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美元指數是

美元將走弱到什么程度?招商宏觀:未來6年可能下降30%回到70左右的水平

文章來源:招商宏觀

核心觀點:

1973年以來美元運行了“兩輪半”周期,我們認為美元未來將進入一個持續走弱的趨勢,完成余下的半輪美元下行周期。

早在3月,我們即正確預判本輪美元轉弱。3月22日《美元流動性窘迫和人民幣匯率走勢》中提出,當時的美元快速走強是美元流動性“窘迫”所致,這樣的非常態必然不能持久,103的美元指數也遠脫離美國經濟的基本面,未來美元指數將出現回落,人民幣走勢將由弱轉強。在5月6日的《不要只看到港元強,更要看到外溢效應》,我們再次強調這一觀點。在5月30日的《人民幣匯率當前的“斗而不破”》中明確指出:對未來兩個季度美元指數的基準預測是下降至95以下,人民幣兌美元回到7左右的水平。

基于以上看法,我們試圖回答關于美元指數的三個問題:第一,招商宏觀團隊再次強調美元由強轉弱的目的是什么?第二,美元將走弱到什么程度?第三,美元轉弱對于大類資產配置有什么影響?

以下為正文內容:

問:招商宏觀再次強調美元由強轉弱的目的是什么?

答:早在3月,我們即正確預判了本輪美元走弱。我們在3月22日的《美元流動性窘迫和人民幣匯率走勢》中提出,當時的美元強勢是美元流動性“窘迫”所致,這樣的非常態必然不能持久,103的美元指數也遠脫離美國經濟的基本面,未來美元指數將出現回落,人民幣走勢將由弱轉強。在5月6日的《不要只看到港元強,更要看到外溢效應》,我們再次強調這一觀點。在5月30日的《人民幣匯率當前的“斗而不破”》中,我們明確指出,對未來兩個季度美元指數的基準預測是下降至95以下,人民幣兌美元回到7左右的水平。

當前,我們再度強調美元指數由強轉弱,主要目的有三:

首先,歐盟達成復蘇基金協議,可能成為美元走弱的一個重要推手。歐盟各國領導人終于就總額高達75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達成協議,這意味歐盟將開始執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救助計劃,其中的5000億歐元作為以直接撥款形式發放給經濟遭受重創的成員國,受援國無需償還,剩余2500億歐元作為貸款予以發放。歐盟復蘇基金意味著歐洲向財政一體化上做出了重要突破,意味著更為團結的歐盟,也意味著歐洲更加樂觀的經濟前景,這將對歐元構成支撐,并推動美元走弱。

其次,1973年以來美元運行了“兩輪半”周期,新冠疫情之后一些促使美元指數走弱的因素已處于醞釀之中。自1973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進入浮動匯率時代以來,美元經歷了兩輪完整的強弱周期(下圖)。本輪強美元初始于2012年,加速階段始于2014年7月,至今已持續了較長的時間。歷史上兩輪美元指數趨勢性走弱的宏觀背景存在以下共性:一是美聯儲相對寬松的貨幣政策,二是美國經常項目差額(占GDP比重)的惡化,三是美國經濟增速相對全球GDP增速的下降。新冠疫情發酵以來,美聯儲采取了非常寬松的貨幣政策;新冠疫情在美國的發酵、特別是二次發酵延長了美國經濟受到疫情因素影響的時長,短期沖擊向中期延續的概率在上升,包括中國在內的部分經濟體相對美國可能具備更為樂觀的經濟基本面前景,促使美元指數走弱的因素正處于醞釀之中。

最后,隨著美元指數跌破95這一位置,越來越多的市場聲音開始看空美元,表明市場的共識度在上升。7月22日,美元指數跌破95,降至2018年9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這引起了市場的關注,越來越多的市場聲音開始看空美元,ICE美元指數非商業凈持倉也達到了較低水平,表明看空美元的市場力量在上升。我們也提示投資者關注這一變化。

問:美元將走弱到什么程度?

