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美元基金

天圖投資成功募集首支美元VC基金 雀巢為基石投資人

來源:投中網

8月3日,專注消費領域的天圖投資宣布完成了VC美元基金一期基金的首輪募集,該基金目標規模不超過1.5億美元,全球食品巨頭雀巢集團為基石投資者,其他LP包括家族信托基金、上市公司以及天圖的連續投資者。

據投中網了解,這是天圖募集的第三只美元基金,也是首只專注于VC階段的美元基金。另外,本次合作還是雀巢集團首次投資于中國本土VC基金。

天圖投資管理合伙人潘攀表示:“在國際形勢復雜多變、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當下,天圖能夠逆勢完成VC美元一期基金,體現了投資者對天圖持續深耕大消費領域投資策略和投研覆蓋能力的認可。雀巢集團的加入,也進一步打通了風險投資和產業投資之間的資源鏈路,將為天圖帶來更具國際視野的產業經驗?!?/p>

雙幣加持 天圖再次豐富VC彈藥庫

天圖投資VC團隊組建于2016年,是消費領域最活躍的投資團隊之一,投資案例包括奈雪的茶、百果園、三頓半咖啡、鐘薛高、愛回收、鮑師傅、茶顏悅色等,早期階段的已投項目已經超過60家。此前,天圖VC團隊已管理了三只VC基金和一只天使基金,累計管理規模超過25億元人民幣。

因此,本次募集的天圖VC美元一期基金,將是天圖VC團隊管理的第五只基金。對于決定募集美元基金的原因,潘攀向投中網表示:“我們看到,市場上優秀的GP基本都是雙幣種,美元VC基金是天圖必須要布局的,能夠進一步拓寬天圖選擇項目的維度?!?/p>

據潘攀介紹,天圖VC美元一期基金將重點投資于食品飲料、美妝個護、消費級醫療三個方向。在投資階段上,本期基金將涵蓋天使輪、A輪和B輪,單筆投資金額在300-2000萬美元之間。

“天圖將繼續致力于發現和幫助那些基礎設施變化驅動下能代表未來中國的新品牌、新渠道和新生活方式的創業公司?!迸伺时硎?。

雀巢加持 向全球市場輸出中國消費品牌

目前國內創投市場上,頭部美元GP紛紛設立人民幣基金,布局“雙幣”。但另一方面,本土GP在募集美元基金時則更加困難,能夠成功設立基金的GP并不多,天圖投資此次成功募集美元VC基金是最新的一次突破。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獲得雀巢這樣的全球頂級產業資本加持,讓天圖的首只美元VC基金站上了很高的起點。作為本期基金的基石LP,雀巢集團將向被投企業們開放全球頂級的產業資源。

雀巢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食品飲料公司,年銷售額接近1000億美元,旗下擁有超過2000個品牌。雀巢僅在中國就有4.2萬名員工,經營著徐福記、太太樂、銀鷺等眾多知名品牌。

據了解,雀巢首次投資中國VC基金選擇了天圖,是經過全面考察后做出的選擇。潘攀認為,天圖構建的大消費生態和價值網絡與雀巢的產業屬性高度契合,雙方將通過在品牌運營、資源協同、技術創新等領域展開深度合作,為中國乃至全球市場輸送更多領先的消費品牌。

“雀巢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企業,它就像一個大寶庫,有很多非常厲害的東西。我們天圖希望能扮演好一個橋梁,用體系化的方式把這些東西帶給我們的被投企業,為它們的成長賦能?!迸伺氏蛲吨芯W表示。

展開
收起

美元基金表現超人民幣基金 機構化能力成制勝關鍵

來源:中國證券報

2019年伊始,多家VC/PE機構宣布美元基金募集成功,部分機構甚至創下了自身的募資記錄。此外,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醫藥等領域仍是“風口”,成為不少新基金的投資方向。

業內人士認為,2018年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兩者的投資額逼近,打破了自創業板推出以來,人民幣基金一直遙遙領先美元基金的勢頭,2019年人民幣基金比美元基金更難過的狀況恐將持續。中國私募股權投資市場與美國市場相比存在顯著差異,中國PE機構在過去以資源整合為核心。未來,項目判斷、交易藝術和投后管理都將更為重要。

美元基金重新活躍

日前,光速中國對外宣布完成5.6億美元新基金的募資,這是自光速中國2011年獨立運作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期美元基金。目前,光速中國管理的總基金規模已超過15億美元,并將繼續專注于中國早期高科技領域的創業投資。

幾乎同時,風險投資基金ATM Capital宣布完成首期募資,預計基金總規模2億美元。該基金由蝙蝠資本創始合伙人屈田與東南亞手機、物流巨頭合作成立,是第一支中國背景、專注于東南亞市場的風投基金。據介紹,ATM Capital的基石投資人包括阿里巴巴eWTP科技創新基金、58集團、搜狗CEO王小川及眾多成功企業家。本次募資完成后,ATM Capital將重點關注東南亞物流、零售、金融科技、產業互聯網等領域創業項目,并幫助中國企業落地東南亞。

清科研究中心在此前在報告中指出,2018年前11個月,人民幣投資超5800億,外幣投資超4400億元。自創業板推出以來,人民幣基金一直遙遙領先美元基金,但2018年兩者的投資額逼近了,這說明了人民幣基金的日子要比美元基金更難過。

有分析人士認為,新年伊始獲得投資的項目,多是過去兩至三年內已募集的存量資金。近期募資難的效應恐怕還要經過半年到一年的延遲才會進一步顯現??梢灶A見,2019年的投資環境將更加嚴峻。人民幣基金比美元基金更難過的狀況恐將持續。

機構化經營轉型

最新發布的《投中資本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的基金募資規模比2017年同期大幅下降66%。從資金構成的角度來看,造成募資難的主要原因包括“資管新規”的落地以及股市的持續低迷。前者導致高凈值個人與銀行系資金減少,后者則直接導致上市公司層面流入股權市場的資金減少。

此外,大量2010年—2013年間成立的私募基金2019年將面臨退出的節點。此外,政府引導基金自2014年起高速發展,也有大量資金正等待退出。從資本回報絕對值來看,IPO依然是最優的退出路徑,并購其次。但2018年以來,境內IPO的規則逐漸變嚴,盈利空間持續壓縮;海外市場IPO估值優勢不再,市場對新股投資趨于避險,破發潮恐成常態;雖然境外上市過了6個月解禁期就可以出售,也通常因為股票流動性差和后市低迷,導致機構退出困難。從操作難度、回報周期及上市回報率等多方面來看,IPO退出的優勢都在逐漸減弱。

不過,嚴峻的環境或許正是本土PE機構歷練成長的絕佳時機。

麥肯錫在《業績斐然頂級投資機構的成功之道》中指出,中國私募股權投資市場與美國市場相比存在顯著差異,比如,中國的私募股權直投市場已形成了全民參與的格局且參與方背景多元化;中國的有限合伙人構成相對分散,平均單個體量較小,投資期限較短;中國的私募企業仍主要通過資源整合創造價值等。

“未來十年,私募股權模式將從傳統作坊式向機構化經營轉型。中國私募股權公司的先行者已經開始采取行動,向國際頂尖基金學習,致力于自身業務的延伸。未來十年,中國必將涌現出全球領先的私募股權機構?!丙溈襄a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兼麥肯錫中國金融機構咨詢負責人曲向軍指出。

展開
收起

投資鄙視鏈:“不做美元基金沒有飯吃”?

