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人民幣

離岸人民幣匯率和在岸人民幣匯率的介紹

不少人會被在岸人民幣匯率和離岸人民幣匯率搞蒙,匯率就是匯率,怎么會有個在岸和離岸之分呢?今天小編就給大家介紹一下離岸人民幣匯率和在岸人民幣匯率。

從地理上來講,在岸匯率和離岸匯率的區別在于中國大陸和中國大陸之外的區別。

在岸匯率,是指在中國大陸換匯的匯率;離岸匯率,是指在中國大陸以外的換匯的匯率。

我們通常說的兌換外幣,一般是在中國大陸的銀行完成兌換,所以使用的匯率是按照在岸匯率作為兌換標準。

在岸匯率:即央行授權中國外匯中心于每個工作日上午對外公布當日人民幣兌換美元、歐元、日元、港幣匯率的中間價作為當日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以及銀行柜臺交易匯率的參考價格,這就叫在岸人民幣。

離岸匯率:即央行開放香港以及其他國家進行人民幣交易的匯率就叫離岸人民幣,而2010年中國香港實施的人民幣離岸交易(CNH)已經是泛指海外離岸人民幣交易。

同樣都是人民幣兌換外幣,為什么還要分一個在岸匯率和離岸匯率呢?

這是因為人民幣還沒有完全的國際化,這就造成了人民幣在岸和離岸匯率的不同。

國內換匯與國外換匯,兩個市場的價格差別大,主要是因為價格形成機制的差異,離岸人民幣匯率,因為更加傾向于市場化,管制相對較少,所以波動更大。在岸人民幣匯率,會受到央行市場發生風險,央行會維護外匯的穩定而做出一些貨幣市場的調整。

離岸匯率、在岸匯率匯會相互影響,離岸匯率更多反映出市場的情況,在岸匯率匯反映出央行態度。

2016年底,人民幣對美元連連暴跌,不少人認為匯率即將破7,然而看到了在岸匯率的堅挺,結果很快離岸人民幣匯率又開始上漲。

在岸匯率和離岸匯率因為不相同,所以會產生一個差,一旦這個差過大,投機者就可以通過低匯率的一岸買進,通過高匯率的一岸賣出,從而進行賣出套利。

同時,大量的套利,又會很快的讓離岸和在岸的匯率的差,快速減少。

展開
收起

央行回應人民幣匯率“破7”:人民幣不具備大幅貶值基礎

央視網消息:人民幣匯率昨天“破7”,后期走勢將會如何發展?對此央行有關負責人和專家表示,人民幣匯率走勢長期不取決于意外因素,而取決于中國經濟基本面。長期看,人民幣不具備大幅貶值基礎。

專家表示,人民幣匯率走勢短期內受市場供求和美元走勢影響較大。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副院長 趙慶明:首先是美元有所走強,另一方面,這種貿易摩擦這種升級,是比之前要超乎想象的,使得外匯市場或者金融市場變得更加悲觀了,但是這種悲觀首先是短期的,另一個方面,匯率其實有漲有跌是非常正常的,它作為一個交易的價格,必然是當看空的時候就會跌,看多的時候就會漲,必然是這么一個漲漲跌跌這么一個趨勢。

但專家表示,人民幣匯率長期取決于基本面,當前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經濟結構調整取得積極成效等,都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根本支撐。目前看,人民幣匯率不具備大幅度貶值的基礎。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 盛松成:人民幣盡管破七了,但它不等于一瀉千里,不等于一直會貶值下去。人民幣還是會維持基本穩定的狀態的。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副院長 趙慶明:其實決定匯率的不是短期的這些意外的因素,決定匯率更多的還是基本面,就是經濟增長情況,另一個方面,就是我們有堅厚的物質基礎,我們有3.1萬億的外匯儲備,這個是給外匯市場的一個非常堅實的壓艙石。

來源:央視網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70年:人民幣匯率改革的演變軌跡

來源:金融界網站

從1953年我國建立統一的外匯體系開始,人民幣匯率制度幾經演變;特別是改革開放之后,人民幣匯率經歷了從固定匯率到雙重匯率再到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仡檸资陙砣嗣駧艆R率改革的演變軌跡,期間雖有曲折和反復,但始終堅守市場化的改革方向,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程度和雙向浮動的彈性顯著加強。以1994年匯改、2005年“7.21匯改”和2015年“8.11匯改”這三次重要的匯率制度改革為時間節點,我們可以將人民幣匯率制度的演變歷程分為四個階段。

1994年之前,從單一匯率制度到雙重匯率制度

新中國成立之后的1953年,我國開始建立統一的外貿和外匯體系,人民幣實行單一的固定匯率制度,當時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為2.62。兩年后,經過幣制改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被調整至2.46,固定匯率的制度安排一直延續至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之前。1973年,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我國開始實行盯住一籃子貨幣的固定匯率制度,以對各國的貿易量計算相應籃子貨幣的權重。從1973年到1979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逐步從2.5上升至1.5左右。但在實際市場中,出口企業獲得1美元所對應的換匯成本大約為2.75元人民幣,人民幣匯率被嚴重高估。在這種情況下,外貿企業出口以及外資進入的意愿都受到打擊,從而導致我國的外匯儲備量難以增加,甚至到1980年降為負值。

為了鼓勵外貿企業出口創匯、支持我國經濟發展,我國于1981年開始實行雙重匯率制度,即官方匯率與貿易體系內部結算價并存的雙重匯率模式,前者適用于非貿易部門,對應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維持在按一籃子貨幣計算的1.5左右,而后者用于貿易部門結算,匯率根據市場實情調整至2.8左右。這樣一來,外貿企業的盈利大幅上升,帶動外匯儲備增至1983年的89億元。但與此同時,未被納入外貿體系的企業出口面臨的虧損日益嚴重,由此導致外匯儲備在1984年不升反降,外匯體制需要進一步改革。

