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石油期貨

棄用美元成浪潮!人民幣攻占原油期貨市場,美國霸主地位將不保?

如果提到世界貨幣大家首先反應的就是美元。沒錯,石油美元的盛行確保了美元在國際結算的中的霸主地位,更是確保美元世界貨幣的地位。但是現在美元的地位岌岌可危,各國不僅紛紛拋售美國國債,更是棄用美元。

石油美元的日漸沒落

1. 人民幣原油期貨合約的推出

2018年3月人民幣原油期貨合約正式推出,且經過此后的交易運行,我國人民幣原油期貨的交易量正在迅速擴張,并從世界兩大原油期貨市場搶奪14.4%的市場份額。我國人民幣期貨合約導致WTI和布蘭特市場的交易量直接下滑,而后將進一步削弱這兩個原油合約市場。這種以人民幣計價的期貨合約直接給石油美元以沉重一擊。

2. 各國紛紛拋售美債

對于美國來說,其經濟增長的70%都是由債務消費拉動的,但是由于美國無節制的印鈔行為直接帶來了美元貨幣信用的崩塌?,F如今全世界各個國家紛紛踏入到拋棄美債的浪潮之中。俄羅斯一國就拋售了80%的美國國債,從美國十大債主中退出。中國、日本等美債巨頭也開始紛紛進行減持,連一些新興國家市場受石油美元的影響,例如土耳其,也開始大批拋售美國國債,加持黃金儲蓄。

3. 石油大國紛紛棄用美元

隨著貨幣周期的運行以及美元信用的崩塌,各石油大國已經不再依賴美元。先不說美國此前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就現今美國對委內瑞拉、土耳其實行經濟制裁后,兩國貨幣大幅貶值。委內瑞拉的通脹率一度飆升一萬倍以上,今年還將更高。在伊朗扛起去美元化大旗之后,委內瑞拉也叫停美元。2017年時,委內瑞拉就用人民幣作為石油計價貨幣。且不僅僅是在石油方面,現委內瑞拉已全面棄用美元,未來將使用歐元或人民幣。

伊朗現今的石油支付方式就有三種貨幣,本幣、人民幣以及歐元進行石油結算。此后沙特、阿聯酋等國家或將踏入停用美元的大軍。俄羅斯、安哥拉、尼日利亞、伊拉克、卡塔爾也開始在包括石油交易在內的各種交易中停用或少用美元而改用其他貨幣。而歐盟更是想停用美元支付體系(SWIFT),并在和伊朗的石油交易中使用歐元。

黃金美元到石油美元

在石油還未成為戰略性資源之前,美元是與黃金直接掛鉤的,當時黃金的地位就相當于現在的石油。美國政府所規定的黃金價格就是國際貨幣制度基礎,這使得美元就等同于黃金。隨后在金本位制廢除后,石油美元體系重新幫助美元坐穩世界貨幣王座。

石油美元意味著什么?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商品能和石油媲美,而石油美元已經盛行經半個世紀。用美元作為石油的衡量標準是全世界各個國家的貿易都依照著的原則,這是美元的核心,也成就了美元的霸主地位。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無疑為能源、貨幣信用和債務擴張邊界。而美國經濟正是通過“美元-石油-美國國債”這種完美的閉環實現的。

石油美元體系盛行近50年,這種閉環不僅僅成就了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更將萬億美元的赤字風險成功轉嫁。石油國家會通過將其出口石油賺到的美元購進更多美元資產,這使得美元升值,又使得美元再次回籠美國。所以說石油美元是美國國債的根基,而美元的核心是其國債。

美元結算系統或將終結

買石油就得美元,這一原則日漸從世界交易中退化。曾經進行石油交易,對于非美元國家來說只得開通SWIFT美元結算系統,通過支付兌換費用來獲取美元進行結算?,F在市場上多了以人民幣為計價基準的原油期貨,使得亞歐地區的石油計價基準重新得到改變,石油美元的局面進一步被打破。且中國還成為了第一個在未進行美國三大評級機構就發行以美元計價的主權債券的亞洲國家。

現如今人民幣在國際貿易中的地位越來越強。目前,先后有30多個國家同我國央行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而更是有60多個銀行將人民幣作為其外匯儲備,其中不乏德法等發達國家的央行。

對此,SWIFT也支持用人民幣進行結算,但中國卻不依賴于SWIFT支付系統。中國有著自己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替代了美元結算系統SWIFT?,F如今直接使用CIPS的境內外參與者就有31家,間接參與者更是高達695家。而我國的CIPS實際業務范疇甚至已經覆蓋140多個國家。

隨著人民幣走向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承認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石油美元曾經的國際霸主地位,現在已經得到動搖,而今后美元一家獨大的局面將不會太久。大家對于石油美元時代的終結是怎么看的呢?

展開
收起

在西方稱霸數十年的這個領域:人民幣石油期貨令業界驚艷

以人民幣計價的石油期貨在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INE)掛牌交易已過去8個月。一項最新統計顯示,短短8個月間,以人民幣計價的上海石油期貨成交量就超過了迪拜商品交易所(DME)的同類指標。為成立于2007年的DME用了10年時間成為世界第三大石油交易所,并確立了中東原油基準價。

當然,上海也勝過了排在迪拜后面的東京和新加坡石油交易所這些亞洲主要石油貿易中心??梢哉f,INE已迅速躋身世界大型石油交易所之列,與紐約商品交易所(NYMEX)和倫敦洲際交易所——分別交易美國西得克薩斯中間基原油(WTI)和歐洲布倫特原油期貨——比肩。

▲上海(視覺中國)

值得注意的是,在INE進行原油交割的公司數量也同樣快速增加。中國的所有交易商和大型石油開采公司紛紛從紐約和倫敦交易所轉向上海。如今在上海交易所登記的中外玩家已有400多個。外國玩家一開始大多是試水,但隨后都計劃開展大規模交易。

在西方稱霸數十年的石油期貨領域,人民幣石油期貨初試啼聲便令業界驚艷。那它到底有何魅力?