來源:投中網

合理的創投生態中,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兩者之間,存在的應是差異而不是差距。

文丨陶輝東

來源丨投中網

雖沒有人公開談論,但投資行業長久以來存在著一條鄙視鏈卻是盡人皆知。

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經常被拿來天然比對。

用美元基金的標準來看,人民幣基金的投資方式太“Low”,太沒追求,特別愛投資一些完全不性感、跟改變世界毫無關系的傳統行業公司。美元基金則更像美國大片里蓋世英雄拯救世界,青睞的是“找一些能改變世界的東西”,更愿意冒險去賭未來有巨大回報的機會。

“不做美元基金是沒有飯吃的,過去兩年更加明顯?!?019年11月底,洪泰基金年會上,洪泰基金創始人盛希泰向在場的洪泰基金員工和LP們如此表示,不管有多難洪泰都要募美元基金。

此番言論,又掀起一番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的新討論。

IPO趕考,分道揚鑣

2019年是一個IPO大年。截至11月底,超過30家中概股赴美上市,另外還有25家公司遞交了招股書,這還不包括已經秘密交表的企業。

這其中,匯聚了新氧、云集、跟誰學、斗魚、網易有道、房多多、青客公寓、荔枝FM、蛋殼公寓、金融壹賬通等眾多在市場上知名度較高的互聯網公司。這些公司誕生于移動互聯網創業浪潮之中,得到過上百家VC/PE的投資。

2019年這一場IPO熱,更像是對上一輪移動互聯網機會的總結和大考。在這一考場之中,涌現了大量美元基金考生,但人民幣基金卻很少,僅有的少量人民幣基金中,多數還是擁有美元基金背景的GP所管理的人民幣基金。

人民幣基金去哪了?他們在參加另外一場考試。2019年7月開閘的科創板,到目前已經有150家公司通過上市委審核。翻開這些企業的股東名單,可以看到幾乎清一色的人民幣基金。

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的分野,從20年前風投在中國起步發展之時即已存在。至少自2015年前后開始,人民幣基金深感于在近十年最大的投資機會——互聯網賽道上的一無所獲,積極謀求轉型,追趕美元基金。

如今2019年已近尾聲,至少從IPO項目來看,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依然像兩條平行線?;ヂ摼W賽道依然是美元基金的天下。

究其原因,部分可歸于政策因素,畢竟人民幣基金投資于海外上市的企業涉及到資金出境;但更根本的,恐怕是底層投資理念的迥異。

若秉持中立,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兩者之間,存在的應是差異而不是差距。美元基金在互聯網賽道有優勢,而人民幣基金更擅長制造業的相關產業、硬科技。但在中國,原本的美元基金正在紛紛募集人民幣基金,而相反的情形卻很少見,也是一個客觀事實。

國內募資難,海外容易?

持續兩年的募資難,讓人民幣基金的這個冬天格外寒冷,即便是科創板、注冊制的利好,也未能扭轉募資額雪崩式下滑的趨勢。

即便是頭部機構,募資也變得更困難。LP們抱團取暖的態勢,更讓眾多中小機構面臨生存危機,類似“90%的VC/PE都會死去”之類的聳人斷言,從行業大佬到媒體在不斷重復。

國內募資困境,迫使一些人民幣基金GP試圖嘗試海外募資,但等待他們的是一盆接一盆冷水。

實際上,以人民幣基金起家的本土GP在募集美元基金方面早有嘗試,但截至目前,成績寥寥??v觀市場,能夠募到美元基金的機構,要么是紅杉等一眾老牌美元基金,要么是有美元基金背景的新生代投資人創立的新機構,人民幣基金背景的GP數量寥寥。

日前,在投中網舉辦的“投中十問”研討會上,一位機構合伙人直指“鄙視鏈”問題:“人民幣基金,不管成立再久,業績再好,去拉美元不太容易。但反過來,美元基金,不管老牌的或者新牌的,問人民幣的LP拿錢的時候就比較好說話?!?/p>

為何人民幣基金進入國際資產管理體系會如此困難?光塵資本顧問合伙人、曾供職于加拿大某養老基金的廖一帆向投中網表示,“人民幣與美元的投資邏輯、語言體系都不一樣?!?/p>

廖一帆表示,美元LP不會輕易投資一只基金,投一只新基金需要到很多人力物力投入,考察GP非常仔細,不光要看基金的業績,還會深入看每一個賺錢的項目是怎么投出來的。人民幣基金如果只憑一張嘴,是不可能募到資的。至于很多人民幣基金憑關系拿項目、拿份額,投研能力比較弱,就更難以被美元LP接受。相比之下,人民幣基金還缺乏應對專業、成熟LP的經驗。

2019年成功募集美元基金的一位GP合伙人也向投中網表示,相比于人民幣基金的LP,美元基金LP盡職調查做得非常細,要求提供的管理數據也多,觀察周期相對更長。

此外,雖然中國的GP數量已經非常龐大、遠超美國。但如此之多的GP,相互之間卻高度同質化,難以滿足美元LP們差異化配置的需求。

縱觀2019年少數募集成功的幾個案例,均以專注于投資細分領域為特色。廖一帆認為,這很好理解,因為對于美元LP來說,在已經有長期合作的一線機構的情況下,再配置一只綜合性基金沒有意義。

對于募集美元基金的問題,一位國內排名前列的人民幣基金合伙人坦言,目前還準備不足,需要進一步加強新經濟行業的團隊建設,熟悉國外資本市場,“要對基金結果負責,而不是為了募資而做美元基金”。