1985年,我國取消了貿易體系內部結算價的設置,同時實施外匯留成制度,為企業出口提供便利,最初企業可保留10%左右的外匯。此外,國家還建立了外匯調劑市場,企業或個人可以在該市場上將自己留成的外匯進行交易,價格由交易雙方商定,由此便形成了一種新的“官方匯率+調劑市場匯率”兩軌并行的雙重匯率制度。

展開
收起

理性認識人民幣匯率波動

鑒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反復性、不確定性,雙方大概率延續“邊打邊談”的態勢,近期人民幣匯率在“7”附近震蕩的可能性較大。未來中美貿易摩擦的走向將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的主要因素

近期,人民幣匯率出現了較大幅度的波動,這主要是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中國經濟下行和美元處于高位等多種因素共同影響。未來,隨著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成常態,因此不必過度解讀人民幣匯率在某個點位。

從中長期來看,受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中外利差收窄等多因素影響,人民幣不存在單邊大幅波動的基礎。近期多因素引起人民幣匯率較大幅度波動

年初至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先升后降”走勢,整體上貶值2.46%左右。主要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年初至4月底,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由6.8482升至6.7286,升值幅度為1.78%左右;第二階段,從2019年5月初至今(截至8月12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由6.7286降至7.0211,貶值幅度達4.17%。自8月5日后,人民幣離岸和在岸匯率雙雙破“7”,美國財政部又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這些事件引發了市場的高度關注。

事實上,近期人民幣匯率出現較大波動主要是受以下事件的驅動。

一是中美貿易戰。5月以來,中美經貿摩擦再度升級。5月10日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6月底至7月,兩國元首會晤,雙方重啟經貿磋商。但進入8月后,摩擦再次升級。8月2日,美國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將自9月1日起對中國輸美的另外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8月6日,中國商務部發表消息稱,中國相關企業暫停新的美國農產品采購。中美經貿摩擦的一波三折是影響短期人民幣匯率波動的主因。

二是中國經濟下行。上半年,中國GDP增速為6.3%,其中二季度GDP為6.2%,低于一季度的6.4%。從需求端看,三大需求均表現不佳。消費、投資增長雙雙放緩,前7個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增長8.3%,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增長5.7%,增速分別比去年同期回落1個和0.2個百分點。受中美貿易摩擦實質性影響顯現、全球經濟減速等多種因素影響,前7個月中國進出口總額下降1.8%,與去年全年10%左右的增長相比出現了大幅回落。未來出口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從供給端看,工業生產波動較大,總體呈放緩態勢,前7個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5.8%,其中7月當月工業增加值僅增長4.8%,創近年同期新低。企業經營效益降低,上半年企業利潤累計下降2.4%。

近期美元處于高位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在上半年美國宏觀經濟表現相對強勁,英鎊、歐元等主要非美元貨幣表現疲弱的影響下,今年以來美元整體表現偏強,美元指數基本在96以上運行。8月美聯儲宣布降息,但由于鮑威爾發言偏鷹派,稱降息并不一定就意味著開啟寬松周期,美元指數再度上漲,一度觸及98.6的高位。美元強勢給人民幣帶來了一定的貶值壓力。

隨著匯率市場化改革推進,市場驅動力增強,未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成常態,因此我們不必過度解讀人民幣匯率在某個點位。一直以來,市場上就有匯率?!?”是底線的說法,其實人民幣匯率在某個點位并不重要。正如相關機構負責人所言,“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在人民幣破“7”之后,更多的是需要關注中國經濟基本面、國際收支變化以及跨境資本流動等方面的情況。

人民幣不存在單邊持續變化的基礎

進一步分析人民幣匯率的未來走勢,需要我們“撥開云霧見明月”。歸根結底,匯率反映的是一國貨幣的對外價格,它受多種因素的綜合影響。從中長期來看,經濟基本面、國際收支和宏觀政策等因素決定了匯率的基本走勢;從短期來看,資本流動、市場情緒等因素均會對其產生影響(圖1)。

短期來看,人民幣仍將承壓。這主要是考慮到中美貿易摩擦對市場情緒的干擾以及近期資本流動呈凈流出狀態等方面的影響。2018年以來,中美已進行12輪貿易談判,未來中美貿易摩擦的走向將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的主要因素。

我們假設了未來三種可能情形:情形一,摩擦趨于緩和,中美雙方在未來談判中達成新的協議,這種情況下市場情緒修復將助推人民幣匯率升值;情形二,摩擦維持現狀,雙方將進一步談下去,則人民幣匯率可能在新中樞比如“7”附近波動;情形三,摩擦走向惡化,并從貿易領域向金融、科技領域蔓延,這種情況下市場預期將延續悲觀走勢,人民幣則可能繼續貶值。

當然,鑒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反復性、不確定性,雙方大概率延續“邊打邊談”的態勢,所以近期人民幣匯率在“7”附近震蕩的可能性較大。此外,從短期資本流動的變化來看,一季度的凈流入轉變為二季度的凈流出,今年上半年銀行結售匯差額為-332.18億美元,但整體可控。

中長期看,人民幣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中國經濟韌性較強、國際收支穩定、宏觀政策工具豐富等因素均有利于保障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區間運行。

一是中國經濟運行韌性依然較強。當前中國經濟正處于動力切換、結構轉變和階段更替的關鍵期,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等外部環境變化確實對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了很多的不確定性,但這不會阻止中國經濟向高質量發展的方向,經濟平穩增長整體態勢并未出現趨勢性轉變,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潛力和韌性仍然很強。巨大的市場規模、消費結構升級、科技創新水平持續提升等都為經濟基本面的平穩運行創造了條件。

二是中國國際收支形勢整體穩定。從經常賬戶角度看,盡管出口增速放緩,但進口降幅更大,經常項目順差實際上在擴大。今年上半年,中國貿易順差為1811.6億美元,同比增長33.9%。