石油地緣政治問題學者安雨康在接受參考消息網采訪時表示,原油期貨是定價、套期保值、生產企業和交易所經紀人預防風險的重要工具。從參與的市場主體來看,一方面,證券、基金、信托等資產管理部門對原油期貨的需求很大。另一方面,原油期貨國內外投資者均可交易,還對境外投資者有稅費優惠。此外,中國原油期貨采取“凈價交易”的方式進行,即計價為不含關稅、增值稅的凈價,方便與國際市場的不含稅價格對比,這同其他期貨品種也不同。最后,上海原油期貨與瀝青等石化類期貨品種存在較高相關性。

安雨康進一步表示,從能源供需的角度來說,2017年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和消費國。上海石油期貨最本質的特點是其反映了中國和亞太地區的供需關系。上海原油期貨規定可以是人民幣計價,亦可轉換成黃金,相當于人民幣與黃金掛鉤,本質是石油人民幣。石油期貨廣受歡迎,既是對中國能源需求這個基本面的確認,也是看好石油人民幣,更本質的是人民幣在世界貿易和經濟中已經扮演重要角色。中國建設原油期貨,在亞太地區建立穩定和相對公平的交易場所,有利于把握消費國與生產國的供求關系,在石化能源主宰發展中國家經濟的時代,可以避免某些生產國為所欲為,這也符合整個亞太油氣消費的利益。

北京市社科院外國所副研究員、中國海外安全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戚凱對參考消息網表示,INE對國際原油市場的穩定性意義重大,并且也為國際原油市場提供了多元化的選擇。不過僅從金融角度來說,INE目前仍然十分年輕,交易種類也有待豐富。與此同時,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依舊漫長,因此應冷靜看待目前的成長勢頭,繼續潛心發展。

來源:參考消息

展開
收起

人民幣結算中東石油首單,美國人盯人民幣原油夜盤后,事情再起變化

石油美元的誕生可以說是美元脫離金本位后尋找的替代載體,其背后正是以原油為代表的國際大宗商品均以美元計價(每天通過CLS系統結算的5萬億美元交易中,大約有一半以美元計價。),其目的是為進一步支撐美元在全球的地位,并允許美國可以通過無節制的印鈔來奢侈地購買石油,這樣一來,美國企業可以節省很多錢,所以,從這一點來說石油美元就是美元的根本核心。

但無奈的是,非美元區國家的企業想要交易原油,須要支付匯率費才能獲得美元,而美元正是通過對SWIFT的間接控制從而掌控了貨幣匯兌和結算支付業務,同時,對一些產油國來說,石油美元的副作用之一就是會出現美元短缺和被美元限制結算交易的風險,比如目前的伊朗就處在這種限制中,但現在情況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

這種變化主要體現在,目前,多國在商品交易和金融領域去美元化或繞開美元進行結算的機制已經出現;同時,現在美元在各國央行中的外匯儲備儲備和國際使用占比也是連續出現下降,已經從1999年的70%下降到2018年10月的62%,為五年來最低,這些都意味著市場對美元的需求在降低。

而中國作為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也正在擴大人民幣的定價能力、繞開石油美元在全球原油結算領域中的主導地位,比如,據盛寶銀行的最新預測,目前許多產油國(或原油交易方)已很樂意以人民幣的形式進行交易,因中國維持了人民幣的高價值和原油期貨成交量的穩步走升,而這些產油國的外匯儲備管理人員料也希望增加人民幣資產儲備。然而,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卻顯得要比以上挑戰更具有深遠的意義。

我們注意到,作為美元根基的石油美元份額也自2013年后出現首次下降,據路透社數周前稱,人民幣原油期貨的國際市場占有率已達6%,且日交易量表現強勁,人民幣原油期貨在推出還不到一年的時間(10個月),其表現已經好于以美元計價的布倫特原油,后者在1988年首次推出那年從占主導地位的WTI手中才占得3.1%的份額,換句話說,原油人民幣做成石油美元沒做到的事,業內廣泛評價,人民幣原油期貨是近十幾年全球最成功的新上市原油期貨品種。

上海期貨交易所數據顯示,自上市以來,原油期貨成交量和持倉量穩步增長,2018年全年,按單邊統計,原油期貨累計成交量2700萬手,成交金額12.74萬億元,日交易量基本穩定在20萬手以上,最高達到35.98萬手。

這就意味著,排名前二的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似乎也要緊跟人民幣原油對亞洲市場的影響力,而據證監會發言人在2018年6月的分析就是,“人民幣定價功能已初顯”,近日,BWC中文網記者通過電郵調查了一些美國原油期貨交易投資者的結果顯示,他們稱,人民幣原油期貨交易大半年后,這種趨勢更加明顯,市場的交易量和價格波動被帶動了起來,而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美國的交易員也終于要開始頻繁的盯原油人民幣的夜盤了,我們注意到,在以往的亞洲交易時段,美歐市場相對來說是比較冷淡的。

正基于此,據路透社報道稱,中國今年料將采取措施以人民幣支付進口原油,消息人士表示,相關部門已非正式要求一些金融機構做準備,根據目前討論的計劃,很有可能會先從俄羅斯及安哥拉的進口原油采購中開始實施,而我們也多次提醒原油交易者,用人民幣結算原油這樣的直接好處是可以節省成本,不用再額外支付兌換美元產生的匯率差異費。