在上述現象背后,是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從風格打法到投資邏輯、運作方式,乃至語言體系的巨大分野。例如,高談闊論政策利好、“Pre-IPO策略”這類在國內司空見慣的行為,卻會讓美元LP感到“這是投機”;再如,在國內普遍存在的同一機構多只基金投一個項目現象,美元LP會非常警惕,因為存在可能的利益沖突,通常需要有主要LP參與的AC(咨詢委員會)討論通過,而在人民幣基金中,AC普遍流于形式。

專注基金募集、二手份額交易等服務的宣懷投資創始人盛立軍就向投中網表示,人民幣基金對企業的期望是上市,對LP的期望是賣過去書面的業績來賣出未來的基金產品而拿到錢,很少考慮國際LP的投資策略進化和國際PE行業的演化。

鑒于直接募資太難,現在比較可操作的方式是,人民幣基金拿出一部分老基金的資產組合,折價裝入新基金,以此為基礎引入美元LP。這種方式讓美元LP在進來的第一天就能獲得30%-50%的賬面收益,換言之就是用讓利換合作。

這也是一種無奈之舉。盛立軍表示,直接募資也可以但很困難,要募集美元基金的GP實在太多,“LP希望GP先給點好處,只能先讓利”。

此種方式,從好的方面看,這一方式也有助于建立信任:美元LP希望通過二手份額交易進入一只基金來改造GP,觀察效果。盛立軍認為,就像制造業的升級換代一樣,美元LP的進入也會讓基金升級換代。當然,這一模式要操作成功,要求老LP們有強烈的轉讓愿望,并不是所有人民幣基金都能做到。

獨特的人民幣基金生態

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真的有難以抹平的差距嗎?

眾所周知,風險投資在中國是百分之百的舶來品。先有外資機構后有本土機構,先有美元基金后有人民幣基金,早期成立的本土機構一向愿意將更早成立的外資機構當作師傅。但很快,人民幣基金以“本土化”為方向,發展出了自身獨特的投資方法論和邏輯體系,成為與美元基金分庭抗禮的力量。投中研究院數據顯示,在成長期基金(Growth)這一階段,人民幣基金募集規模多年來保持著比美元基金高2-3倍的水平。

成長期基金募集規模(單位:億美元,來源:投中研究院)

同時,人民幣基金的成長期策略獲得了優異的表現。在A股IPO公司中,人民幣基金滲透率超過50%;在科創板,這一滲透率更高,第一、二、三批上市公司中,超過95%得到過人民幣基金的投資。

盡管如此,一個不爭的事實,人民幣基金在業內的聲量與其規模極不相符,長期以來掌握話語權的仍舊是美元基金。翻開那些“獨角獸”的股東名單,絕大部分投資機構都是美元基金。即便是爭議較大的投資風口,無論是“千團大戰”,還是共享經濟,幾乎都是美元基金所造,大眾耳熟能詳的“造風”大佬也基本來自美元基金。

而人民幣基金則常居于大眾視線之外,信奉“悶聲發大財”,IPO的項目數量很多,但知名度高的少。相比于美元基金押注獨角獸的驚險刺激,人民幣基金頗顯得有些四平八穩。

如此,卻也衍生出獨特的人民幣基金生態。

諸如,在風險投資業內,“二八定律”被視為一條鐵律,但對人民幣基金來說,很長時間以來這一鐵律一定程度上是失效的。一個例證,2006年之后A股IPO退出渠道開放之后的狀態是,一個行業的第一名和第20名往往都能上市,看不到“贏者通吃”的現象。

創投行業也產生出一個特色現象:中國的GP數量要遠遠超過美國。截至2019年9月底,在中基協登記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數量達14802家。而美國風險投資協會(NVCA)的統計則顯示,截至2018年底美國的風險投資機構總共只有1047家。

這些海量的中小機構竟也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例如,2019年7月科創板開板,就成了一場雨露均沾的盛宴,第一批25家上市公司被超過200家VC/PE分食,其中有深創投、達晨等老牌機構,更多的則是成立時間較短、規模也較小的中小機構。

“人民幣基金的投資風格與LP是相關的?!痹坛嚼じ呒壓匣锶送跫i向投中網表示,美元基金的LP能忍受更長的時間,人民幣基金的LP過去以個人為主,現在有很多政府引導基金,但政府的資金并非純粹市場化。例如,科創板推出后,很多人民幣基金開始投資硬件、看芯片,這一方面是迎合科創板的規則,另一方面也是在滿足LP 的出資要求。

洗牌:項目科創板上市VC/PE仍浮虧

幾乎沒人認為人民幣基金的這一現狀會穩定持續下去。

“中國的GP是不是太多了?”、“我們需要這么多GP嗎?”類似問題,近期被頻繁提出。

盛希泰在前述演講中就反詰募資難:“吃這碗飯的人講募資難,說明投資能力不行,中國不需要目前這么多的GP?!?/p>

達晨財智董事長劉晝在一篇署名文章中預測:創投行業洗牌會越來越嚴重,一定會出現“一九現象”,即10%的人掙了行業內90%的錢。

于人民幣基金而言,注冊制或將帶來真正的分化時代。從2015年開始就不斷有人民幣基金喊“狼來了”,注冊制會帶來大洗牌。之后的幾年間,注冊制一再推遲,資本市場的改革速度不及預期,也讓一些轉身過早的人民幣基金被拍死在沙灘上。而這次注冊制真的來了,轉身過慢恐怕也同樣危險。

科創板、注冊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落地,正深刻地改變資本市場生態。作為中國本土生長出來的創投力量,人民幣基金正迎來發展的十字路口。無論主動或被動,人民幣基金轉型已是有進無退。

一位人民幣基金人士就向投中網闡釋了一個觀點:雖然創投行業期待注冊制,認為項目上市更容易了,但注冊制對大部分人民幣基金來說并不一定是好事。因為注冊制會讓平庸的公司現出原形,估值倒掛會是普遍現象,只有投到真正頭部的公司才有可能賺錢。

實際上,科創板已經在露出它的真面目,第一批公司經歷上市之初的普遍性大漲,不到半年已偃旗息鼓,進入劇烈的分化階段。截至12月2日,第一批上市公司中漲幅最高的是心脈醫療、南微醫學、安集科技等公司,漲幅在200%左右,投資了這些公司的機構回報在數倍到數十倍不等。但另一些公司卻把曾經瘋狂的漲幅吐了個干凈。容百科技以12月3日22.5元股價計算,已經低于發行價15.4%,相比近十家機構參與的上市前最后一輪融資成本價低13%。這些機構,也成了首批體驗“項目上了科創板還虧錢”的機構。

