品,而相對來說,中國對美國的進口需求小得多。這樣一來,人民幣在外匯市場供不應求,匯率將上升。

美國人支付美元就可以購買到中國商品,但出口方獲取美元后最終要換回人民幣。這樣每賣1美元的貨,就等于外匯市場6元的人民幣需求。

比如某中國公司今天賺了1億美元,明天就要到外匯市場上用這1億美元換6億人民幣。正好某美國公司昨天賺了6億人民幣,它要換1億美元。結果是外匯市場均衡,匯率不變。

不巧的是,賺到美元的中國公司太多,外匯市場上人民幣不夠換。咋辦?匯率要升。不讓想它升,就得促使更多人民幣流向外匯市場。

此時,要么刺激進口,鼓勵消費,創造對人民幣的自發供給;要么開動印鈔機,創造受迫性供給,以此壓制匯率,構成巨額外匯占款和輸入型通脹。

中國對匯率的處理手段,正逐漸從后者轉向前者。再從資本的逐利性來說,當投機者認為一國匯率被嚴重低估的時候,會大量持有該國貨幣,等待升值。這些國際“游資”的涌入,會進一步增大對外匯市場上人民幣的需求,造成升值壓力。美國要中國升值貨幣,就是這個目的。

因為它既有受到進口中國商品沖擊的弱勢產業,也有需要出口價格優勢的出口企業,還有持有人民幣等待升值的投機者,美國決策的時候,要考慮這些利益訴求。

總之,一種貨幣如果只在國內使用,那么它的絕對數值并不重要。但是如果你要出國,不管是去旅游還是要進口商品,或者去海外投資開廠,那么就要面對匯率問題,只要搞懂匯率的本質,就能明白經濟“風向標”。

醉井觀商,以小見大,善于思考,樂于分享,更多的商業點評、行業趨勢分析等,歡迎關注,一起探討溝通,共贏共生,謝謝!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再次沖擊“7”,為何?央行又開展了1000億7天逆回購

7月20日,據行情走勢圖顯示,今天,在岸人民幣匯率“平開高走”,小幅上漲,再次沖擊“7”這個整數關口,這到底是因為什么?

據小編觀察,近日,在岸人民幣匯率多次沖擊“7”這個整數關口,主要是因為央行向市場釋放“流動性”,從而迫使人民幣匯率上漲,即人民幣貶值。

據公開市場業務交易公告顯示,2020年7月20日,人民銀行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1000億元逆回購操作。

其中,期限為7天,中標量為1000億元,中標利率為2.2%。

今天,由于央行“放水”,從而導致在岸人民幣匯率再次沖擊“7”這個整數關口。上周五(7月17日),在岸人民幣匯率和今天人民幣匯率走勢“如出一轍”,也是因為央行“放水”。

據公開市場業務交易公告顯示,2020年7月17日,人民銀行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2000億元逆回購操作。

其中,期限為7天,中標量為1000億元,中標利率為2.2%。

那么,央行持續“放水”,會不會導致在岸人民幣連續貶值呢?從目前來看,或許不會。因為7月17日和7月20日,這兩天,央行累計釋放了3000億元的流動性,但是,在岸人民幣匯率并沒有持續上漲,而是維持在6.9830—7.000之間整理。

除此之外,央行持續“放水”,會導致人民幣貶值,而海外資本流入,又會導致人民幣升值。

商務部數據顯示,2020年1~6月,全國實際使用外資4721.8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3%,降幅較一季度收窄9.5個百分點。二季度實現同比增長8.4%,較一季度回調明顯。

二季度,海外資本流入中國,同比增長了8.4%,這會導致人民幣升值。因此,在這兩股相互作用力的抵消下,在岸人民幣匯率并沒有上漲,人民幣沒有大幅貶值。

未來,如果海外資本持續流入,央行釋放流動“較少”,在岸人民幣或許會繼續上升,而不是貶值。你們覺得呢?