這就意味著,石油人民幣為這些國家或原油交易者創造了一個可以繞開美元進行交易的環境,更可以為他們在交易時再提供一個新的石油貨幣的選擇。

當然,現在對于中國龐大的石油交易量來說,用人民幣結算石油的意義遠非于此,這更將意味著中國的原油期貨正在擴大人民幣定價能力,而據盛寶銀行的最新預測,目前許多產油國已經非常樂意以人民幣的形式進行交易結算。

緊接著,據《日經亞洲評論》分析稱,亞洲應將能源貿易向人民幣和日元過渡,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最大石油進口國,然而現在形勢變了,美國的頁巖氣讓它不再依賴能源進口,該日媒稱 由于中日正逐漸成為石油主要進口國,因此值得考慮儲蓄人民幣和日元用于石油交易。

事實上,早在去年8月,據彭博社稱,中韓印日等石油消費大國可能正在討論要創建一個石油買家俱樂部,增加原油進口渠道以制約可能不斷上漲的高油價。

這更將意味著將幫助人民幣原油期貨擴大基于亞歐的定價能力和人民幣國際化,比如,目前已有41家境外中介完成備案,廣泛分布在新加坡、英國等地,境外參與者持倉量已占全市場約13%。

事實上,我們也多次強調,中國正在擴大用人民幣大規模結算石油的范圍,早在去年5月,中國的一家煉油巨頭已經簽署了首筆以人民幣原油期貨計價的中東原油進口協議,并且計劃簽署更多此類合約,而這更意味著將有助于從主要的國際原油基準手中占有部分定價權來對沖油價上漲的風險。

當然,更長遠的意義還在于,美國知名金融網站Zerohedge為我們做了進一步的解釋,這并不意味著石油美元會消失,因為,對石油貨幣來說,這不是零和博弈,比如,據彭博社近日援引歐盟發布的在全球市場挑戰美元主導地位的提案顯示,歐盟也將為原油創建歐元定價的基準價格就是最好的新注腳。

不過,我們也要清醒的認識到雖然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已經已躋身全球三大原油期貨市場的行列,并在同一些國家進行原油貿易時甚至已經開始部分使用人民幣結算。但是,全世界原油主要基準期貨仍以美元計價結算。

同時,石油人民幣當前仍還處于開始階段,更需要先建立起區域性乃至全球性的石油期貨交易中心,另一面,對于國外原油投資者而言,持有人民幣進行投資的方便程度也還完全達到最佳狀態,這對新誕生的人民幣原油期貨仍任重道遠,砥礪前行。(完)

展開
收起

中國用人民幣購買中東原油首單后,美國人終于要開始頻繁盯夜盤了

按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最新的分析來看,目前,中俄等多國為繞開美元結算石油已經采取了一定的現實步驟,并找到突破口,尤其石油人民幣體系的成形,這將逐漸部分替代或削弱石油美元的市場份額,動搖石油美元體系在全球50多年的統治地位,以及美債在全球范圍內持續的市場需求。

最新消息表明,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掛牌一年以來,中國客戶也和一些國家進行原油交易時甚至已開始部分使用人民幣結算,且日成交量表現強勁,目前,人民幣定價功能已經初顯。這就意味著,排名前二的布倫特和WTI原油期貨似乎也要緊跟人民幣原油對市場的影響力,不僅于此,事情又有了新進展。

上海期貨交易所理事長姜巖在5月29日表示,要加快推進原油期權上市,研究推進原油期貨倉單交易,此外還要加快推進天然氣、液化石油氣及成品油等油氣期貨類研發工作,努力打造更具活力的多層次能源衍生品市場。

近日,BWC中文網也通過電郵和電話調查了一些與我們有聯系的美國原油期貨交易投資者的結果顯示,他們稱,人民幣原油期貨交易一年后,這種趨勢更加明顯,我們市場的價格波動和交易量就被帶動了起來,而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美國的交易員也要開始頻繁的盯人民幣原油期貨的夜盤了,我們注意到,在去年3月份原油期貨上市之前的亞洲交易時段,美國市場相對來說是比較冷淡的。

這就更意味著,將幫助中國買家從主要的國際原油基準手中占有部分定價權來對沖油價上漲的風險,而據路透社稍早前稱,中國相關部門已非正式要求一些金融機構做準備以人民幣為中國進口原油定價。

另據路透社援引印尼國家石油公司的最新消息稱,該公司將從2019年起購買不是以美元計價而是以包括人民幣等在內的計價的原油,預計日采購量將達570萬桶,而就在三個月前,中國與印尼正式續簽3年2000億元的本幣互換協議。不僅于此,近日,據俄衛星通訊社報道稱,俄羅斯宣布歐洲等西方買家從2019年開始,購買俄羅斯的能源不得使用美元,事實上,中俄在部分能源上早已開始使用本幣結算了。

而以上的這些最新消息都在表明,人民幣原油期貨或正在醞釀新一波交易浪潮,同時,現在對一些原油交易者來說,也想要有選擇新的儲備貨幣或石油貨幣的需求。

路透社在1月援引交易所數據稱,人民幣原油期貨推動2018年全球原油期貨交易量創下歷史新高,并削弱了布蘭特及WTI合約的市占率,比如,僅在去年10月,后二者的份額分別從60%和38%降至52%和32%,而據俄戰略研究所網站近日稱,僅用了短短9個月人民幣原油就迅速躋身世界大型石油交易所前三之列,最新成交量更是迪拜的49倍。