新上市企業也分化明顯,2019年12月4日A股上市的建龍微納,在首日就急速破發。在此前一天上市的祥生醫療僅上漲2.04%,刷新科創板新股上市首日漲幅的最低紀錄。此外,自2019年11月6日,昊海生科盤中跌破發行價成為科創板首個破發案例之后,至今已有天準科技、杰普特、卓越新能、久日新材、容百科技、建龍微納等十只股票相繼破發。

“人民幣基金不能躺在過去成功的經驗上看未來,拿著舊船票是走不到新路上去的?!边_晨財智總裁肖冰坦言,“如果全面實行注冊制,將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美元基金的優勢可能會更明顯?!?/p>

對于“不做美元基金沒有飯吃”的觀點,也有多位人民幣基金合伙人向投中網表示,對頭部人民幣基金來說,募美元基金并沒有那么迫切??苿摪逋瞥黾皠摌I板注冊制改革之后,人民幣基金對新興行業的投資會更大膽靈活,并不必然需要美元基金。王吉鵬就表示,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沒有核心分歧,核心還是投到好的公司。

關于更多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的話題討論,了解美元母基金的投資邏輯、思維方式,對話國內外有出資需求人民幣美元LP,敬請關注2020年1月20日由中國母基金聯盟和投中網聯合主辦的“達沃斯全球母基金峰會”,本屆主題為“全球母基金資產配置新時代”。

此次峰會的議題包括全球視野母基金發展現狀、母基金全球化投資策略、家族資產全球配置等,包括瑞士聯邦政府輪值主席卡琳·凱勒、中國駐蘇黎世總領事趙清華、瑞銀集團(UBS)亞太區總裁Thomas Bogli、創新工場首席執行官李開復、Grove Street Advisor管理合伙人Bruce Ou、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顧問,INSEAD終身教授羅小薇等重量級政商界嘉賓將出席峰會并發表演講。

目前確認參加的海外LP有:

1. Alternative Bank Schweiz ABS

2. Armatus Family Office

3. Armatus Family Office

4. Banque Bonhote & Cie SA

5. Baumgartner Family Office AG

6. BGL Family Office AG

7. Bordier & Cie

8. CIM Banque Privee

9. Credit Suisse Group AG

10. E. Gutzwiller&Cie,Banquiers

11. Edmond de Rothschild(Suisse)S.A.

12. EFG International

13. Eurotrust Family Office AG

14. Finad AG Family Office

15. FOSS Family Office Adversory

16. GT Family Office AG

17. Hinduja Bank (Switzerland) Ltd

18. Grove Street Advisor

19. Moonrise Capital LP

20. Gresham Partners

……

同時,全球母基金協會也將在本次峰會上舉辦成立儀式。在當日舉辦的晚宴上,全球最佳投資機構榜單將會一同發布。

展開
收起

那些試水美元基金的GP們 后來都怎么樣了?

來源:格隆匯

人民幣GP紛紛試水美元基金。從LP構成到投資策略,本土機構的美元基金之路仍將面臨不少挑戰。

2018年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兩者投資額逼近,打破了自創業板推出以來,人民幣基金一直遙遙領先美元基金的勢頭,2019年人民幣基金比美元基金更難過的狀況恐將持續。從退出上,美元基金接棒人民幣基金,在2018年迎來了豐收。

從去年開始,包括麥星投資、東方匯富、高特佳、同創偉業等機構都開始著手籌備設立美元基金。

穩定的LP出資,項目高回報,可能是人民幣GP搭建美元基金的重要原因。

同創偉業鄭偉鶴表示,“美元基金做人民幣比較容易,但人民幣GP做美元基金還是有不少難度?!彼赋?,無論是LP的結構,投資策略和退出方面,人民幣和美元基金都有著十分不同的打法。但美元基金的優勢仍比較明顯,真正高回報的項目還是在海外市場。

不少人將2018年稱之為募資寒冬,洪泰基金創始人盛希泰不這么看,在最近一次活動中,他直言“市場不差錢”。去年市場雖然在高喊募資難,但另一面,大額募資頻現。這也說明,“28分化”正在加劇。頭部機構的募資規模越大,小機構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在年初的一項數據中顯示,去年排名前十的募資中,幾乎都有政府資金的存在。如果將各地政府的錢劃去,還有多少?

從投資成績上看,2017年IPO加速后,人民幣基金大獲全勝,深創投、達晨在內的本土創投機構收獲多個IPO項目。不過,去年這種情況急轉直下,成績單上,以IDG、紅杉資本為首的美元基金開始獨占鰲頭。

2018年,與遭遇募資寒潮的人民幣基金相比,外幣基金表現強勢,尤其是美元基金風景獨好。在退出上,A股IPO有減緩的趨勢,但赴海外上市的數量迎來小高潮。

一方面,海外資本市場在過去一年相對活躍,另一方面,國內募集資金相對于海外更難。不少人民幣基金管理機構開始積極試水美元基金。

作為本土PE,東方匯富去年成了一支美元基金,新西蘭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臺灣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

去年2月,創新工場宣布完成首支美元基金的募集,募資金額為1.8億美元。主要投資方包含新東方集團、美國硅谷銀行(SVB)、紅杉資本、美國退休基金、摩托羅拉、新加坡電信、硅谷投資教父羅恩·康威等數十家國內外頂級金融機構、著名公司及近10位著名投資人;

同年9月,擁有14年人民幣基金投資歷史的麥星投資完成了2億美元的首支美元基金募集;

今年4月,KKR前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劉海峰于2016年底離職后創立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德弘資本宣布,其專注于大中華區的首期美元基金“德弘資本一期”募集完成,募資金額超過20億美元。

美元基金LP穩定的出資能力,一直都是人民幣基金管理機構向往的。

相比于人民幣基金,美元基金存續期一般為10年,相對更有耐心,愿意做長遠、大型的投資。如果項目屬于團購、電商等需要大規模的前期投入、長期的資金支持、回報周期長的類型,美元融資也是首選。

鄭偉鶴表示,“人民幣基金的LP還不夠成熟和穩定。美元基金LP可能對一家機構進行投資后,之后會連續出資。但人民幣基金不同,我們募了7期,7期投資人都不一樣。變來變去,從天津到杭州,從杭州到深圳?!彼硎?,人民幣基金的出資人非常不穩定,因稅收問題,富有個人也很難進入到市場中?!叭绻娴陌衙涝鹱龊?,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能跟國際投資人形成穩定的合作關系?!?/p>

本土基金在探索美元基金時,首次募資也并不輕松。同創偉業的方式是與產業資本接觸,而東方匯富則是與合作伙伴共同設立。據了解,東方匯富新設立的美元基金由新西蘭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臺灣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東方匯富負責募集3000萬美元以上。