展開
收起

直跳300點:人民幣匯率跌破7點大關:這些關鍵因素將加大匯率波動

來源:證券時報網

直跳300點!人民幣匯率跌破7點大關,一則消息引發畫風突轉,這些關鍵因素將加大匯率波動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今日經歷了一場跌宕起伏!

7月22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上午盤中漲超300個基點,升破6.97關口,最高升至6.9650,為三個月來首次。離岸人民幣也漲近100個基點,最高升至6.9649。然而,下午受美方要求中方關閉休斯頓總領館的突發消息影響,兩地人民幣匯率快速走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直線跳水300個基點,跌破7關口;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跳水近250個基點,亦失守7關口。

雖然臨近收盤受突發消息影響,金融市場“畫風”急轉,港股跳水、人民幣匯率迅速走弱,美元指數走強,但縱觀近幾日外匯市場的總體表現,美元指數下行趨多,主要非美貨幣處于升值通道,人民幣,澳元、紐元、歐元、英鎊兌美元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不少分析指出,歐盟各國就75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達成協議,提振了市場對于歐元區經濟復蘇的信心,推動歐元兌美元升至2019年1月以來最高水平,也使得美元指數連跌三日創四個月多來新低,多個非美貨幣相應走強。

盡管今日臨近收盤人民幣匯率急跌,但多位分析人士指出,在美元面臨多重下行壓力的同時,大量海外資金流入我國資本市場導致近期人民幣外匯市場購買需求旺盛,直接帶來人民幣的穩步升值,短期內人民幣匯率有望保持強勢;不過,下半年隨著美國大選臨近,中美關系的變化會加大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性。

突發消息攪動金融市場

▲▲▲

人民幣匯率“破7”后勢如破竹,連續四個交易日持續上漲。7月22日上午盤中一度最高升至6.9650附近,刷新3月中旬以來新高。當天人民幣中間價亦大幅上調144個基點。

受歐盟達成7500億歐元復蘇基金的利好消息提振,歐元、英鎊近日大漲,帶動美元指數走弱,人民幣、澳元、紐元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升值。

然而,下午臨近收盤,受美方要求中方關閉休斯頓總領館的突發消息影響,美元指數上演“V型”大反彈,兩地人民幣匯率快速走低。截至16:30收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收報7.0059,較上一交易日下跌123點。

不過,7月以來美元指數總體延續下行趨勢,至今跌幅已近2%。不少分析認為,全球經濟活動重啟避險情緒消退、美國本土疫情加重以及歐元走強等三方面因素,是美元指數近期持續走弱的主要原因。

“受美國疫情反復、經濟重啟暫緩、經濟復蘇緩慢、貨幣政策極度寬松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不斷波動下行,目前在95左右,對人民幣匯率的外部制約減弱?!敝袊y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

美國大選對匯率波動的影響加深

▲▲▲

美元指數的走勢,關系著很多非美貨幣匯率的變動。展望后續美元指數的走勢,有分析認為,下半年美元指數重回上行趨勢的動力不足,美國大選臨近亦會增加美元指數的波動性。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技術總監曹源源表示,短期來看,美聯儲引入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的可能性將對美債收益率形成一定下行牽引,美國經濟反彈或將呈現弱于預期的走勢。這些因素將在一定程度降低美債等美元資產的吸引力。隨著買需減弱,美元轉向上行動力不足。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提醒,隨著時間進入下半年,美國大選走勢對于美元指數影響的重要性正在逐漸上升。無論誰最終當選,都不會允許美國基本面和資本市場出現大幅波動,因此美元和美股的下行壓力或較為有限。

不過,從中長期看,認為美元指數進入趨勢性下行通道的觀點不在少數。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近期表示,目前我國持有的黃金儲備處于歷史高位,但仍低于美國、德國、法國、意大利等經濟體,未來或仍有增持空間。下半年黃金處于長周期上漲中的消化期,階段性的不確定性會推升金價,維持對黃金中長期看多的判斷,未來7-10年美元大概率進入下行通道,堅定看好黃金長期投資價值。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也認為,一些促使美元指數走弱的因素正處于醞釀之中。新冠疫情發酵以來,美聯儲通過降息、QE、非常規政策工具等采取了非常寬松的貨幣政策;近期新冠疫情在美國的二次發酵延長了美國經濟受到疫情因素影響的時長,宏觀杠桿率上升顯著,短期沖擊向中期延續的概率在上升,美國的供應能力可能相對下降,包括中國在內的部分經濟體相對美國而言可能具備更為樂觀的經濟基本面前景。7月21日,歐盟達成復蘇基金協議,可能成為美元走弱的一個重要推手。