三是中國宏觀政策工具豐富,未來宏觀逆周期調節力度有望進一步加大,這也有助于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此外,從外部環境看,美國經濟增長動能減弱,美聯儲已開啟降息進程,中美利差收窄,這也有助于人民幣保持穩定。

合理引導市場預期,避免出現“羊群效應”

針對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筆者提出相關建議:

第一,合理引導市場預期,避免出現“羊群效應”引發過度波動。增大對監管機構政策意圖的宣傳及解讀力度,使企業、居民等市場主體認識到人民幣貶值是可控的,并在國家政策目標的調整范圍內,避免客戶跟風購匯。同時,應進行密切監控,增強溝通,必要時進行適當的窗口指導,逐步疏導市場貶值預期。加強對市場情緒的監測,及時回應社會關切,通過新聞答問、專家解讀、高層發聲、媒體評論等多種途徑進行預期管理,培養市場主體理性認識和決策的能力。

第二,進一步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管理,維護金融市場穩定。加強金融監管機構與其他涉外經濟管理部門之間的政策協調和信息共享,提升管控合力。制定有效措施加強對跨市場、跨機構和跨產品資本流動的監管,將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外匯市場和保險市場跨境資本流動和跨境交易納入統一監管框架,強調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采取市場化的資本管制工具,主要包括數量型和價格型措施,并對相關監管參數進行動態監測調整。嚴厲打擊惡意做空套利行為,加強貿易、投資背景審查,市場劇烈波動時酌情限制資本流出渠道,防控短期跨境資本的異常流動,守住底線,避免系統性金融危機的爆發。

第三,加快“六穩”政策落地,保持中國經濟穩定運行與可持續發展。從長遠來看,保持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是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根本。在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的背景下,要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化解產能過剩、處置“僵尸企業”、彌補相關領域短板,重塑實體經濟競爭優勢。加快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實現新舊動能轉換,堅持創新驅動發展。穩定就業,加強民生保障,深入推進精準扶貧,多元化、多渠道增加居民。積極參與國際分工,優化貿易結構,提升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

第四,銀行等金融機構要提高形勢前瞻性與業務靈活性。在人民幣匯率波動新情況下,商業銀行要在匯率波動過程中根據居民資產配置偏好的變化,做好相關金融服務,加大外匯理財產品創新,滿足客戶外幣資產配置需要。強化海外機構業務能力,拓展外匯投資、資產管理等業務空間。關注相關虛假貿易、違規購匯等行為,加大合規性檢查,降低違規風險。密切跟蹤內外部形勢變化,應對流動性波動加劇的挑戰,合理安排到期資金,防范流動性風險。

(作者周景彤為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資深經濟學家,范若瀅為研究員;編輯王延春)

來源: 財經網

展開
收起

我國的人民幣匯率與人民幣匯率指數

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并沒有一個絕對的數值去控制,匯率其實是國民經濟中的一個變量,和利率一樣,是根據國內經濟、國際貿易、外匯儲備等多種因素去綜合調節的。

一、我國的匯率制度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匯率制度也是在不斷調整的。

1985年以后我國實行的是官定匯率和外匯調劑價并存的雙重匯率制,人民幣匯率由國家外匯管理局制定并公布。

1994年人民幣匯率制度改革,建立了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單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2005年7月實行參考籃子貨幣,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單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所謂“單一的”是指把之前的官定匯率和外匯調劑市場匯率合而為一。

目前世界上各國的匯率制度有固定匯率制,浮動匯率制與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經過長期的實踐 與觀察,固定匯率制和浮動匯率制都不適合我國的國情。最終我國的人民幣匯率制度的選擇了介于兩者之間的、較有彈性的匯率制度,對人民幣匯率的浮動幅度進行了控制。由于人民銀行監管水平的提高,也在不斷提高人民幣匯率的浮動幅度,從1994年的0.3%,到2007年的0.5%,2012年的1%,2014年的2%,人民幣匯率的浮動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能反映出市場供求狀況。

二、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

從圖中可以看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1994年至今已經升值很多了。1994年人民幣匯率體制改革后,人民幣匯率從8.5:1到2014年接近6:1。即使去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已經回升到7:1的水平,人民幣匯率在長期的走勢中,仍然是升值了的。

人民幣匯率到底多少更合適,在不同的經濟情況和國際經濟形勢下是不同的。去年以來,由于國際貿易爭端愈演愈烈,很多國家的貨幣匯率都出現了貶值。尤其8月12日,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匯率竟然直接下跌超過30%。

匯率是經濟的關鍵變量,影響方方面面,很難說升值或貶值就一定會有利于經濟。從2014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從6.1082:1到7.1487:1,人民幣出現了一定的貶值。這種貶值也是有利有弊的。

從有利的一面來看,本幣貶值,外幣的購買力就強,本國產品在國際市場上價格會相對便宜,從而可以增加出口;同時,本幣貶值,外國商品價格就顯得昂貴,進口就會減少。所以人民幣貶值會擴大出口,抑制進口,增加貿易順差,促進經濟發展。當前國際貿易糾紛頻發,中國出口面臨較大挑戰,人民幣適當貶值,有利于我國繼續保持出口產品的國際競爭力。

但人民幣貶值,也會帶來一些不利影響。一、貶值會引發其他國家競相進行貨幣貶值,影響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二、貶值不會解決外部需求放緩問題,雖然短期會幫助出口企業擴大出口,但長期看效果不明顯。

最近的人民幣大幅波動,其實主要來源于美國對中國出口加關稅所帶來的市場波動。人民幣是被動貶值的。

三、匯率的穩定

我國政府多次表示人民幣匯率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能夠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穩定的匯率對企業的國際貿易非常重要,在匯率波動太大的市場環境下,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都會受到干擾。一個國家的出口競爭力應該取決于產品的質量與科技水平,而絕對不是匯率的高低。當前的人民幣匯率水平就已經反映了市場的供求狀況,就是合理均衡的。