東方匯富總裁闞治東表示:“無論中國企業到海外募集資金,或者海外基金到中國開展業務,其中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合作。這幾年由于PE日子不好過,大家也紛紛走到海外,尋找海外合作?!?/p>

深圳一直都是創業投資的生態示范地,近年來,深圳提出打造大灣區。雖然一線投資機構不少都駐扎在此地,但這里幾乎都是清一色的人民幣基金。今年以來,同創偉業開始著手備戰美元基金。

鄭偉鶴表示,目前同創偉業美元基金的募資得到了一些機構投資者的認可。不過,他指出,同創偉業突破不是找所謂的美元基金純粹的機構投資人,而是產業資本?!叭嗣駧呕鹨呙涝疬@件事,一定要有國際化團隊幫你做,而且他們占了比較大的權益?!?/p>

事實上,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做美元基金需要面臨的問題不少。達晨合伙人胡中林在接受《融資中國》采訪時表示,美元基金的手法和人民幣基金打法、風格迥異?!跋啾榷?,美元基金更喜歡集中資源吃賽道。人民幣基金更偏向于安全,行業的判斷以及渠道更下沉?!?/p>

在做美元基金時,鄭偉鶴也遇到不少問題?!拔覀兯闶潜容^執著地走這條路了,酸甜苦辣非常多。在投資策略上還是有比較大的差異?!彼硎?,美元基金比較喜歡做早期和晚期的一些項目,而且以TMT、生物醫藥為主,多次多輪的反復投資,注重信息披露。人民幣基金更強調的是上市的成功率。

LP構成、投資決策和退出等方面的挑戰之外,核心團隊語言問題,都是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發展美元基金將遇到的問題。

早在幾年前,達晨就曾就組建了一支美元基金,這支7500萬美元的基金也是達晨基金中的唯一一支美元基金。此前,達晨合伙人肖冰曾表示,“美元基金其實比我們難多了。坦率說,人民幣基金有很好的機會,你投一個平庸的公司,上市就是10倍,你投一個相對優秀的公司,上市就是20倍,你投一個很好的公司,在中國上市就是50、100倍的回報。但美元基金投一個平庸的公司,沒有回報。這反而逼著他們專注、專業,一個組合里面一定要有幾家公司跑出來,否則他沒法交代。我覺得,這才是我們未來的方向。畢竟我們這個行業是在金字塔頂尖,是最聰明的人賺錢的行業,不是人人都能賺到錢的行業?!?/p>

人民幣和美元基金從邏輯上就存在不小的差異,靳海濤指出,人民幣基金的特點是追求成功率,但美元基金則是追求彈性和回報率。

鄭偉鶴認為,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目前處在相同的起跑線上,但相對而言美元基金的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罢嬲呋貓蟮捻椖窟€是在海外市場?!?/p>

“去年創新投老大跟我說,他們投資的騰訊音樂回報很好,這個項目占了三四十億。要知道,在深圳的人民幣基金中,項目回報超過10億以上的是非常少的?!彼f,“優酷上市給我的印象很深刻,那年我們大概有8個項目IPO,但還不如這一家掙得多。包括去年上市的小米,給晨興資本帶去百倍回報?!?/p>

穩定的LP出資和相對大的回報,讓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開始試圖發展美元基金。不過,目前看,從團隊配置,邏輯打法,都需要本土機構從頭再來。目前,市場上也有不少雙幣基金,如紅杉、晨興資本、源碼資本、愉悅資本等。在政策和市場不斷變化中,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能否融會貫通,加持雙幣,還需要時間驗證。

展開
收起

曾給瑞幸撐腰的VC大鉦資本也被“拖下水”!據稱旗下美元基金二期融資受阻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4月17日,有外媒報道稱,風投機構大鉦資本的融資計劃受阻。而該機構此前曾是瑞幸背后包括瑞幸咖啡、神州優車董事長陸正耀、愉悅資本劉二海在內的“鐵三角”之一,瑞幸咖啡此前曝出的造假丑聞無疑對大鉦資本的融資產生了不利影響。

據知情人士透露,融資受阻的基金為大鉦資本旗下美元基金Centurium Capital的第二期融資。在此之前,包括華盛頓州投資委員會(Washington State Investment Board)、安大略省教師養老基金(Ontario Teachers'Pension Plan)、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GIC Pte.Ltd.和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在內的大型LP此前都曾初步承諾,將投資Centurium Capital Partners fund II。該報道還顯示,有消息人士稱在“瑞幸事件”爆發之前,該公司正處于融資的關鍵階段,該基金原本有望完成20億美元的首筆融資。

而Centurium Capital第一期的機構投資者目前也在等待對瑞幸的造假結果公布,以此來決定他們是否將追加對第二期基金的投資。

清科私募通數據顯示,大鉦資本成立于2017年2月,注冊資本1028.98萬元,由知名PE投資人、前華平投資亞太區總裁黎輝創立,專注于中國消費、服務及醫療行業領域內的投資機會,投資方向上主要聚焦消費、服務和醫療。該機構一共管理了13只基金,投資項目共13個,其中名氣最大的無疑是瑞幸??恐顿Y瑞幸,大鉦資本在業內可謂“一戰成名”,在其官網上我們還能看到相關介紹。

圖片來源:大鉦資本官網截圖

在瑞幸造假風波爆發之前,大鉦資本的募資之路走得還是相當順暢的。去年7月,其宣布完成首只美元基金(Centurium Capital Partners 2018L.P.)的募集,募資總額超過20億美元,超出原定募資目標規模。大鉦資本于2018年3月正式啟動了該美元基金的募集,于2018年6月經過短短3個月即完成首輪關賬并完成基金募資目標。首輪關賬募集總額近10億美元,可見LP的支持力度。

2018年6月,瑞幸咖啡完成了2億美元的A輪融資,投資機構分別為大鉦資本、愉悅資本、君聯資本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2018年11月,瑞幸咖啡又完成了B輪融資。投資機構為大鉦資本、愉悅資本、GIC和中金公司。有數據顯示,在瑞幸咖啡的前兩輪融資中,它總共向其投資了約1.8億美元。而在這幾輪融資的過程中,陸正耀和劉二海、黎輝已經形成了緊密的“鐵三角”關系。

不過由于迅速采取行動,大鉦資本受到瑞幸造假丑聞的影響沒有想象中那么大。今年1月8日當天,大鉦資本就減持了瑞幸咖啡3840萬股,持股比例從14.06%下降至12.15%、套現2.3億美元,減持后已收回當初對瑞幸資本的投資??梢哉f,相比起愉悅資本劉二海的“堅守”,大鉦資本黎輝已完成了套現。隨后大鉦繼續“逃跑”,持股比例目前已下降到8.59%。