這些因素推動下半年人民幣匯率波動回升

▲▲▲

在美元面臨多重下行壓力的同時,大量海外資金流入我國資本市場導致近期人民幣外匯市場購買需求旺盛,直接帶來人民幣的穩步升值。分析普遍認為,短期內,人民幣匯率有望保持繼續升值趨勢。

曹源源表示,近期經濟數據顯示,中國6月份進出口增長好于市場預期,PMI數據顯示制造業擴張加快,二季度GDP實際同比恢復增長至3.2%。這表明隨著國內疫情進入穩定控制階段,國內經濟復蘇態勢良好,主要指標恢復性增長,從而構成人民幣持穩回升的主要理由。隨著美元避險需求下降,中國宏觀經濟態勢良好及中美利差保持高位,跨境資金有望總體保持凈流入狀態,從而對人民幣匯價進一步上行提供支撐。

王有鑫也認為,一方面,中國經濟穩定復蘇提振了市場信心。在疫情有效防控背景下,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速達到3.2%,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率先恢復正增長,彰顯了經濟內在韌性。出口貿易和貿易順差逐漸改善,企業結匯率不斷提升,外匯供求形勢好轉。另一方面,股匯聯動效應進一步提升。受中國經濟利好影響,人民幣資產避險屬性進一步凸顯,跨境資本特別是股市中的北向資金流入明顯增加,提振了人民幣匯率。

不過,盡管短期內人民幣匯率仍有望保持強勢,但下半年其波動性也在加大?!皩τ谌嗣駧艆R率走勢而言,隨著大選時點的逐漸臨近,大選給美元指數帶來的壓力或將導致人民幣匯率有所加強。但從中美關系的角度來看,近期兩黨對華表態均偏強勢,中美關系的不確定性或使得人民幣匯率走勢面臨一定的波動性?!泵髅鞣Q。

“展望下半年,預計人民幣匯率將繼續波動回升。不過,考慮到目前國際局勢復雜多變,在金融市場波動的特殊時點,人民幣匯率可能也將存在階段性調整壓力,對此應保持警惕?!蓖跤婿畏Q,中國經濟復蘇動力不斷增強,下半年經濟增速有望回升至6%的常態化水平,中國出口貿易也在逐漸恢復,貿易順差和外匯收入將持續反彈,而受國外疫情、經濟低迷和投資審查趨嚴等因素影響,外匯需求減弱,外匯市場供求形勢將進一步改善。相比海外負利率零利率的投資環境,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將顯著提升,跨境資本流入將增加,來自經濟基本面和跨境資本流動的支撐力度將增強。而美國經濟深陷衰退、疫情和種族矛盾打擊之中,失業攀升,貨幣政策將長期保持低位,美元指數將繼續波動回調,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將減弱。

李超預計,下半年中美關系的不確定性仍是主導匯率走勢的核心,人民幣匯率大概率維持寬幅震蕩。近期美國疫情有所反復,特朗普支持率走跌,隨著美國大選臨近,特朗普存在將內部矛盾對外轉移的可能性,進而擾動人民幣匯率,預計年內人民幣匯率將在6.85-7.2區間震蕩。

展開
收起

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上周全線下跌

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中證網訊(記者 羅晗)中國外匯交易中心8月3日早間公布數據顯示,上周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全線下跌。具體看,截至7月31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91.42,按周跌0.75;BIS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為95.03,按周跌0.87;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為89.56,按周跌1.00。7月,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BIS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分別貶值0.68%、0.88%、1.34%。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波動,公眾需警惕炒作性誤導