答:1985年至1992年,美元指數下降45%。以月度均值衡量,1980年7月,美元指數開始從84.6觸底走強,美聯儲從1984年9月開始進入降息周期并快速降息,美聯儲于1985年2月、3月見頂,高點達到158.5、158.3,此后開始回落,“廣場協議”簽訂于1985年9月,此時美元指數已較1985年3月下跌了12%。在廣場協議后確實與日元的升值同步出現加速貶值,至1986年末繼續下跌了24%。該輪美元指數弱勢的最低點為1992年8月的80.8,較最高點下跌了45%。

2002年至2008年,美元指數下降39%。2001年6月、7月美元指數達到119的高點,小幅回落后2002年2月又再度回升至119,筑成雙頂之后,美元指數出現趨勢性回落。促成了美元指數從2002年3月開始的趨勢性回落。該輪美元指數回落的最低點為2008年4月的72.1,較最高點下跌了39%。

美元指數未來可能下降30%,回到70左右的水平。2016年12月美元指數達到102的高點,后續有所回落但一直維持在較強水平,按照歷史上美元的貶值幅度以及每輪高點的變化,我們估計本輪美元指數走弱的低點可能在70左右,但過程可能需要6年左右的時間。

問:美元轉弱對于資產配置有什么影響?

答:從歷史來看,美元指數與諸多資產價格有著很強的相關性。這種相關也許并非簡單是簡單的單向因果關系,因為美元強弱既是宏觀經濟環境的結果,又具有其作為國際貨幣的顯著溢出效應,因此,其他資產價格既受到同樣宏觀環境的影響,也受到美元指數強弱的影響,因而這是多種因素互動的結果。但無論如何,這種相關關系是歷史事實,因此對美元指數的判斷也能夠幫助我們形成對于其他資產價格的判斷。

我們在6月16日的報告《新冠、美元和大類資產走勢》中提出,如果美元出現趨勢性走弱,對于資產價格將有以下影響:

第一,歐元、日元、新興市場貨幣匯率和人民幣匯率將轉強。若美元指數走弱,人民幣匯率有望企穩回升,新興市場貨幣有望擺脫承壓的局面,發達國家貨幣中歐元、日元、加元、澳元等負相關性較強的貨幣升值的概率也最高。

第二,大宗商品價格止跌回升。美元指數與除紡織品以外的CRB各類指數、原油價格呈現非常顯著的負相關性,美元指數的走弱帶動大宗商品價格回升。

第三,美元走弱有利于金價上漲。黃金價格的相關性略低于其他商品,主要原因或在于風險事件頻發在較多階段對于黃金價格產生了顯著影響,可能出現美元與金價同升的現象。因此美元走弱有利于金價上漲,同時也要考慮政治等其他因素的影響。

第四,美元轉弱與帶動中國國債收益率上升和債券價格的下跌。美元指數與德債、中債、印度國債收益率均呈現出負相關關系,這可能意味著美元指數下行的階段可能對應著部分國家長端利率的上升。

第五,美元指數回落,新興經濟體股指的表現將相對好于發達國家股指。有觀點認為,MSCI發達-MSCI新興之差與美元指數同方向變動。據此推論:未來如果美元指數持續回落,新興經濟體股票市場的表現將相對好于發達經濟體股票市場。

(文章來源:智通財經網)

展開
收起

當美元和黃金共同強勢時,說明了什么?

最近,國際資本市場上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美元指數收于99.85,接近于100,創近三年來新高。而國際金價也攻上了1620美元/盎司,創下了7年新高。美元和黃金價格在同時上漲。很多朋友問我,這背后究竟説明了什么?

實際上,美元和黃金共同強勢主要還是避險資金同時流向美元和黃金,推升了其價格。但是,按照常理,黃金是以美元計價的,只有美元大跌,黃金才能真正走出大牛市,如今美元卻與黃金齊漲共跌,究竟説明了什么呢?