今年3月6日,路透社曾報道大鉦資本旗下二期基金已經接近完成首輪約20億美元的關賬,彼時大鉦資本并未對此置評。

不過也有大型創投機構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表示,今年以來由于疫情的全球蔓延,大部分PE、VC的募資計劃都受到了影響,尤其美元基金更是如此。大鉦資本的新基金融資是否受阻、原因到底是什么,目前尚不得而知。

每經記者就相關問題聯系了大鉦資本,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每日經濟新聞

展開
收起

數字美元基金會:美國需要真正的“數字美元”

作者:清澈的空氣

沉寂一時的“數字美元”(Digital Dollar Project)基金會3月27日更新官網內容,就最近美國民主黨提出的經濟刺激方案草案中曾出現的“數字美元”(digital dollars)計劃與該基金會這一項目的區別作出說明。

“這種方法(指民主黨草案中的數字美元計劃)與(我們的)‘數字美元項目’(Digital Dollar Project)目前正在進行的工作截然不同……‘數字美元項目’正在研究設計方案,準備為美國引入一種代幣形式的央行數字貨幣?!@將是美聯儲另外發行(issued by the U.S. Federal Reserve)的一種新形式的央行貨幣?!?/p>

比較基金會的說明和民主黨的草案,兩個都叫數字美元的項目確實有所不同,但也有一定聯系:

一、民主黨的數字美元計劃是一種臨時應急措施。

民主黨提出的這一草案主要目的是為了解決如何在政府部門和受救助個人之間開辟一個快速通道,把經濟援助盡快落實到位。

從草案有關內容看,因為形勢急切,提出的數字美元概念和支付框架構想都很粗糙,是貨幣數字化,還是現金電子化,央行與商業銀行的職能角色如何區分,運行費用如何解決,都沒有明確。還有一些帶行政色彩的要求,如要求會員銀行不得因為盈利能力而停止或限制數字美元投放服務。此外,在短時間內完成一個全新的基礎設施的建立與測試,參與計劃的各家銀行都必須專門成立獨立的機構,做到數字美元管理的資產和債務與原機構分離,這無疑是天方夜譚。

二、數字美元基金會推動的“數字美元”項目可能更符合未來數字貨幣的方向。

美國前CFTC主席吉安卡洛于2019年下半年提出有關“數字美元”項目的一些設想:“一個由政府批準的區塊鏈協議,由一個獨立的非政府組織創建和維護,但由銀行和其他可信支付組織管理。進入系統的現金,將在區塊鏈上兌換成數字美元,而現金則存放在美聯儲維護的特別托管賬戶中?!边@些提法讓人感覺到數字美元項目不過是又一個穩定幣而已,只是不像Libra那樣以多種法定貨幣作為資產支持,而是只選擇美元一種。

到今年初,上述設想擴展為:數字美元是以美元為支持,由聯儲發行,與現金并行并能完全互換,具有可編程性和可控匿名性,采用雙層機制投放,可用于零售、批發和國際支付。并強調數字美元不預設技術路線,根據需要有可能采用區塊鏈、DLT以及其他新技術。這些都與國際上討論的央行數字貨幣特征相吻合?;饡J為:民主黨的數字美元計劃本質上是電子現金,他們的數字美元項目才是真正的央行數字貨幣,代表了“現鈔、央行儲備之外的第三種央行貨幣形態”。

三、民主黨數字美元計劃的失敗為公私合作提供了契機。

筆者在其他一些文章中談到過,美國官方對于支付工具創新和CBDC研發一直持保守謹慎的態度,如果不是Libra的觸動,聯儲委官員們很少談及CBDC,這主要是美國人對自己霸主貨幣地位的迷之自信所致。這次新冠疫情期間,政府還準備沿用十幾年前通過國稅部門寄支票的方式發放福利,既花錢(支票印刷、處理、郵寄)又花時間,而且實物傳遞還難說會不會沾染病毒,這種現狀與人們想像中的科技大國形象出入太大。民主黨急忙提出的數字美元計劃,雖然很不成熟,難以實現,但數字美元基金會正是從這種失敗中看到了推進自身項目的契機。

展開
收起

美元債基金了解一下

不少投資者瞄上美元債“黃金坑”機遇,借道債券QDII參與,究竟有哪些基金可以投資呢?

數據顯示,截至3月28日,國內共存續QDII債券型基金27只,從投資區域來看分兩大類,第一類是全球布局,如國泰境外高收益、鵬華全球高收益債、易方達中短期美元債、銀華美元債精選等;第二類是重點布局亞洲、亞太等新興市場,如廣發亞太中高收益、泰達宏利亞洲、南方亞洲美元債、富國亞洲收益、博時亞洲票息等。從投資類型看,有些是專門布局海外高收益債,有些是中短債品種,有些是重點布局信用債等,各有不同。

從這些基金業績來看,截至3月26日,最近5年表現最好的鵬華全球高收益人民幣、博時亞洲票息人民幣、廣發亞太中高收益人民幣,期間收益達到38.55%、37.46%、34.92%;而最近3年表現較好的則是工銀瑞信全球美元債、中銀美元債、國富美元債等。

談及借道QDII基金參與美元債的布局,盈米基金FOF研究院研究總監楊媛春表示,由于近一個月海外市場異常波動,金融市場流動性出現巨大危機,導致中資美元債的收益率大幅攀升,僅從目前中資美元債收益率的角度來看,美元債基金確實存在一定的配置價值。美元債的核心影響因素更多在海外,無論資訊獲取還是分析角度都有別于傳統債券基金的分析,對于普通投資者來說,此類產品的分析難度更大。因此,她認為選擇此類產品,應該考慮基金經理在該領域的投資經驗、基金品種規模等角度。

格上財富研究員張婷表示,之前由于美股的流動性緊張問題,美元大幅回流,很多美元債也遭到拋售,下跌幅度較大,而近期隨著美聯儲大幅釋放流動性,流動性風險大幅緩解,美元債重新回到布局區間?!皩γ涝獋?,盡量選擇規模稍微大一些的,防止發生基金清盤;另外,在當前疫情擴散階段,要防范信用風險,盡量選擇重倉信用等級較高債券的基金?!睆堟谜f。

(文章來源:中國基金報)