據該俄媒稱,目前,中國的所有交易商和大型石油開采公司已先后從紐約和倫敦交易所轉向上海,目前,登記中外客戶已有400多個,這其中就包括有40個國際中介機構,比如,像摩根證券、高盛國際這樣的西方巨頭及世界三大石油交易商中的兩家(嘉能可和荷蘭托克)已通過經紀商參與上海交易所交易,而嘉能可就在去年搶得了人民幣原油期貨首單,這更意味著,這些國際原油交易者隨后都會按計劃開展大規模交易。

而一個新的石油貨幣體系是否有國外投資者的積極參與,則體現了定價能力。而這在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看來,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對于所有出口石油的公司來說,世界上石油美元可能不再那么重要,而新誕生的石油人民幣或將在今后建立一種新的石油交易秩序——“后布雷頓森林體系”。

比如,俄羅斯、安哥拉等市場可能會優先使用人民幣交易,另據路透社稱,中國一家石油巨頭也已簽署了首筆以人民幣計價的中東原油進口協議,并且計劃簽署更多此類合約。這意味著,新誕生的石油人民幣還可以為產油國在進行石油交易時再提供一個石油貨幣的選擇,從而為那些有繞開石油美元需求的投資者提供方便,如果沙特也決定以人民幣而不是美元出售石油給中國市場,那么這種情況將會改變全球的原油市場。

對此,一些業內人士告訴我們稱,人民幣在國際原油市場定價領域的話語權在不斷提升,進口原油的溢價情況可能得到一定程度改善,更代表著由于石油人民幣國際化及其地位的鞏固,將有更多投資涌入中國經濟。

事實上,人民幣的想象空間正在與日俱增,對此,美國金融媒體MarketOrcale認為,美元注定要喪失特權,這種沖擊波可能于今年開始將以相同形式發揮其影響,現在越來越多的產油國家計劃棄用美元改用人民幣等貨幣結算就是最好的例證,同時,中國能源企業也通過可燃冰的開采技術,也正在引領又一輪的能源變革,而且是更加清潔的能源創新變革。(完)

展開
收起

好消息!新加坡后,又一能源大國歡迎使用人民幣進行石油期貨交易

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象征有兩個關鍵指標,軟實力和硬實力,軟實力主要是指一個國家的文化和經濟能力,硬實力是一個國家的軍事裝備,比如俄羅斯,雖然該國的軟實力非常差,但軍事實力非常強勁,裝備有7000多枚核彈,各種先進的彈道導彈應有盡有,尤其是匕首和先鋒兩款戰略高超音速導彈,能在半小時內就擊潰一艘核動力航母,正因為如果,美國雖然不斷施壓俄羅斯,但就是不敢跟俄羅斯正面叫板。

今天筆者和大家說說軟實力,也就是咱們的人民幣,隨著人民幣背后的國家綜合實力不斷增強,現在全球很多國家表示愿意采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專家就曾指出,人民幣已經成為全球唯一能挑下美元霸權的貨幣,未來人民幣將是實力最強的一款武裝,能給全球各國的能源安全和和平帶來希望。

隨著人民幣國際化不斷提升,這幾天又傳來了好消息,繼全球前三大的新加坡石油期貨交易所宣布采用人民幣開戶結算之后,又一個能源大國表示歡迎使用人民幣進行石油期貨交易。這個國家就是迪拜。

從全球第一各能源交易商在新加坡開通人民幣石油期貨結算到現在,時間僅僅過去了一年,在這一年時間內,總計有4萬個能源企業開通了人民幣石油期貨交易,從0到40000僅用了1年時間,當初新加坡開通人民幣石油結算時完全沒想會有今天的成就,讓人稱奇的是,現在人民幣占到全球能源結算的6%市場份額,這種成就是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達到的高度。

迪拜看到新加坡有這么好的成就之后,迅速在國內成立了一個人民幣結算小組,要求這個小組必須在短時間內完成人民幣的石油期貨交易設計,并且要求這個小組必須滿足多商品要求,迪拜的希望是不僅僅采用人民幣結算石油,還期望能用人民幣結算農產品和礦產品等。

大家都知道,迪拜有全球最發達的交通,同時也是一個能源大國,每年出口的石油總量達到幾百億美元,迪拜有能力和實力支撐人民幣結算系統,另外不得不提的是,迪拜的地理位置優勢非常明顯,是全球各大能源交易的必經路線,也是全球能源期貨交易員最理想的交易市場。

從迪拜的采取的行動來看,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最重要的風向標,目前伊朗、俄羅斯都已經表示歡迎各國采用人民幣結算現貨石油,這一次迪拜率先做出表態要建立人民幣石油期貨中心,未來數十年人民幣將成為繼美元之后又一強大的貨幣。

當然我們也必須面對一個事實,人民幣的國際環境非常復雜,在這場無硝煙的“戰爭”中,必須要先實現富國強軍,只有這樣全球各國才會更加有底氣更加淡定的使用人民幣做結算貨幣?,F在的石油美元正在不斷下降,各國之間去除美元只是時間問題。對于人民幣的國際地位不斷提升,大家有什么看法呢?