首先,受到英國脫歐的影響,以及歐洲央行不斷實行寬松貨幣政策,導致了歐元貨幣不穩定。而非美貨幣大跌,卻又抬高了美元指數,同時,大量不看好2020年世界經濟的資金都流向黃金市場,從而使得黃金和美元價格同時上漲。

再者,最近中國湖北武漢發生冠狀病毒疫情,我國央行貨幣政策會越來越寬松,市場擔心不排除中國央行后續有進一步降準、降息的可能性,屆時人民幣匯率還有可能大幅貶值,所以,大量資金也拋售人民幣,流向美元和黃金進行避險。

最后,美元的強勢地位再次被確立,由于美國經濟增長相對于其他發達國家還稍好一些,再加上,美聯儲今年以來并沒有選擇繼續降息,也確定了美國預防式降息周期結束,美元受到避險資金的追棒,所以美元和黃金出現了共同上漲態勢 。

不過,美元和黃金共同上漲這種情況不可能持續太久:一方面,黃金要想迎來真正的牛市,必須要美元指數持續走弱,這樣黃金才能有向上的空間。就像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美聯儲連續四次量化寬松,導致美元指數步入下跌通道,這個時候黃金迎來了真正的大牛市。

另一方面,歐洲和中國經濟出現的問題是暫時的,會在一段時間后得到恢復,并沒有發生全球性經濟危機。一旦歐元區和中國經濟有所反彈,或者比市場預期要好得多,這種避險的需求就減弱,黃金反彈行情就會結束。

這次黃金和美元共同上漲,説明了非美貨幣出現問題,既有英國脫歐,給歐洲經濟帶來較大的變數,歐洲央行貨幣政策持續寬松,也有中國出現疫情,市場擔心人民幣匯率會大跌,于是美元指數開始雄起,同時黃金也具有避險的功能,也有大量資金流向黃金市場,所以,黃金與美元雙雙創出近年來新高,就不足為奇。

展開
收起

許戈|黃金破八年高位,美元指數接近100,發生了什么?

來源:許戈說財經

美股三大指數集體下跌

上周五,美國三大股票指數都跌了,幅度還不小,納指跌了近1.8%,其實周五沒有什么大事發生,就是一個綜合PMI數據,不及預期,但美國股市一瀉千里。

許多同學認為跌跌很正常,但要知道,美股很少出現超過1%的集體下跌。

市場表現出集體性的恐慌....

黃金飚漲1645

與此同時,黃金飚漲1.47%,最高達1649美元/盎司,創下八年以來新高,上次見到上述金價還在2013年。今年黃金價格已經上漲了8.3%,遠遠超過往年同期水平。

黃金單日漲幅一般不大,它比紙幣更可靠的硬通貨,因為它不能象紙幣被隨便印出來,最近幾年,各國央行開始增加黃金的儲備,比如2018年,全球央行買黃金同比增加74%,2019年第一季度增加68%。

什么概念呢:2018年的購買量,是“布雷頓森林體系”后最高的購買量,“布雷頓森林體系”下,黃金和美元掛鉤,大家放心拿紙幣美元,想持有黃金了,就按固定比例換黃金;但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了,二個不掛鉤了,拿美元的人那一年很慌,就主動多持有黃金。

2018年,黃金購買量是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量最大的一年,可見最近大家多不省心,覺得拿紙幣是件撓心的事。

為什么呢,就是最近幾年,各國央行印鈔機效率太高。連央行自己都覺得不行,不拿鈔票,都去增加黃金了。所以這幾年黃金價格一直在上漲,去年黃金漲了18%,也是一個天量的漲幅。

但隔夜1.47%的日漲幅也是讓市場嚇一跳,市場處于一種爆發性的恐慌中....