展開
收起

熊曉鴿: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優勢互補

中證網訊(記者劉宗根)IDG資本創始董事長熊曉鴿12月5日在第十九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上表示,IDG資本十年前開始管理人民幣基金,為當時最早管理社?;鸬耐顿Y機構之一,同時也管理美元基金,兩者互補性很強。比如,新興行業或者上市后一兩年不盈利的公司用美元基金投資更合適,因為投資人對這種風險有預期,承受能力更強;而比較傳統、商業模式清晰、A股上市公司用人民幣基金投資更有優勢。

熊曉鴿表示,去年是IDG資本歷史上IPO最多的一年,大概是19個IPO,但是包括IDG資本在內整個業界對未來發展不確定性產生了許多焦慮。而今年卻可以用淡定兩個字來形容。因為當變數成為一種常態就不焦慮了。出現什么問題就解決什么問題。IDG資本至今在中國已經做投資做了26年的時間,完整經歷了4個經濟周期,每個周期都穿越過去了,所以有一個好的心態比較重要。

“1999年,我們率先啟用合伙人制,從原本IDG國際數據集團下設的投資部門變成了獨立運作的基金管理團隊,當時也是國內第一家設立合伙人制基金管理模式的機構,這完全是在中國的土壤上、市場環境中邊學習邊做起來了?!彼硎?。

熊曉鴿表示,IDG資本一直有個共同的愿望就是把公司打造成百年老店,這個過程中最重要是要形成一個制度?!肮居幸环鶇枪谥蓄}的詞‘知識分子的天職是推翻成見’。做一個好的風險投資管理者,首先要像一個好的知識分子那樣,去共同學習推翻成見?!?/p>

熊曉鴿表示,在中國,過去成功的公司基本是在消費互聯網領域。今天來講,AI、精準醫療、5G、自動駕駛、智能制造等方面都有投資機會,怎么能夠把握住機會,這有一定的周期性,大概十年左右可能會出現一個所謂的主導技術。另外,最早一批中國成功的消費互聯網公司,創業者不少都是60后,投資者是50后,現在60后、70后,甚至80后開始充當主力。

熊曉鴿表示,除了IDG資本這類投資機構,騰訊、阿里巴巴這類的科技公司本身也都在投資。中國投資界的參與者比美國更加多元更加熱鬧,科技公司繼承了傳統風險投資,成為VC/PE機構的競爭對手和合作伙伴,同時也是接盤者,這是中國和美國很大的不同。

來源: 中證網

展開
收起

章蘇陽: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需求有很大不同

來源:新浪財經

新浪財經訊 第九屆中國創新資本論壇于11月20日在北京舉行,主題是:新格局、新秩序、新動能——機構分化與存量博弈?;鹕绞Y本管理合伙人章蘇陽出席并發表演講。

火山石資本管理合伙人章蘇陽

以下為部分演講實錄:

章蘇陽: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的需求確實有很大的不同。我們就看這次國內的科創板IPO情況,上科創板的項目即使是國內非常著名的美元基金投的也并不多,但人民幣基金卻很多。人民幣基金跟美元基金我感覺到最大的差別在于對一個基金完整周期回報或具體對一個項目最后回報的目標、心態是不一樣的。

另外人民幣基金的管理團隊和美元基金的管理團隊特點不同,不管是在風格還是在skill set上并不是完全一致的,這就決定了他們實際上做項目的方法也可能并不是完全一樣的。沒有誰比誰好,而是誰能夠在中國更適應。2010年左右的時候,也有很多美元GP開始管人民幣基金,到了2014、2015年中間不少美元基金的人單獨出來做人民幣基金。國內創業及資本市場高速發展期,估值也是水漲船高,越來越貴。

整體看2017年前成立的基金,基本遵循每八到十年技術平臺進步有一波新機會的大趨勢,如80-90年末計算機信息技術的機會,00-08年時PC互聯網,08年后是移動互聯網,趕上這輛車就是把別人甩在身后,或沒趕上這輛車就可能被拋棄。從2017年開始,我們看到了AI、大數據和TMT結合的新機會,這波機會更多是技術本身或技術在各種應用場景的機會,互聯網流量模式創新成為了歷史。

在這波技術中,追求數據價值的機會有2C,也有2B的,開始會是2B機會更多,但中國過去十年培養的VC投資人,大部分是擅長投2C的,現在這個情況變化了,哪怕是去境外IPO,也是賺錢的更受歡迎。

管過美元基金的人再去管理人民幣基金是較順暢的路徑,風控更嚴格、對項目質量的要求更穩妥,市場上成立時間較長的美元基金的整個內部投資流程都是比較嚴格、已成體系的。

基金管理有二種方式,一種是獨裁,獨裁的方式意味著很多風險押在一個人身上;一種是合伙人較均衡、民主,這種方式存在團隊分裂的風險;美元基金采用這二種方式哪種的都有做出來的,即使是獨裁,程度也不深;人民幣基金以獨裁管理方式的稍多一些,當然意味著個人承擔的風險更大。

八年前整體美元基金有可能相比人民幣基金更賺錢,現在就不一定了,人民幣基金即使只有國內一個出口也會很好。

最近的VC市場沒什么大的熱點項目,就是一個快速成長的平臺公司拼多多也是15年成立的公司。今年的融資環境下只要能融到資的就是好公司,哪怕估值比上一輪漲20%也是不錯了。當然對GP而言今年能融到LP的錢,也是表現非常好的GP了。我感覺市場到明年下半年會反彈,現在還有個大半年是比較便宜價格的機會,到明年底會反彈起來。

與7-8年前的憑流量機會跑出來的項目不一樣,如今的2B或技術的公司,他的技術是發展到一個水平,然后再上一個臺階,而不會是爆發性的增長機會,所以估值就是一倍一倍的漲,不會是二三個月漲幾倍。

展開
收起

那些試水美元基金的GP們,后來都怎么樣了

2018年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兩者投資額逼近,打破了自創業板推出以來,人民幣基金一直遙遙領先美元基金的勢頭,2019年人民幣基金比美元基金更難過的狀況恐將持續。從退出上,美元基金接棒人民幣基金,在2018年迎來了豐收。

從去年開始,包括麥星投資、東方匯富、高特佳、同創偉業等機構都開始著手籌備設立美元基金。

穩定的LP出資,項目高回報,可能是人民幣GP搭建美元基金的重要原因。

同創偉業鄭偉鶴表示,“美元基金做人民幣比較容易,但人民幣GP做美元基金還是有不少難度?!彼赋?,無論是LP的結構,投資策略和退出方面,人民幣和美元基金都有著十分不同的打法。但美元基金的優勢仍比較明顯,真正高回報的項目還是在海外市場?!?/p>

本土投資機構試水美元基金

不少人將2018年稱之為募資寒冬,洪泰基金創始人盛希泰不這么看,在最近一次活動中,他直言“市場不差錢”。去年市場雖然在高喊募資難,但另一面,大額募資頻現。這也說明,“28分化”正在加劇。頭部機構的募資規模越大,小機構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在年初的一項數據中顯示,去年排名前十的募資中,幾乎都有政府資金的存在。如果將各地政府的錢劃去,還有多少?