但我國的人民幣匯率水平又不只是看與美元的匯率,人民幣匯率一籃子機制是綜合考慮在中國對外貿易、外債、外商直接投資等外經貿活動占較大比重的主要國家、地區及其貨幣,組成一個貨幣籃子,并分別賦予其在籃子中相應的權重。美元、歐元、日元、韓元都是主要的籃子貨幣。新加坡、英國、馬來西亞、俄羅斯、澳大利亞、泰國、加拿大等國與中國的貿易比重也較大,它們的貨幣對人民幣匯率也很重要。

---------------------

上林院:楊飛,經濟學博士,高校教師,關注財經事件與產業經濟發展。一家之言,井底觀天。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加 陣痛難免

來源:一德期貨

作者:車美超

內容摘要

2019年三季度隨著中美貿易局勢趨緊加之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破“7”,央行一改往日態度,允許人民幣匯率定價更全面地反映市場供需變化,弱化逆周期因子與確保兌一籃子匯率基本穩定的影響力,以此緩解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市場動蕩隱患。隨后人民幣在中美關系趨緩以及中間價逆周期因子等引導下企穩,繼續承擔著“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9月國內PMI數據顯示經濟景氣有所改善,制造業生產總體恢復,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經濟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緩解,預計四季度國內經濟增長將呈現弱勢企穩態勢。另外,QFII額度限制取消利好外資入場,基本面和資金面均為人民幣匯率提供有力支撐。當前美聯儲被動降息凸顯美國經濟依然強勁增長,不過債務的增長已經大幅超過了經濟的擴張,說明實際上美國正在用借來的錢來購買這種經濟擴張,這種做法風險是相當大的。美國經濟邊際放緩跡象較為明顯,預計貨幣政策有望保持相對寬松狀態,美元較難持續強勢,而歐洲經濟表現則更為糟糕,預計歐元區四季度經濟緊縮風險提升,貨幣則表現相對弱勢。市場預期變化是導致匯率短期變動的主要因素,當前人民幣匯率較為真實全面的反映了市場供需關系變化,這使得資本相應的流出壓力大幅回落。

綜合考慮當前外部風險演化及國內宏觀經濟運行態勢,以及監管層對外匯市場調控能力,我們認為四季度人民幣匯率并不存在大幅貶值或升值的基礎,適度貶值反而有利于改善PPI通縮,波動彈性增加,總體仍以維穩為主。

以下內容為正文

1. 人民幣匯率三季度走勢回顧

匯率波動是常態,有了波動,價格機制才能發揮資源配置和自動調節的作用。2019年三季度人民幣匯率總體處于貶值通道,其中7月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小幅貶值0.2%,離岸人民幣貶值0.61%,在岸人民幣貶值0.27%;8月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貶值2.8%,離岸人民幣大幅貶值3.65%,在岸人民幣跟隨貶值幅度達到3.93%;9月中間價小幅調升0.22%,離岸人民幣波動幅度較大,不過最終微升0.28%,在岸人民幣收漲0.16%。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8月份人民幣匯率的劇烈波動呢?下面我們來具體回顧一下。

8月1日美聯儲開啟過去10年以來首次降息后,在美元回落的情況下,人民幣不漲反跌,且下跌速度遠遠超過美元指數,8月1-2短短兩個交易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直線下跌逾800個基點。8月5日上午,離岸人民幣急貶破“7”,市場恐慌情緒驟增,境內外人民幣匯率雙雙跌破7整數關口后,許多華爾街投資機構表示根本“搞不清狀況與原因”,只能任由程序化量化交易模型自動結清人民幣多頭頭寸止損離場,導致離岸人民幣匯率快速跌至7.10附近。究其原因是人民幣中間價大幅下調,受美國意外宣布對我國3000億出口商品加征關稅的影響,市場避險情緒升溫,人民幣匯率承壓下行。由于美方嚴重違背中美兩國元首大阪會晤共識,中國相關企業決定暫停采購美國農產品。為防止市場過度解讀和過激反應,央行及時發聲表示此次貶值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主要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8月6日上午9時,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于8月14日在香港發行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總發行量為300億元,其中3個月期央行票據200億元,1年期央行票據100億元,此項操作有利于對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進行逆周期調節,維護市場穩定。消息發布后,離岸人民幣大漲400點。隨后美國財政部指定中國為貨幣操縱國,我們認為此舉與5月美國商務部曾提議制定一項新規定有關,對低估本幣兌美元?匯率國家的產品征收反補貼稅,其目的在于抵消進口商品享受的補貼金額,削弱我國產品的競爭力。貿易局勢趨緊導致不少投資機構調低人民幣匯率估值,另外,我國央行在悄然弱化匯率調控措施,背后邏輯是調控措施容易導致人民幣匯率高估,在貿易局勢緊張與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容易引發資本外流與金融市場動蕩的隱患。人民幣匯率更貼近市場供需關系而呈現均衡合理價格,會讓資本感到安全,資本外流與金融市場動蕩的風險相應減少。9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成功發行6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100億元,中標利率為2.89%,此次6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中標利率與當前離岸市場同期限利率水平基本相符,有助于推動離岸人民幣貨幣市場和債券市場發展。目前人民幣匯率圍繞7.1附近波動,短期走勢隨中美貿易局勢發展等事件驅動影響較大。