疫情對黃金價格起到很強的驚擾作用,但是傳統一月本就是銷售旺季,經過各種宏觀風險事件(英國脫歐,中東亂局,近來美伊沖突事件等)的驅動,疊加疫情過境,激發了黃金最原始最具張力的避險投資屬性。COMEX黃金,白銀分別錄得2.35%和1.72%漲幅,也是所有大類資產中唯一錄得漲幅的品種。

新冠肺炎疫情的演繹作用下黃金日線走勢

接下來這張圖我們看一下2003年SARS(非典)期間黃金的表現:

SARS(非典)期間黃金周線走勢

離岸人民幣與黃金走勢疊加圖

常向歷史問未來,2003年SARS與2019年新冠肺炎背景下,黃金大致在疫情初始階段開始啟動,百業待興,區域切割,全國一心抗疫,無法快速復工,匯率承受較大貶值壓力,國內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空頭承受”戴維斯雙殺“,無獨有偶的是,本次疫情跟上次SARS疫情一樣,在發酵中逐漸穩定可控,市場風險情緒回暖,正值國家出臺寬松貨幣政策(央行釋放1.2萬億元流動性),外盤黃金間接回落修正,但內盤黃金價格仍居高不下,避險勢頭猶在。2003年6月世界衛生組織將中國內地及香港從疫區中除名,此拐點一出,黃金應聲回落,但是2003年全年現貨黃金仍勁收19.49%漲幅。

美元指數的100大關

2020年,對美元來說,是一個好年景,指數的表現,一直很強,強到什么程度?2月份以來,15個交易日,只有一天下跌,14天都是上漲。這個漲法,是很少見的,也沒個喘息的。上次到這個位置,還是三年前的2017年。

那個時候,特朗普剛上臺的時候,他覺得在匯率和貨幣政策上,都有問題,所以一手打壓美元,一手降息,美元最低在2018年2月跌到88附近。

現在又回到特朗普剛上任時價格,而特朗普又開始他最關鍵的總統競選年。而美元又回到他上任的起點。

詭異的黃金和美元

一般來說,黃金漲,美元跌,黃金跌,美元就漲,二個是蹺蹺板的關系。很少出現二者同時漲和跌。

從資產配置角度,黃金和美元在正常情況下,相關性常常是負的。

只有一種情況,就是市場的恐慌情緒較大,資金慌不擇路,向避險資產涌入,才形成黃金和美元這二種避險類的資產,同時出現價格上漲。

這種情況什么時候開始的,基本上是一月中旬開始的。

一月中旬是什么事呢?個人感覺就是新冠疫情,海外對新冠疫情的態度,在投資市場上較為明顯。當然還有其它的地緣政治不穩定因素,包括美國彈劾案、中東亂局、美伊沖突事件等

但是無法解釋一個問題,傳統的避險資產是三個:美元、日元和黃金。這一次資金的涌入,推動了黃金和美元,今年各自漲了8%,美元漲了2.95%,但日元卻貶值了2%,二月以來,更是單月貶值近3%(如下圖)

可以看到此輪疫情下,在中國之外,日本的疫情較為嚴重,受的影響也比較大,所以日元的貶值更多程度上體現了資金對疫情的謹慎。

結論:仍然看好黃金

整體全球市場的避險情緒,在上周五開始出現一個小高峰。

資金是最敏感的,傳統三樣避險物質,因為日本的特殊情況,日元暫失避險功能,資金因此更加集中在美元和黃金。

美元匯率上漲意味著資金涌入美元資產。

隔夜,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對美國經濟前景發表樂觀評估,稱美國經濟沒有顯示出失去動能的跡象,對于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可能改變美聯儲的利率政策,他沒有表現出多少警惕。

在他看來,判斷美國經濟在根本上穩健。

美聯儲官員的講話抑制了市場對降息的預期,助長了美元多頭的樂觀情緒。

美元指數在100前的調整,是非常合理,100是一個重要技術壓力位,相當于戰爭中的橋頭堡,調整之后,仍然可能上行,但最高可能在103附近,即特朗普這一任期中最強的美元點位。

如果特朗普繼任下一屆總統,按他的個性,不希望坐視美元走強,這直接影響到美國的出口貿易。

與美元相比,黃金沒有上方的政治壓力,即沒有那一個國家認為黃金上漲,將限制該國經濟發展,反而因為央行的黃金儲備,黃金上漲會帶來國庫財富的盈利。

而且疫情讓黃金的避險需求提升。同時,黃金上破1600美元突破了多頭的心理關口,因而開啟了新一輪的追漲模式。此外,全球央行的政策抑制了實際利率,從而推動對黃金的結構性買盤。