展開
收起

中國簽署人民幣購買中東原油首單,美元措手不及的事或正持續發生

據上交所10月15日公布的通知顯示,中國將進一步圍繞實體經濟需求增加期貨產品和工具供給,盡快推出原油期貨期權、原油指數期貨,而現在中國已經通過實現石油人民幣削弱了全球原油定價結算規則中石油美元的壟斷局面,并希望能實現基于亞歐的原油定價權能力。

上交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9月底,原油期貨累計開戶超過8.7萬個,40多個國際中介機構,按單邊統計,日交易均成交量超過14.9萬手,日均成交金額超過691.6億元,已躍升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貨市場,在交易時區上與紐約、倫敦三地基本組成全球24小時連續交易,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現在美國交易員終于要開始盯人民幣原油期貨的夜盤了。

緊接著,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話進一步稱,中國買家可能還會從下半年開始試點用人民幣大規模結算進口原油,這就更意味著美元將收不到過路費,讀者朋友們可能不太知道的是,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分別經過三年和五年時間,日均單邊成交量才達到5萬手,而中國原油期貨僅18個月,單邊日均成交已經達15萬手。

這在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看來,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對于所有出口石油的公司來說,世界上石油美元可能不再那么重要,比如,俄羅斯、安哥拉與伊朗等市場可能會優先使用人民幣交易,事實上,中國一家石油巨頭也早在去年第三季度簽署了首筆以人民幣計價的中東原油進口協議,并且計劃簽署更多此類合約。

這意味著,新誕生的石油人民幣還可以為產油國在進行石油交易時再提供一個石油貨幣的選擇,從而為那些有繞開石油美元需求的投資者提供方便,如果沙特也決定以人民幣而不是美元出售石油給中國市場,那么這種情況將會改變全球的原油市場。

不過,我們也要清醒的 認識到雖然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已經取得全球前三的成績,并在同一些國家進行原油貿易時甚至已經開始部分使用人民幣結算,但是,全世界原油主要基準期貨仍以美元計價結算,因為,對原油交易者來說,選擇哪個石油貨幣是由市場來決定的。

至此,意味著原油貨幣新星石油人民幣正在悄然升起,助力人民幣的國際化,但事情到此并沒有結束,人民幣在大宗商品市場中定權價方面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據路透社近日報道稱,目前,鐵礦石巨頭力拓公司已經開始使用人民幣計價鐵礦石期貨,至此,全球三家最大的鐵礦石供應商中,有兩家對人民幣敞開了大門。這意味著鐵礦石的議價權已經開始向中國傾斜。

而自去年5月4日起向外國投資人開放大連鐵礦石期貨交易以來,目標在于提高中國作為最大鐵礦石進口國的定價話語權,同時也希望交易商能夠使用人民幣來進行結算,這些國家的外匯儲備管理人員料也希望增加人民幣儲備,同時,減少了美元和歐元外匯儲備。

因此,隨著越來越多國內外鋼鐵企業參與,未來國內外市場上鐵礦石價格會加快趨于一致,與此同時,對國內企業來說,用人民幣結算購買鐵礦石不但方便,也更有利于防范匯率波動風險。

這就更意味著,中國繼人民幣原油期貨后,鐵礦石期貨(第二個對外開放的大宗商品期市)也正在加快國際化和走在取得人民幣定價權的路上,這個曾經被西方少數企業以美元為主的國際定價壟斷權時代正在走向終結。

與此同時,中國也正在加快推進成品油、天然氣、液化石油氣等能源期貨的研發和上市,完善產業鏈產品體系,這就意味著,中國正在積極推動境外機構資本參與中國期貨市場交易中來。與此同時,中國也正在穩健的 推進匯率改革和更大范圍的金融市場開放,使人民幣成為可自由使用的國際貨幣越來越接近。

中國南方的某處稀土礦/REUTERS

同時再考慮到,美國稀土進口80%來自中國市場,稀土供應也越來越依賴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外企業的背景下,以上正在持續發生的事除了使得美債和美元在全球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場中的作用和份額下降外,對美債經濟和美元定價權來說,也有可能是讓美元感到措手不及的,換言之,貨幣流動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經濟繁榮,同時,貨幣更是代表了一個國家的經濟信用,而美國高企的債務問題始終是壓在美元身上的陰影,只不過現在沒有發作而已。(完)

展開
收起

原油期貨爆倉,中國損失315億人民幣!而這國家才受影響最嚴重

這一次原油因為下跌從而導致不少因為做多原油的投資者損失慘重,甚至有不少的都出現了爆倉的現象,這其中就要說中行發布的原油寶,可謂是坑了不少的投資者,虧了本金不說,竟然還倒欠銀行不少錢。本次原油寶期貨價格跌到負數中國銀行有很大的責任,最終導致損失了高達315億人民幣。

所以很有投資者都郁悶無比,一覺醒來賬戶爆倉了,還負債了,真是預料不到,雖然中行的原油寶導致投資者虧損慘重,那也僅僅只是投資者而已,畢竟這就是期貨,期貨的風險很大,而且又到了交割日的附近。

先來給大家講一下原油寶是個什么東西。按照原油寶簡介,原油寶是虛擬盤,銀行是做市商。做市商是什么概念呢?所謂做市商并不是期貨公司會員,銀行跟期貨交易所是什么關系,可以說毫無關系。根本沒有交割,運輸這些破事。說白了,銀行拿著原油數據跟投資者賭博。就像賭博的人,可以在路邊賭過來的下一輛車是單號還是雙號。原油數據只是賭博的準則而已。就拿這幾天的事件來說把,做多者做錯了方向,銀行賺錢,做空者作對方向,銀行賠給你錢。只是因為數據太特別,做空的人很少,銀行見財起意,狠宰了客戶一刀。

那這次原油期貨事件,哪個國家受影響最嚴重的?