2. 影響因素分析

2.1 我國經濟運行

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越來越常態化,企業和投資者對于人民幣匯率的分析預判也更為關心,以有效應對匯率風險。9月我國官方制造業PMI環比上漲0.3%至49.8%,優于市場預期,顯示國內經濟景氣改善,制造業生產總體恢復。新訂單指數環比由跌轉漲,為5月以來首次升至擴張區間,原材料庫存指數環比小幅上漲,產成品庫存環比下降,采購指數有所回升,顯示企業原材料庫存增長主要來自企業加快生產,加大采購的影響,但考慮到當前制造業需求主要依靠基建支撐,且制造業企業盈利壓力暫未出現改善,因此制造業庫存恐難趨勢性回升。當前國內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當局實施全面降準,支持基建投資增長,經濟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隨著基建對沖作用顯現,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緩解,預計四季度國內經濟增長將呈現弱勢企穩。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綜合分析國內形式和國際背景,中國的貨幣政策應當保持定力,堅持穩健的取向。既要穩當前,加強逆周期調節,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速度和名義GDP的增長速度大體上相當、大體上匹配,堅決不搞“大水漫灌”,也要注意保持杠桿率的穩定,使得整個社會的債務水平處于可持續的水平。目前我國的經濟運行在合理的區間,在宏觀經濟政策,特別是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上,應對下行壓力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我們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國家央行所做的那樣,有一些比較大的降息和量化寬松的政策。

從宏觀層面看,當前我國經濟基本狀況良好,增長韌性較強,財政狀況穩健,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外匯儲備充足,這些都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根本支撐。另外,降成本等措施是對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的向下校正,能改善出口競爭力;加快金融供給側改革,保持國內金融市場健康穩定發展,增強人民幣金融資產吸引力也是對人民幣貶值風險的有效對沖。在美歐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的背景下,中國是主要經濟體中唯一的貨幣政策保持常態的國家,人民幣資產的估值仍然偏低。綜合考慮當前外部風險演化及國內宏觀經濟運行態勢,以及監管層對外匯市場調控能力,我們認為未來一段時期人民幣并不存在大幅貶值或升值的基礎,總體仍以維穩為主。長期看,物價水平變動最終導致匯率變動是通過國際商品和勞務的套購機制實現的,通過國際收支中經常項目收支變化傳導,從物價相對水平變動來看,人民幣也有一定支撐。

2.2 跨境資本變動

根據“丁伯根理論”,實現一個政策目標至少要采用一個政策工具,可用的工具越多,對每個工具的依賴程度就越低。當前,央行采用的是匯率、儲備和管制三個工具的組合,即人民幣匯率不是守一個點,而是一個區間,有一定的彈性;外匯儲備不是不用,而是已經有了一定的消耗;資本管制除了采取一系列宏觀審慎的新措施(如對遠期結售匯征收外匯風險準備金、對境外機構非居民人民幣存款征收存款準備金等)外,主要是加強了銀行結售匯和人民幣跨境收付的柜臺真實性審核等?,F階段,在人民幣匯率不存在明顯高估的情況下,可以完善參考籃子貨幣調節為基礎,形成有限度的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抑制單邊投機;以雄厚的外匯儲備為基礎,適時適度打擊市場炒作行為;引入宏觀審慎管理措施,調節外匯供求,減少恐慌情緒下市場的無序波動。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8月,銀行結匯12013億元人民幣(等值1711億美元),售匯12391億元人民幣(等值1765億美元),結售匯逆差378億元人民幣(等值54億美元),環比下降12%,同比下降64%。其中,銀行代客結匯10555億元人民幣,售匯10785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30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1459億元人民幣,售匯1607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148億元人民幣。8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收窄,境內外匯市場供求延續基本平衡格局。市場主體結匯意愿上升,售匯意愿保持平穩。8月,衡量結匯意愿的結匯率,即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73%,環比上升6個百分點,衡量購匯意愿的售匯率,即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9%,環比基本持平。貨物貿易、直接投資是8月份主要的結售匯順差項目,企業投資收益購匯季節性有所回落。2019年1-8月,銀行累計結匯83337億元人民幣(等值12204億美元),累計售匯86386億元人民幣(等值12652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3049億元人民幣(等值447億美元),按照簡單的邏輯推斷,結售匯逆差意味著外匯供不應求,未來會有升值預期,近期的熱錢流向預估模型也有所體現,短期導致我國資本外流的原因既有來自國內經濟的內部沖擊,也有來自國際美元強勢的外部沖擊。從內部沖擊角度看,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使得投資的風險溢價上升,同時走出生產者物價指數(PPI)通縮陰影,也需要人民幣匯率的調整,適當貶值可有效改善PPI。

9月10日,國家外管局宣布,決定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這是自我國在2002年設立合格境外投資者制度起,對外資投資中國市場開放力度最大的一次舉措,亦是提升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的一項重要制度安排。外管局深化合格境外投資者制度改革,完善審慎管理,取消匯出比例限制,取消有關鎖定期要求,允許合格境外投資者就其所持有的證券資產在境內開展外匯套期保值等,極大便利了境外投資者投資境內金融市場。隨后,MSCI、富時羅素、標普道瓊斯以及彭博巴克萊等國際主流指數相繼將我國股票和債券納入其指數體系,并穩步提高納入權重,境外投資者對中國金融市場的投資需求也將相應增加,外資的流入也為人民幣貶值起到的緩沖作用。截至2019年9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924億美元,較年初上升197億美元,升幅0.6%。