也就是說,黃金也不止有傳統的避險功能,也有了一定的炒作和套利功能,持續的上漲讓黃金也有了賺錢效應。德國商業銀行表示:“黃金主要受到強勁投資需求的推動:黃金ETF昨日連續第21個交易日出現資金流入,投機性金融投資者可能也進一步擴大了他們的凈多頭頭寸?!?/p>

從去年開始,我一直看好黃金,并建議買入持有,是今年資產配置重要一部分。

我個人認為:黃金還能持續向上,美股會有壓力;高盛周五出了一個報告,稱美股有10%的下跌空間。

現在美股是一個吃飽了資金的巨無霸,如果下跌,資金會從股市里跑出來,跑到那里去呢?債券、黃金、美元?

目前來看,黃金和美元的關聯度正在減弱。隨著美國經濟的持續走強,美元進一步突破的概率較大,而黃金也許會略有回調。

另外,對疫情,還不能掉以輕心,國內股市是水牛,水多了,還沒有回到基本面上,海外資金相對敏感,大家從黃金、美元、日元的走勢上,可以看到資金對疫情的一個態度。

所以謹慎總不會太錯

展開
收起

美元指數7月下跌4% 弱勢美元周期正在開啟

剛過去的7月,美元指數從97.37下跌到93.49,跌幅4%,創下了該指數近10年最差的單月表現。而在3月中上旬,美元指數還曾一度連續上漲,漲幅達到8%。美元指數連續下跌的原因是什么?未來是否將持續保持弱勢?投資者又該如何做資產配置?

美元指數是衡量美元對主要貨幣匯率變化程度的指標,通過加權平均美元與6種國際主要貨幣的匯率得出。該指數由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在1973年編制,基準值為100。目前,美元指數跟蹤的貨幣包括歐元、日元、英鎊、加拿大元、瑞士法郎和瑞典克朗。其中,歐元權重達到57.6%,因此美元對歐元的波動對指數的強弱影響最大。

自1980年以來,美元指數有過兩輪完整的漲跌周期。第一個周期從1980年到1992年,美元指數從85上漲到158,隨后下跌到80;第二個周期從1995年到2008年,美元指數從80上漲到119后回落到72。最新一輪周期從2010年開始,美元指數從75開始爬升,在2014年7月開始加速上漲,并在2016年12月達到102的階段高點,后續有所回落但一直維持在較強水平。在今年3月,美元指數曾在兩周時間里飆升了8%,但在隨后4個月里,美元指數掉頭往下,直到7月份出現了近10年最差表現。

美元指數由強轉弱

對于決定美元走勢的因素,方正證券胡國鵬團隊認為,美元長期走勢取決于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強勢美元需要強勢經濟支撐,但危機之中的短期走強需要極端避險情緒支撐。今年3月中上旬美元指數的飆升,胡國鵬團隊認為是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在海外暴發疊加石油戰的沖擊,全球范圍內的資本市場形成巨大的恐慌和流動性危機,股市、債市、匯市、大宗商品等各類風險資產盡數下跌,極端的避險情緒出現導致美元指數的快速上漲。

胡國鵬團隊認為,危機模式下美元短期強勢的終結需要以強有力的刺激政策出臺為信號,以極端避險情緒消退為確認。隨著全球主要經濟體刺激政策效力的逐步積累,其效果在重大政策出臺后由量變引發質變,悲觀預期開始逐步緩和,市場開始評估危機的中長期影響并據此做出下一階段的資產配置決定,資本開始從基本面弱勢的美元中流出,轉向傳統的避險資產,極端避險情緒逐步消退,美元隨即回到弱勢軌道。而長周期下強勢美元的終結則以美歐經濟相對強弱及息差逆轉為信號。作為支撐美元長期走強的基本面因素,美國經濟的相對強勢地位發生逆轉往往成為美元轉弱的先聲。隨著經濟走弱,貨幣政策也隨之轉向,當美歐息差開始收縮并逐步轉負,資本流動路徑變得更加清晰,美元弱勢地位得到確認,長周期下美元的走強得以終結。