國內原油投資者和印度原油投資者,不曾想到連印度那邊也被當天晚上的油價大跌而出現虧損,這也是印度金融市場前所未有的一次舉動,要知道芝商所94%的交易量都來自印度市場,這次與其說國內投資者損失較嚴重,印度那邊的投資者也是嚴重虧損。按照當天收盤時MCX仍持有11000手合約計算,該交易所當日共虧損41.8億盧比,約合3.875億人民幣。

而國內是說損失幾百億,這是包括了穿倉的資金,如果投資者沒有賠付,這筆資金是需要銀行墊付的,現在是在協商中,可以說這件事情的發生讓國內震驚,也加快了期貨夜盤的推出,試想一晚上跌一波,然后次日馬上大漲,就這樣一波大跌強平收割了多少財富。

所以普通客戶,不懂期貨的千萬別去參與銀行的紙原油,紙黃金,紙白銀業務。懂期貨的客戶真想投資期貨,請到國內正規期貨公司,參與正規的上海,大連,鄭州和中金所的期貨品種,包括原油黃金白銀和股指期貨等品種。國內的期貨品種是可以交割的,但是必須是機構也就是公司客戶,個人客戶是不可以交割的。

只想買銀行理財產品的客戶千萬要問清楚理財背后是什么產品,不要不分青紅皂白閉著眼睛瞎買。

展開
收起

最新:中國又傳來一個好消息!石油人民幣或將進一步沖擊美元?

在近些年中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石油人民幣無疑是其中的重要一環。自2018年3月6日上海期貨交易所(上期所)對原油期貨進行掛牌交易以來,石油人民幣的成就顯然是不可小覷的。

早在去年6月,《世界能源藍皮書:世界能源發展報告(2019)》就曾指出,上期所的“原油人民幣期貨”自誕生以來,交易量持續攀升。截至2018年8月,這一期貨的成交額累計已經超過10萬億元,這令中國成為全球第三、亞洲最大的原油期貨交易市場,僅次于美國WTI原油市場和英國布倫特原油市場。

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和消費國,拿下石油定價權對中國來說越來越重要。因此,中國剛剛又有新舉措。周一(6月22日)最新消息顯示,低硫燃料油期貨今天正式在上期所的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掛牌上市,這是國內繼原油期貨之后又一個采用“凈價交易、保稅交割”模式的國際化能源期貨合約。

外媒此前曾指出,隨著石油人民幣的出現,石油美元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如今,中國期貨市場又增加新的國際化品種,這有望進一步推動石油人民幣的發展,并促進中國在石油定價權方面的擴張。

中國石化聯合會副會長傅向升表示,預計未來2年中國低硫燃料油產量在全球的消費量中占比將達到30%。由此可見,中國此時掛牌上市低硫燃油期貨有著特別的意義。上期所理事長姜巖也表示,此舉將有利于擴大期貨市場對外開放,從而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同時也有助于提升我國在全球船燃市場的定價影響力。

另外,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也表示,近年來燃料油市場正經歷著深刻變革,強調“期貨市場要更快更深地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要開展結算價授權、合約外掛等多路徑開放模式”。與中國不斷開放的做法相比,美國濫用美元霸權正導致伊朗等國拋棄石油美元,此時中國采取新舉措,很可能是美國不想看到的。

展開
收起

好消息,人民幣原油期貨發行兩年來,首次取得重大突破

美國今年的經濟危機形勢嚴峻,同時美聯儲又通過大放水等舉措,收割著全世界各國的利益。這使得全球掀起了一股“反美元”潮流。很多國家都期待著對外貿易尤其是大宗商品能夠有朝一日不必被美國收取過路費,而在世界對美元失去信心時,人民幣迎來了機會。

截至目前,全世界有多達60個國際經紀公司(去年只有45個),推出了使用人民幣原油期貨交易的服務。上半年中國石油進口量增加了9.9%,6月份原油進口較去年同比增加了34%,可見中國石油儲備能力得到了提升。受今年健康危機影響,石油價格下跌,中國煉油廠利用了這一優勢,大量購買戰略石油儲備,因此在第1季度的戰略和商業庫存普及率數據顯示,中國增加了一倍,戰略石油儲備提高到了5.03億桶,預測今年的儲備能力,利用率將突破90%。值得一提的是,英國石油公司在日前向中國上海國際能源交易所的交割倉庫運送了一船原油,雖然單看數量不多,但卻意義非凡,因為這是石油人民幣至2018年3月推出市場以來,西方發達國家主要石油公司首次參與人民幣原油期貨的實物交割。

同時,中東國家也與中國石化巨頭簽署了以人民幣原油期貨計價的進口原油協議,換而言之,我們進口中東石油將用人民幣計價。西方國家和中東兩大重要地區開始以人民幣計價進行石油貿易,等同于人民幣打開了更大的國際化窗口,將為那些有意繞開石油美元需求的投資者提供一個重要的選擇,這是一個不小的突破。西方媒體報道稱,人民幣原油期貨正式走入市場,意味著一顆全新的石油貨幣新星正在崛起,同時也表示那些想要挑戰石油美元的國家大都失敗了,但中國有這個潛力。即便是和美國關系密切的日本,也在日前釋放消息,建議亞洲國家將原油等能源貿易向人民幣或者日元結算過渡。

但人民幣能夠取代美元嗎?這是人們經常討論的話題,雖然有希望,但總的來說是任重而道遠。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公布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在各國的國際儲備份額占比進一步上升至2%,而美元在其中的占比,雖然已從上世紀末的高達73%下降,但仍有超過半數的61.9%。很顯然,完全替代美元,在當前來說無論是人民幣還是其他國家貨幣,都是無法做到的,但當前撇開美元,利用人民幣進行石油交易有利于幫助中國在內的眾多國家爭奪部分石油定價權,同時可以促進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與此同時,人民幣的使用率增加,也讓更多的投資者看到了中國的前景,為中國實體經濟帶來了更多投資源。