2.3 美歐經濟運行及美元指數

美國9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13.6萬,不及市場預期,為4個月以來的最低增長速度,表明企業對招聘人員變得越來越謹慎。不過將前值進行上修后,三季度平均新增非農就業人數為15.67萬人,說明美國就業市場仍然穩健增長。失業率錄得3.5%,成為1969年以來半個世紀的歷史低位,驅使美國短期利率期貨交易商對美聯儲未來兩次會議降息的預期均有所下降,削弱了未來降息前景。另外,有跡象表明,持續近15個月的貿易沖突削弱了商業信心,企業投資擴大再生產意愿受到遏制。綜合美國政治風險和貿易談判還在進行中,投資者保持謹慎態度,市場避險情緒升溫。美聯儲上次會議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1.75%-2.0%,為今年第二次降息25個基點,點陣圖顯示,票委在進一步降息問題上存在內部分歧,美聯儲年內繼續降息的理由并不充足。不過,美聯儲將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和貿易風險納入下一階段貨幣政策重點考量范圍,如果未來外部風險和美國國內經濟走弱局面未現明顯緩和,不排除年內再次降息的可能。本月底,美聯儲將舉行議息會議,屆時將公布最新利率決定,鑒于當前經濟表現,投資者認為美聯儲大概率會在10月繼續降息25個基點。美聯儲埃文斯表示美國經濟的脆弱性上升,對利率合適的水平保持開放態度。由于全球需求疲軟,企業部門已經顯露疲軟,美聯儲需有一個不惜一切代價實現雙重使命的方案,預計美國通脹將升至2%目標。

根據美國供應管理學會發布的數據,9月美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較上月大幅下滑至47.8,為2009年6月以來最低水平,這是美國制造業PMI連續第二個月收縮,且收縮速度比8月更快,在該機構關注的18個制造業行業中,僅有3個行業9月實現增長,其余均出現萎縮。且疲弱的消費者信心數據加劇了對曠日持久的貿易爭端的擔憂。

美國財政部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財年美國國家債務總額新增1.2萬億美元,達到創紀錄的22.72萬億美元,相當于本財年GDP的106.5%。隨著兩年前開始實施的特朗普稅改法案效果逐漸消退,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不斷增長的債務利息可能會對美國的信用評級和經濟前景造成影響。從美國財政部列出的收支項目看,稅改令美國本財年稅收收入增速降至了3.4%,甚至低于名義GDP4%的增速,支出卻增加了7%至4.16萬億美元。在1.2萬億美元財政赤字的背景下,美國名義GDP僅增長了8300億美元,債務的增長已經大幅超過了經濟的擴張,實際上美國正在用借來的錢來購買這種經濟擴張。隨著美國經濟增速下滑壓力不斷顯現,維持擴張的代價將越來越大。受到貿易摩擦和全球經濟放緩影響,今年二季度美國GDP增速已經降至2%,創特朗普上任以來新低。由于制造業萎縮開始危及服務業擴張,機構紛紛下調全年經濟增速預期。

從美國經濟動能看,經濟邊際放緩跡象較為明顯,貨幣政策有望保持相對寬松狀態,美元較難持續走強。不過從花旗經濟意外指數的角度來看,近期美國經濟意外指數重回正值,顯示實際經濟情況優于人們的普遍預期;而歐洲經濟則表現更弱,歐洲制造業和服務業數據疲弱,加劇了對歐元區經濟狀況的擔憂。9月份歐元區制造業的產出、新訂單和購買都大幅下滑,輸入成本的跌幅創下2016年4月以來最大,9月份歐元區制造業的經營狀態錄得了近7年來的最糟糕表現,商業信心跌至了2012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德國經濟下行,法國和意大利的經濟幾乎接近停滯,西班牙經濟增速創近6年最低水平,歐元區的經濟前景正在惡化,就業減少的速度創下了2009年12月以來最快。另外,在當前脫歐局勢主導英鎊走勢的基本邏輯下,軟脫歐預期不斷升溫,英鎊維持弱勢整理。預計歐元區四季度經濟緊縮風險較大,德國、英國經濟下行風險上升。

目前中美利差維持較闊水平,不過短期人民幣匯率沒有走中美利差邏輯,因此在這里先不做過多分析。未來美元指數走勢將更多由預期偏差影響,如繼續走強,則會對人民幣帶來壓力。

2.4 短期因素擾動

市場預期變化是導致匯率短期變動的主要因素。從風險逆轉指標看,短期人民幣仍有貶值壓力,如果中美談判再掀波瀾,人民幣很可能再次遭遇拋售,另外一個月期期權波動率有所攀升,增加未來的不確定性。根據之前的經驗,在市場價明顯偏離中間價時,中間價大概率持穩,直至市場價高于中間價,即使談判能達成較好的協議,中國仍需大量購買美國大宗商品,這會收窄總的經常帳順差規模,從這個角度看人民幣升值空間亦有限。

3. 總結及風險

三季度隨著中美貿易局勢趨緊加之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破“7”,央行一改往日態度,允許人民幣匯率定價更全面地反映市場供需變化,弱化逆周期因子與確保兌一籃子匯率基本穩定的影響力,以此緩解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市場動蕩隱患。隨后人民幣在中美關系趨緩以及中間價逆周期因子等引導下企穩,繼續承擔著“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9月國內PMI數據顯示經濟景氣有所改善,制造業生產總體恢復,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經濟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緩解,預計四季度國內經濟增長將呈現弱勢企穩態勢。另外,QFII額度限制取消利好外資入場,基本面和資金面均為人民幣匯率提供有力支撐。當前美聯儲被動降息凸顯美國經濟依然強勁增長,不過債務的增長已經大幅超過了經濟的擴張,說明實際上美國正在用借來的錢來購買這種經濟擴張,這種做法風險是相當大的。美國經濟邊際放緩跡象較為明顯,預計貨幣政策有望保持相對寬松狀態,美元較難持續強勢,而歐洲經濟表現則更為糟糕,預計歐元區四季度經濟緊縮風險提升,貨幣則表現相對弱勢。市場預期變化是導致匯率短期變動的主要因素,當前人民幣匯率較為真實全面的反映了市場供需關系變化,這使得資本相應的流出壓力大幅回落。

綜合考慮當前外部風險演化及國內宏觀經濟運行態勢,以及監管層對外匯市場調控能力,我們認為四季度人民幣匯率并不存在大幅貶值或升值的基礎,適度貶值反而有利于改善PPI通縮,波動彈性增加,總體仍以維穩為主。