來源:盤和林

最近兩周,人民幣匯率在7.1到7.2之間完成了一次驚心動魄的“折返跑”。在繼續保持彈性的同時,人民幣匯率再一次展現十足韌性。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6月8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882,較前一交易日上調83個基點。6月5日,在岸人民幣連過5關,大漲近400點;離岸人民幣升值超過了1100個基點。而回看5月下旬,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還是急跌情景。其中5月21日、22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接連貶值,兩天跌去逾400點,在岸人民幣也從5月22日開始急貶,一天就跌超400點。到5月27日,在岸人民幣最低跌至7.1765,離岸人民幣最低跌至7.1954,雙雙逼近2019年最低位。

人民幣短期表現為波動。根據去年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異乎尋常的行情可以看出,人民幣貶值趨勢并未結束,周期貶值或將繼續,長期走勢將耐人尋味。

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不斷改變著國際格局、挑戰全球經濟的預期。貨幣的價值實質上就是一個國家的價值,取決于它基于創造力和創新力的生產力。經濟的不確定性和政治風險的雙重疊加,導致資產不確定性上升,直接引發全球避險情緒的升溫。美元作為全球避險主要工具之一,使得世界企業和富商們將拋售有風險的資產,避險資金紛紛增持美元,導致其需求量的大幅上升。這種貨幣供求關系也就直接促進了美元的升值,造成人民幣的相對貶值。同時,外貿創匯能力的下降以及預期外貿企業經營難度持續加大,也是這輪匯率波動的重要原因。短期來看,這種波動是正常的,當前不少國家降息,國內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匯率波動恰是隨市場狀況有所調整的反映,但這不會改變人民幣長期穩定的平衡態勢。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人民幣貶值并不是個案,疫情影響下主流貨幣大多都呈現貶值趨勢,相比之下人民幣匯率在全球貨幣中反而相對穩健。自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我國的貨幣政策明顯變得寬松,央行通過降準、市場公開操作等方式向市場釋放了很多流動性。然而在此情況下,為了抵抗人民幣貶值導致的損失,中國市場的通貨膨脹可能在所難免,國內貨幣寬松的空間可能會收到一定束縛,從而減少通脹的壓力。長期來看,我國作為一個制造業門類齊全的大國,產業體系較為完善,人民幣匯率波動對我國國際收支也具有一定的調節作用,外匯市場自身也會逐漸趨于均衡。疫情過后我國率先復工復產實現經濟復蘇,經濟結構調整也取得了積極成效,本土金融市場的市場化、法制化和國際化的程度日趨完善,經濟增長韌性較強,這些都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根本支撐。

毫無疑問,雖然2020年人民幣匯率持續面臨一定的貶值壓力,但目前來看幅度尚可調控。但過度的負面性地輿論炒作,尤其是公眾影響力大但卻缺乏常識自媒體的趁機蹭熱度。很容易導致市場情緒過分的自我強化,甚至在公眾群體產生強烈的心理暗示,即在一段時間內,人民幣會進一步加速貶值,尤其對外貿和中小企業生存發展壯大形成嚴峻打壓與恐慌。事實來說,人民幣匯率貶值相對來說有利于外銷企業的出口業務,尤其是海外業務占比較高的公司,會直接受益于人民幣貶值,增加這些企業產品在海外市場的競爭力,直接提升公司業績。長期來看,只要中國經濟增長繼續保持穩定,人民幣不會造成恐慌性貶值,并終將重新回歸升值軌道。

我們要理性的認識到,雖然從支持外貿的角度,貶值有利。在人民幣貶值后,勞動力密集型產品和資本密集型產品出口量都會增加,但是勞動力密集型產品出口增加的幅度大于資本密集型產品,從而導致勞動密集型產品在出口中所占的比重較人民幣匯率貶值之前有所上升,因而這種人民幣貶值會惡化我國的出口結構,進而對產業轉型升級造成負面沖擊。與此同時,如航空、電子等上游主要原材料依靠進口的行業,人民幣貶值會導致進口原材料的成本抬升,從而造成空間的壓縮。