展開
收起

石油人民幣和原油期貨市場化之痛

進一步揭示其中的風險,特別是為了能推進中國原油期貨市場的建設和助力人民幣國際化,本文將從市場化和制度建設的角度再度吹哨,希望能吹醒夢中人。

筆者在《能源》2019年第六期撰寫的“被狙擊的石油人民幣?”和2020年第六期撰寫的“被薅羊毛的石油人民幣”兩文,為石油人民幣和原油期貨市場吹響了風險之哨??龊蠓答佪^為強烈。為進一步揭示其中的風險,特別是為了能推進中國原油期貨市場的建設和助力人民幣國際化,本文將從市場化和制度建設的角度再度吹哨,希望能吹醒夢中人。

原油期貨市場投機套利

自從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INE)在2018年3月26日推出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交易代碼為SC)后,其交投活躍,成交量迅速增加,當年就成為全球原油期貨合約交易總量的“探花”,也成為交易所的政績和驕傲。

但是,在SC上市三個月后,行業人士提醒SC中的“投機成分不容忽視”,甚至擔心“出現與國際原油價格極度背離的現象?!睆腟C原油期貨至今的持倉量(未平倉量)變化看,參與者更愿意選擇“當天開倉,當天平倉,絕不持倉過夜”的交易模式,且交易行為有明顯抄底做多的偏好。SC成交量與持倉量比(姑且將此值暫理解為是投機套利比)在前三個月為5.75,隨后不斷擴大,最大值曾達到15.2。

從國際成熟市場的WTI與Brent原油期貨合約看,2013年3月17日至2017年10月13日期間的投機套利比的均值分別為2.44和2.83。隨著OTC市場的活躍,該投機套利比又進一步縮小,當下通常小于2。

可見,SC的投機套利比遠大于WTI和Brent的投機套利比數倍,最大時曾超過7倍。說明我們的原油期貨市場中套期保值功能正在衰退中,且投機交易風險偏大。在持倉者中,不全都是實體石油企業在進行套期保值,故此實際投機套利比還要更大。

假設當下SC所有持倉都是石油實體企業的套期保值倉位,單日最大套保量也達不到中國原油日平均進口量的30%,根本無法有效對沖掉因國際油價波動給中國進口原油帶來的風險,更滿足不了實體石油企業對避險的需求。

放棄了中國元素

在“被薅羊毛的石油人民幣”一文中已經介紹過,我們SC原油期貨合約標的油的商業邏輯有瑕疵,零升貼水的標的油是阿曼等中東三國四個油田的原油。

這就形成了SC原油期貨價是用人民幣,依照中國國內需求,在中國市場為中東(國際性的)Oman原油定價的邏輯。

由于WTI油價始終隱含著“阿克納卡里協議”行業壟斷的WTI油價遺傳基因(見“走上神壇的WTI油價”),致使在中國原油期貨(SC)主交易時段(北京時間9:00-15:00)與WTI原油期貨的成交量均量一樣都十分低迷,價格萎靡(振幅相對較?。?,而在美洲或歐洲交易時段(北京時間15:00至次日9:00),特別是北京時間22:00前后,不僅WTI合約交投活躍,而且價格波動幅度大,其價格運行方向等也能充分反映歐美市場參與者的意愿。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在對1分鐘級別價格走勢的實證研究時發現,WTI油價轉折或突破后,SC油價會隨即發生轉折或突破,且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遠高于這種情況的反之。即使有個別時段的油價未立即發生轉折或突破,但隨后也會很快發生轉折或突破,對WTI價格走勢進行跟隨。且這種跟隨性對下跌比上漲更有效,但仍不影響其“跟隨性”的變現。因此,才會產生不斷擴大的“中國溢價”,這也解釋了“被薅羊毛的石油人民幣”一文中2020年4月以后“薅羊毛”的機理。

就因有了這種“跟隨性”,每當SC開盤時,都可以相對精確地計算出SC開盤后應有的跳空缺口、或應補漲、或應補跌的短期利潤空間(又稱缺口紅利),可以將油價走勢的不確定性變成確定性,才給國內WTI原油期價信息提供商提供了牟利機會,即交易者若想獲得確定的缺口紅利,不支付信息服務費,就只能看到滯后15分鐘的WTI油價信息。

可見,原油期貨標的油選錯不僅只是剔除了中國元素,削弱了SC期價的國際影響力(對SC期價國際影響力問題有感興趣者可用統計學理論做進一步的數量分析及驗證),還加劇了市場短期投機氛圍,并增加了市場參與者的交易成本。因此,使SC“彌補了現有國際原油定價體系的缺口”之說就變得有些夸張和離譜。

貪睡在計劃經濟模式的慣性中

筆者在本刊2020年第五期撰寫了一篇“石油市場沒有‘吹哨人’”的文章,其中介紹了美國芝加哥交易所集團(CME)服務市場的應對案例。

在2020年新冠病毒爆發后,全球經濟陸續進入大面積的負增長。在原油供給絕對大于需求,又沒有足夠的儲油設施進行收儲的情況下,如何讓實體原油生產商度過難關?將產出過剩原油的風險轉移出去,并通過市場形成競爭性的、公平、公開的定價?就成為了石油市場最具戰略前瞻和現實意義的戰術課題。