展開
收起

美元兌人民幣最新匯率7.0754,按當下行情走勢人民幣有望繼續升值

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漲跌總能吸引不少人的關注,而在最近一個多月以來,中美兩國流通貨幣兌換匯率似乎經歷了“一次過山車”,因為從8月份起,美元開始升值相對應人民幣小幅貶值,從而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震蕩上漲,并且短短幾天內突破7.0的心理關口,隨后美元匯率不斷攀升并達到最高位置7.1863,而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也出現最低0.1391,從而兩國流通貨幣外匯匯率達到“峰值”,不過隨著貿易利好消息的出現以及其他多方面因素影響,美元匯率走弱人民幣利好升值,并且目前美元兌人民幣最新匯率7.0754,假如按當下行情走勢人民幣有望繼續升值。

首先,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上漲的根本原因是貿易方面存在摩擦,并呈現劍拔弩張的局面,而因為人民幣根本不具有大幅度貶值的條件,況且美國國內經濟呈現衰退的跡象,因此,貿易摩擦從某種程度上可能是雪上加霜,而且美方欲再次通過降息刺激經濟增長,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貿易摩擦或將“緩和”同時對兩國流通貨幣匯率的影響相比之前減弱,從而也可以稱之為利好。

其次,美元兌人民幣最新外匯匯率7.0754是最近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匯率震蕩反彈較為突出的表現,因為畢竟之前一直在7.10以上。當然,假如跟前一段時間美元兌換人民幣最高點7.1863相比,目前人民幣已經升值0.1109,并且當下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依然在震蕩小幅上漲,因此,這意味著按當下行情走勢人民幣有望繼續升值,同時隨著中美貿易往積極良好的方向發展,說不定過數月后再次回到1美元相當于6.9元人民幣,人民幣匯率有望企穩。

總的來說,世界上多數國家均在競爭與合作當中前進,同時又面對重重考驗,而貿易摩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試探,相對應流通貨幣外匯匯率出現震蕩與波動是常態,還是那句話,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不會持續上漲,人民幣也不具有不斷貶值的條件,雖說在貿易摩擦期間,也就是在短期內美元可能保持相對強勢地位,中期走弱的概率較大,而當下只不過是應驗了而已,況且人民幣匯率運行機制和決定人民幣匯率的各種宏觀政策是相當成熟的。

展開
收起

發生了什么?人民幣匯率異動 5個交易日上漲近1%

來源:證券時報網

受貿易環境改善等利好消息后,全球金融市場為之振奮,美元指數走強的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擺脫美元指數影響,走出強勢上漲的獨立行情。

10月14日,受貿易環境改善等利好推動,股市匯市均以喜人漲勢作出回應。截至16:30,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收盤報7.0669 ,較上一日大漲331點;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7.066附近,較上一日上漲超200點,而當天美元指數也回升顯著。不過,隨后離岸走勢漲幅有所回調。

實際上,人民幣匯率回穩的趨勢已延續近一周時間。在過去的五個交易日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漲幅達1%左右。市場對后續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預期也在悄然生變,從最新公布的無本金交割遠期匯率(NDF)看,各主要期限品種的NDF報價都在上調,3個月期以內的各NDF最新報價均高于即期水平,說明市場預期未來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匯率還將繼續上漲。

多重利好因素致人民幣匯率5日內反彈近1%

10月14日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繼續延續了近一個周以來的強勢反彈趨勢。在岸人民幣匯率當天盤間一度突破7.05關口,最高達到7.0494,截至16:30收盤,日內漲幅超300點,離岸人民幣匯率同樣上漲近200點。

最近五個交易日,人民幣匯率已從7.14附近回調近1%,10月10日當天離岸人民幣盤中甚至一度罕有地大幅反彈超600點。

人民幣走強通常會利好航空板塊。自10月10日以來,航空股表現就不俗,華夏航空、中國國航、東方航空等均持續走強。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近期人民幣反彈的主要原因就是貿易環境改善的利好消息的逐步釋放和確認。除此之外,國內9月經濟數據較8月有所好轉,PMI指數和新出口訂單指數回升,表明經濟基本面逐漸趨穩。另外,金融市場開放舉措不斷推出,金融項下跨境資本持續流入。從國外看,美聯儲最新公布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紀要和官員講話顯示,美聯儲還將繼續降息,近期美聯儲也將再次啟動短期國債購買計劃,相比之下,中國貨幣政策目前保持相對穩定,貨幣政策走勢有所分化,也支撐了人民幣匯率走強。

NDF顯示市場預期人民幣短期內仍將反彈

近期人民幣匯率的強勢反彈,也反映出市場對匯率走勢的預期在發生變化。從10月14日公布的人民幣無本金交割遠期匯率(NDF)看,各主要期限品種的NDF報價都在回調,3個月期以內的各NDF最新報價均高于即期水平,說明市場預期未來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匯率還將繼續上漲。

遠期匯率是指遠期市場交易匯率,即外幣買賣雙方成交后并不能馬上交割,而是約定在以后一定期限內進行交割時所采用的約定匯率。通過遠期匯率可以衡量市場對于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預期情況。自10月10日以來,人民幣NDF報價就在持續回調,且回調幅度逐漸加大,說明市場看漲人民幣匯率的基礎逐步加深。

市場普遍預期,貿易環境改善會令人民幣匯率短期內反彈,但中長期看,匯率走勢仍將回歸經濟基本面。因此,預計未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幅度將繼續加大。

興業研究認為,當前市場風險偏好回升形成脈沖式沖擊,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中樞下移,但未來5周內升值空間相對有限。倘若市場情緒進一步改善,將觸發人民幣匯率短線大幅升值,中期走勢仍與國內基本面息息相關。