而近幾個月美元指數由強轉弱,招商證券宏觀分析師謝亞軒在其最新發布的研報里表示,從歷史上看,美元指數趨勢性走弱有三大原因:一是美聯儲相對寬松的貨幣政策;二是美國經常項目差額(占GDP比重)的惡化;三是美國經濟增速相對全球GDP增速的下降。

謝亞軒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發酵后,美聯儲采取了一系列非常寬松的貨幣政策,而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的發酵、特別是二次發酵延長了美國經濟受到疫情因素影響的時長,短期沖擊向中期延續的概率在上升。同時,包括中國在內的部分經濟體相對美國可能具備更為樂觀的經濟基本面前景,是近期美元指數走弱的大背景。而歐盟達成復蘇基金協議,成為美元走弱的一個重要推手。謝國軒還提醒投資者,在美元指數跌破95后,越來越多的市場聲音開始看空美元,ICE美元指數非商業凈持倉也達到了較低水平,表明看空美元的市場力量在上升。

而胡國鵬團隊則認為美元指數的近期走弱是投資者避險情緒釋放所致。他認為,隨著全球主要國家救助政策效力的逐步積累,其效果在重大政策出臺后由量變引發質變,悲觀預期開始逐步緩和,市場開始評估危機的中長期影響并據此做出下一階段的資產配置決定,資本開始從基本面弱勢的美元中流出,轉向傳統的避險資產,極端避險情緒逐步消退,美元隨即回到弱勢軌道。隨著經濟走弱,貨幣政策也隨之轉向,當美歐息差逐步收縮并逐步轉負,資本流動路徑變得更加清晰,美元弱勢地位得到確認。

美元指數或繼續走弱

美元指數近期走弱是短期震蕩還是長期趨勢?從歷史數據看,在前兩個周期的下跌階段,美元指數下跌幅度分別為45%和39%,低點分別在1992年8月的80.8和2008年4月的72.1。

對于美元指數短期和長期走勢,胡國鵬團隊認為,美國大選以及美國疫情的發展是兩個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美國新任總統的經濟政策將會對美國經濟帶來不同影響,而疫情何時得到控制也將影響美國經濟何時能夠復蘇。短期美元將仍然維持弱勢,但如果美國經濟能夠盡快重回正軌,美元指數才有望由弱轉強。根據過往數據,在美元弱勢期間,貴金屬和新興市場股市都有較好表現。

謝亞軒認為,按照歷史上美元的貶值幅度以及每輪高點的變化,估計本輪美元指數走弱的低點可能在70左右,但過程可能需要6年左右的時間。在大類資產表現方面,謝亞軒認為,歐元、日元、新興市場貨幣匯率和人民幣匯率將轉強。而大宗商品價格止跌回升。國際金價也將出現上漲,但考慮到國際政治的影響,黃金價格與美元指數的相關性略低于其他商品。此外,美元轉弱將帶動中國國債、德國國債、印度國債等國債收益率上升和債券價格的下跌。

展開
收起

美元逆勢大漲,沖破100大關,原因是什么?

來源:九度視頻

北京時間3月18日20時左右,美元指數在時隔四年再度突破100大關,此后迅速攀升、突破101,最終收101.41。2016年初,美元也一度突破100,最高攀升至102附近,當時恰逢“811匯改”、人民幣承壓。與此同時,作為傳統避險資產黃金價格卻在暴跌,新興的避險資產比特幣也在下跌。

先來解釋一下,什么是美元指數。美元指數是綜合反映美元在國際外匯市場的匯率情況的一個指標,其意義是用美元衡量對一籃子貨幣的匯率變化的程度,從而衡量美元的強弱程度。美元指數由幾種主要貨幣構成,分別是歐元、日元、英鎊、加元、瑞典克朗、瑞郎。其中,歐元的權重最大57.6%。

那么,美元指數為何會逆勢而漲呢?