在外部經濟風險和內部疫情可控的前提下,我們必須認真思考貨幣政策的長短期政策基調與對策,切實以實體經濟為主引導和調控貨幣導向、規模和投向。同時,以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為重點,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實現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流動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進而合理布局產業結構,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基本穩定。(作者系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

展開
收起

近期人民幣匯率表現強勢

近期,人民幣匯率體現強勢,離岸人民幣一度升破“7”關口,專家表明,國內經濟基本面繼續向好,外資繼續流入以及弱勢美元推進,是支撐人民幣匯率走強的重要因素,人民幣增值預期提升了外資增持人民幣財物的決心,業內人士估計,下半年人民幣匯率將堅持安穩。昨日人民幣對美元中心價較上一買賣日大幅調升,最高至6.98600,增值起伏為近3個月以來最大。

專家表明,國內經濟根本面繼續向好,外資繼續流入以及弱勢美元推進,是支撐人民幣匯率走強的重要要素。人民幣增值預期也提升了外資增持人民幣財物的決心。未來,人民幣匯率將繼續在均衡水平鄰近堅持雙向波動。

人民幣匯率體現強勢

本周以來,更多反映世界出資者預期的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大幅拉升,日內依次升破7.05、7.04、7.03.6.98關口,離岸人民幣全天漲超500點。28日早間,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度升破“7”關口,創3月中旬以來新高,實際上,自上周以來,人民幣匯率穩步回升,在岸人民幣匯率已接連5個買賣日上漲近0.7%,走出上半年的盤整態勢。上半年,人民幣匯率呈現“升—降—升”三個階段:1月初,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由6.9631上升至6.8585,增值起伏為1.50%;從1月20日至3月23日,人民幣匯率由6.8613下降至7.1187,價值降低3.75%,隨后至5月28日,價值降低起伏進一步擴展至4.35%;6月份,人民幣匯率開始企穩,上漲1.0%。

“7”曾被視為人民幣匯率的重要心思關口,不過,在光大銀行金融商場部分析師周茂華看來,從人民幣破“7”以來的商場體現看,出資者已逐漸淡化其關口含義,也就是說,人民幣匯率破“7”后并不會呈現繼續強勁走勢,反之也不會呈現非理性價值降低,這體現出人民幣商場化改革不斷獲得新進展,匯率彈性明顯增強,外匯商場對根本面、供求、多空等信息定價更為靈敏、有用。離岸匯率破“7”并帶動在岸匯率走高,短期內緩解了人民幣對外價值降低的壓力。雖然本年《政府工作報告》未再提及“完善人民幣匯率構成機制”,但商場仍需習慣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常態化。

人民幣財物受喜愛

與人民幣增值遙遙相對的是,A股強勢走高和北向資金繼續流入,除了股市,外資還加快增配人民幣債券。債券通數據顯現,截至6月末,境外機構累計持有2.51萬億元我國債券。上半年凈增持量約3224億元,是去年同期的1.4倍?,F在我國債券商場余額為108萬億元人民幣,位居世界第二,人民幣增值預期也提升了外資增持人民幣財物的決心,機構人士以為,外資還會進一步加大裝備A股的力度,中信證券發布點評稱,北向資金近期大幅流入首要來自買賣型資金,比照前史上買賣型資金凈流入的階段,估計本輪買賣型資金仍有增量空間。

根本面支撐匯率安穩

對于人民幣匯率下半年走勢,業內人士普遍以為會堅持根本安穩,值得重視的是,除了外資流入、美元走弱外,我國經濟根本面繼續向好,也是支撐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強的重要要素?!拔覈?月份制造業PMI擴張加快,宏觀經濟修復速度或超出商場預期,根本面優勢也支撐人民幣匯率走強,我國銀行首席研討員宗良以為,在全球經濟狀況比較低迷,全球資金、外貿都不安穩的情況下,我國財政政策和錢銀政策綜合發力,人民幣匯率穩中趨升是大概率事件。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