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則認為,短期內人民幣以穩為主。但由于外部環境仍有變數,中期人民幣彈性可能加大。長期來看,人民幣依然具有升值潛力。中國經濟增速在主要經濟體中仍然居于領先地位,人民幣國際化有望掀開新篇章。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震蕩走高 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升破6.98關口

每經記者: 胡琳 每經編輯:盧九安

圖片來源:攝圖網

繼前幾日在岸人民幣和離岸人民幣匯率雙雙破7.0整數關口后,11月7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6.97關口;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6.98關口。

根據Choice數據,11月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詢價)破6.98,最高上漲至6.9711。截至當日21:00,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報6.9750。

與此同時,當日,離岸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6.97,最高上漲至6.9652。截至當日21∶00,離岸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報6.9722。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離岸、在岸人民幣匯率走高其中原因采訪了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他表示,中美貿易局勢緩和,市場預期樂觀。

安信證券指出,本次中美貿易摩擦緩和的背后原因是中美貿易摩擦對美國制約明顯上升,美國經濟開始走弱。中期來看,美國經濟持續偏弱,貿易摩擦有繼續緩和趨勢。雖然由于中美關系的復雜性和中美貿易談判中存在大量的不確定因素,貿易摩擦可能出現反復,但安信證券認為市場沒有足夠關注本次貿易摩擦緩和帶來的全球風險資產修復的相關機會。

受前幾個交易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盤中雙雙收復7.0整數關口的影響,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11月7日大幅升值。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11月7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7.0008元,較前一交易日上調72個基點。

外匯交易中心截圖

事實上,在11月1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漲至自8月20日以來的高位。11月1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437元,調升96個基點。

而就在今天,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央行票據200億元,1年期央行票據100億元,中標利率均為2.90%。此次發行受到市場歡迎,全場投標總量超過640億元,是發行量的2.1倍,認購主體包括商業銀行、中央銀行、國際金融組織、基金等各類離岸市場投資者,覆蓋歐美、亞洲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每日經濟新聞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匯率又“破7”,升值好還是貶值好?

來源:不執著財經

由于非美貨幣大跌,美元指數大漲,再加上國內貨幣政策寬松,導致人民幣匯率近期失守7關口,收于7.0271,而美元指數卻升至99.33,接近于100。面對人民幣匯率失守7關口,很多投資者感到恐慌,認為失守7關口,問題似乎會很嚴重。而我們覺得,無論人民幣升值或者貶值,并沒有特別好壞之分。人民幣升值與貶值就像硬幣的兩個方面,都會有利有弊。

拿這次人民幣匯率失守7關口來看,也有利與弊的兩個方面。先說有利的一面:

其一,人民幣匯率適度貶值,對當前中國經濟是有利的,因為適度貶值能夠提高中國商品的出口競爭力。也可以説,人民幣匯率的適度貶值是對出口企業進行補貼。因為人民幣貶值后,出口同樣的貨幣所收到的美元,能從銀行換回更多的人民幣,利潤會增加。而外貿企業為了出口更多的商品,可以有更大的降價空間。

其二,人民幣適度的貶值,降低了外國人來華旅游的費用支出,可以促使外國人來華旅游,有利于中國對外旅游的發展。其三,人民幣適度貶值,會使國內進口商品價格上升,相對來講,這會導致國外進口商品減少,而國內相關商品的市場占有率會擴大,銷售就會有所增加,同樣就業崗位也會增加。

再說不利的一面,人民幣貶值也有弊端:

其一,人民幣匯率如果持續貶值,美元匯率就會上升,就會導致海外負債的企業叫苦不迭,這主要是國內航空公司、國內房企。航空公司欠的是國外的航空燃油費,主要是以美元計價,而國內房企由于國內融資難,跑到國外發債,如果人民幣匯率貶值,美元匯率上升,那么房企的融資成本就會上升了。

其二,如果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就會導致投資者拋售人民幣資產,國內資產泡沫破裂,資本流出中國。所以,人民幣匯率只能是雙向波動,一旦形成趨勢,國內資產泡沫又處于高位,資本流出的概率是比較大的。

其三,中國每年需要進口大量的石油、鐵礦石、大豆、糧食等原材料,如果人民幣貶值的話,這些原材料的進口成本就會上升,就會產生輸入性通脹,國內商品價格也會跟著原材料價格上漲,而同步上揚。

可能有人會問,人民幣升值也是一把雙刃劍嗎?事實也是如此。先說人民升值的好處:

其一,人民幣升值可以使大量海外資金流入中國投資,這樣可以使中國經濟加快發展,同時,也解決大量的就業問題。當然,人民幣單邊升值,也會使得國內房地產虛假繁榮。與此同時,由于人民幣升值,國內進口商品的價格會很便宜,這對于控制國內的物價十分有利。

其二,人民幣持續升值,可為人民幣國際化打下扎實基礎。因為升值后可以使人民幣給世界人民帶來信心,之后人民幣成為國際性貨幣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試想,如果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誰還敢長期持有人民幣呢?

其三,人民幣持續升值,可以有利于國人去海外旅游、購物、海淘、留學等,現在中國人都很聰明了,人民幣兌換美元升值,就去美國旅游。人民幣兌換歐元升值,就去歐洲游玩。

實際上,人民幣持續升值也有不小的弊端,主要在兩個方面:

一方面,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使得中國出口商品競爭力下降,這樣中國對外貿易的逆差將會縮小,不利于依靠出口來拉動國內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美元指數就會貶值,而中國擁有3萬多億外匯儲備,其中大部分是以美元資產,如果美元持續貶值,中國的外匯儲備也會受到較大損失。

綜合來看,人民幣匯率既不要在短期內大漲,也不要出現大跌,短期內應在一個大箱體內震蕩。只有匯率穩定了,才更有利于出口企業的業務,以及國內經濟的發展,而從長期來看,國內經濟目前處于下行趨勢內,人民幣匯率穩中有貶,雙向波動,才是最佳的結果。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