從投資成績上看,2017年IPO加速后,人民幣基金大獲全勝,深創投、達晨在內的本土創投機構收獲多個IPO項目。不過,去年這種情況急轉直下,成績單上,以IDG、紅杉資本為首的美元基金開始獨占鰲頭。

2018年,與遭遇募資寒潮的人民幣基金相比,外幣基金表現強勢,尤其是美元基金風景獨好。在退出上,A股IPO有減緩的趨勢,但赴海外上市的數量迎來小高潮。

一方面,海外資本市場在過去一年相對活躍,另一方面,國內募集資金相對于海外更難。不少人民幣基金管理機構開始積極試水美元基金。

作為本土PE,東方匯富去年成了一支美元基金,新西蘭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臺灣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

去年2月,創新工場宣布完成首支美元基金的募集,募資金額為1.8億美元。主要投資方包含新東方集團、美國硅谷銀行(SVB)、紅杉資本、美國退休基金、摩托羅拉、新加坡電信、硅谷投資教父羅恩·康威等數十家國內外頂級金融機構、著名公司及近10位著名投資人;

同年9月,擁有14年人民幣基金投資歷史的麥星投資完成了2億美元的首支美元基金募集;

今年4月,KKR前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劉海峰于2016年底離職后創立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德弘資本宣布,其專注于大中華區的首期美元基金“德弘資本一期”募集完成,募資金額超過20億美元。

美元基金LP穩定的出資能力,一直都是人民幣基金管理機構向往的。

相比于人民幣基金,美元基金存續期一般為10年,相對更有耐心,愿意做長遠、大型的投資。如果項目屬于團購、電商等需要大規模的前期投入、長期的資金支持、回報周期長的類型,美元融資也是首選。

鄭偉鶴表示,“人民幣基金的LP還不夠成熟和穩定。美元基金LP可能對一家機構進行投資后,之后會連續出資。但人民幣基金不同,我們募了7期,7期投資人都不一樣。變來變去,從天津到杭州,從杭州到深圳?!彼硎?,人民幣基金的出資人非常不穩定,因稅收問題,富有個人也很難進入到市場中?!叭绻娴陌衙涝鹱龊?,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能跟國際投資人形成穩定的合作關系?!?/p>

本土基金在探索美元基金時,首次募資也并不輕松。同創偉業的方式是與產業資本接觸,而東方匯富則是與合作伙伴共同設立。據了解,東方匯富新設立的美元基金由新西蘭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臺灣政府出資2000萬美元,東方匯富負責募集3000萬美元以上。

東方匯富總裁闞治東表示:“無論中國企業到海外募集資金,或者海外基金到中國開展業務,其中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合作。這幾年由于PE日子不好過,大家也紛紛走到海外,尋找海外合作?!?

美元基金的誘惑與挑戰

深圳一直都是創業投資的生態示范地,近年來,深圳提出打造大灣區。雖然一線投資機構不少都駐扎在此地,但這里幾乎都是清一色的人民幣基金。今年以來,同創偉業開始著手備戰美元基金。

鄭偉鶴表示,目前同創偉業美元基金的募資得到了一些機構投資者的認可。不過,他指出,同創偉業突破不是找所謂的美元基金純粹的機構投資人,而是產業資本?!叭嗣駧呕鹨呙涝疬@件事,一定要有國際化團隊幫你做,而且他們占了比較大的權益?!?/p>

事實上,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做美元基金需要面臨的問題不少。達晨合伙人胡中林在接受《融資中國》采訪時表示,美元基金的手法和人民幣基金打法、風格迥異?!跋啾榷?,美元基金更喜歡集中資源吃賽道。人民幣基金更偏向于安全,行業的判斷以及渠道更下沉?!?/p>

在做美元基金時,鄭偉鶴也遇到不少問題?!拔覀兯闶潜容^執著地走這條路了,酸甜苦辣非常多。在投資策略上還是有比較大的差異?!彼硎?,美元基金比較喜歡做早期和晚期的一些項目,而且以TMT、生物醫藥為主,多次多輪的反復投資,注重信息披露。人民幣基金更強調的是上市的成功率。

LP構成、投資決策和退出等方面的挑戰之外,核心團隊語言問題,都是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發展美元基金將遇到的問題。

早在幾年前,達晨就曾就組建了一支美元基金,這支7500萬美元的基金也是達晨基金中的唯一一支美元基金。此前,達晨合伙人肖冰曾表示,“美元基金其實比我們難多了。坦率說,人民幣基金有很好的機會,你投一個平庸的公司,上市就是10倍,你投一個相對優秀的公司,上市就是20倍,你投一個很好的公司,在中國上市就是50、100倍的回報。但美元基金投一個平庸的公司,沒有回報。這反而逼著他們專注、專業,一個組合里面一定要有幾家公司跑出來,否則他沒法交代。我覺得,這才是我們未來的方向。畢竟我們這個行業是在金字塔頂尖,是最聰明的人賺錢的行業,不是人人都能賺到錢的行業?!?/p>

人民幣和美元基金從邏輯上就存在不小的差異,靳海濤指出,人民幣基金的特點是追求成功率,但美元基金則是追求彈性和回報率。

鄭偉鶴認為,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目前處在相同的起跑線上,但相對而言美元基金的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罢嬲呋貓蟮捻椖窟€是在海外市場?!?/p>

“去年創新投老大跟我說,他們投資的騰訊音樂回報很好,這個項目占了三四十億。要知道,在深圳的人民幣基金中,項目回報超過10億以上的是非常少的?!彼f,“優酷上市給我的印象很深刻,那年我們大概有8個項目IPO,但還不如這一家掙得多。包括去年上市的小米,給晨興資本帶去百倍回報?!?/p>

穩定的LP出資和相對大的回報,讓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開始試圖發展美元基金。不過,目前看,從團隊配置,邏輯打法,都需要本土機構從頭再來。目前,市場上也有不少雙幣基金,如紅杉、晨興資本、源碼資本、愉悅資本等。在政策和市場不斷變化中,人民幣基金管理團隊能否融會貫通,加持雙幣,還需要時間驗證。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