3月19日,美國人先修改了市場熔斷機制;4月5日,CME又開始系統性地對其本集團的交易與清算系統進行支持價格零值和負值交易的風險測試,并在4月15日發布了測試公告(公告號:20-160)稱,如果NYMEX能源合約出現零或者負價格,CME的所有交易和清算系統將繼續正常運行,所有常規交易和頭寸處理都可以在清算中執行;CME在交割日到來前5天向市場發出了這一預警,為交易者、交易系統的安全以及市場平穩運行做了充分的技術預處理。

反觀國內,雖然眾多交易所和金融機構都專門設有風管管理和研究發展等關鍵及特殊部門,但面對美國原油現貨價格暴跌,改變了定價邏輯,甚至為負值時,當CME連續發布公告“預警”時,我們幾乎都沒任何反應。即使WTI結算價收報負37.63美元/桶,跌幅達到305.97%了,相關部門依舊不認為這是符合經濟學邏輯的市場行為。

一些機構,放著關乎市場健康發展和交易者生死存亡的重大的風控問題不去進行管控,卻非要倒置市場監管的因果關系,不能將監管重點放在有效地監管市場交易主體的交易行為及其行為結果的合法合規性以及提高市場效率上,而是將防范風險的重點放到針對投資者的教育上,簡單粗暴地用考試監管交易主體是否在知識上是個守法合規的投資人,進行實際意義不大的、題型怪僻、語言晦澀彎繞的相關期貨(期權、指數)交易知識的考試,并用通過考試達到80分作為市場準入首要且決定性的條件進行前端監管。這種監管模式不僅有效地封堵了許多希望參與其中交易的投資者(包括眾多中小投機者),而且也有效地降低了中國期貨市場交易的深度和廣度。

其實,期貨市場的培育就猶如養魚。既需要擴池(增加原油及成品油的期貨、期權、裂解價差、石油指數等類型的交易工具),又需要放水(拆除類似用考試準入市場的那道龍門,讓更多參與者和資金進入市場,特別是讓離岸人民幣進入),還需要做病害防治(風險防控和有效市場構建)。但可惜的是,當下的“魚塘”建造者還停留在計劃經濟體系下的思維模式中,即我建了市場你愛來不來,要來,也得我確認的思維慣性里。

結果只能是將“魚塘”變成“魚缸”。且為包括三大國有石油公司在內的需求者提供不了可以避險的、安全的交易環境和足夠大的資產配置空間,就更不要說為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為離岸人民幣提供相對安全和公平、透明的投資及資產配置場所了。

沉浸在區域性市場中自娛

由于全球原油市場的交易結算貨幣主要是美元,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會改變美元幣值,為了應對美元的貶值,世界各國央行也會紛紛調整自家的貨幣政策,進而會傳導到原油價格的變動上。相對美國和具有WTI遺傳基因的油價來說,這一過程是連續的,如果其他國家的政策調整不能做到與美聯儲和NYMEX同步的話,即所在國市場不能與美國市場同步,就會出現交易制度安排上的缺口風險。

盡管全球不同時區已有著眾多區域性市場,但真正能夠成為全球性交易中心的并不多。其原因之一就是它們不能提供全天候(近24小時)交易、信息服務的平臺以及有效的市場監管能力,不能滿足在任何時間段針對來自其它時區市場傳導來的風險進行及時規避,因此,它們也只能成為區域性、相對自封閉的市場。

其實,作為國際性大宗商品期貨就需要面對全球,服務全球,因此,就需要提供每周5個交易日,每個交易日的交易時間不少于23個小時。在提供全球性交易便利的同時,也是吸引離岸本幣回流之時,是推進本幣國際化最重要的一環。

反觀國內,不僅節假日比美國多,且每天的交易時間只有9小時15分,又被分成了四個時段,分別是:9:00-10:15、10:30-11:30、13:3015:00、21:00-次日2:30。

由于SC與WTI油價之間存在有“跟隨性”的影子價格關系以及其中隱含的比價關系,因此,會使SC因休市期間WTI價格波動而在休市后的開盤時刻或多或少地出現跳空缺口,包括休市缺口和休假缺口,成為全球獨有的中國特色。

從日級別走勢看,SC上市至2020年6月20日的546個交易日中,共出現了62個缺口,發生率為11.36%,若從小時或更小時間級別看,這種缺口出現的絕對數量更多,幾乎天天都有,且不止一個。這種缺口已不能有效反應多空雙方力量的對比關系,有時甚至會成為交易陷阱(風險)。

由于過多的缺口又會改變原有市場的分析邏輯,即在大時間級別上看似具有相同一致性的走勢,但在小級別上,無論是用技術指標分析,還是用圖形特征的概率分析,所給出的走勢預判指標會不同,預示出的買賣操作邏輯更會不同,因此,倒逼著SC具有了更多的投機性,使INE市場參與者必須要承擔更多額外的、隱含的,甚至是巨大的虧損或被平倉風險。

眾所周知,市場化是指在短期內實現用市場經濟體制取代雙軌過渡體制的改革過程。是一項在開放的市場中,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競爭的優勝劣汰為手段,實現資源充分合理配置,效率最大化為目標的機制。

期貨交易正好可以助力市場化,而石油人民幣又可助力人民幣的國際化,所以深入研究期貨合約及其各交易制度中的缺陷,以及實時的風險識別與管控就顯得格外重要。

但可惜的是,我們做的的確還不夠好。本文僅僅只列舉了當下的幾個問題,合約標的油選用錯位、極端事件信息搜集處理能力不足、沉醉于區域特征的市場、缺口風險,以及因極端行情中漲跌停板制度造成的風險等。其共性是,我們沒能真正走進市場化,也沒能與國際有效接軌,更沒有提供全球、全時段交易、服務與監管的能力。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轉載自能源雜志,所發內容不代表本號立場。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