首先,美元指數是幾種貨幣的一個加權指數。就像一個“蹺蹺板”。一頭是美元,一頭是一籃子貨幣。如果一籃子貨幣走弱,那美元必會走強,美元指數也會同步上漲。近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歐洲疫情要比美國更嚴重,經濟也受沖擊最大,較美元率先走弱,由于市場看空歐元、英鎊、瑞典克朗、瑞朗,四種貨幣所占權重較大,這幾種貨幣走弱,促使美元指數的上漲。

再者,美元指數上漲,主要是市場流動性造成的。由于受到疫情影響,以及國際油價大跌,最近美股大幅下跌,而之前許多高杠桿的運轉機構遭遇平倉,和ETF大量贖回。為了緩解自己的流動性緊張,以及規避市場風險,機構投資者把股票和債券等資產都相繼拋售,以獲是現金,而由于對美元的需求突然增加,于是帶動了美國指數的上漲。

最后,國際金價最近出現了大跌,主要是市場擔心,美國甚至世界的經濟,在受到疫情和油價下跌,而出現長期的通縮,即使美聯儲在3月份兩次降息都無法改變。通常只有通脹預期才能使金價上漲,而通縮預期國際金價只能是下跌。而當國際金價出現大跌,以必然會映射上美元身上,除了黃金是以美元計價之外,還有在通貨緊縮預期下,持有現金才是最安全的。

在全球資本市場大跌的背景之下,美元指數卻能夠走出一輪上攻行情,這主要是美國經濟在衰退,但相對于歐洲國家要略好一些,歐元等非美貨幣貶值,美元指數當然會上漲。同時,由于美股大跌,市場流動性緊張,美元此時需求量很大。最后,由于市場擔心未來世界經濟是通縮,而非通脹,大量都要現金為王,而不是持有黃金避險,所以,黃金被拋售,美元指數才能逐步走高。了解其中原因,你就不會覺得美元指數大漲很奇怪了。

來源:不執著財經

展開
收起

美元指數再次逼近100大關,預示著什么?

美元指數目前升至99上方,表現了強勢,但是這一強勢也令美國經濟喜憂參半,雖然強勢美元有利于恢復美元信用,但是也會影響美國商品出口,長期來看也有利于美國的債權國減持美債。

由于美國最新的經濟數據明顯優于歐元區與日本等發達國家,且白宮對2020年與2021年的美國經濟預期明顯調高,白宮預期在低利率和減稅的推動下,未來15年美國經濟將以平均每年3%左右的速度增長,這強化了美元趨勢。

2019財年,美國的經濟增長率為2.3%,而歐盟2019年的經濟增長率僅為1.4%,預期歐盟2020年的經濟增長率為1.5%,所以近期歐元兌美元明顯貶值,這推動了美元指數上漲。

2019年德國經濟實際增速下滑至0.6%,遠低于2018年的增長1.5%和2017年的增長2.8%;法國2019年經濟實際增速為1.3%;英國2019年實際增長率為1.4%。歐盟經濟頭羊德法英的經濟表現都不強,尤其是德國經濟明顯減速,這令歐元對美元中長期保持了弱勢。

而英國今年脫歐之后,又被蘇格蘭與北愛獨立問題所困擾,再加上英國與歐盟自貿問題尚未得到解決,所以英鎊對美元也無法走強。

在美聯儲的大幅擴表+回購操作的支持下,美股今年持續走強,國際金融市場風險回落,日元的避險貨幣功能消退,因此日元兌美元也出現了比較明顯的貶值。

另外,中國由于當前的特殊情況,將影響一季度經濟增長率,因此人民幣兌美元也出現了階段性貶值現象。

一攬子貨幣中的主要權重貨幣歐元、英鎊、日元以及人民幣等都相對美元貶值,這導致了美元的升值,因此美元指數出現了持續升值的現象。但這一現象并不能說明美國經濟的強勢,而是表明了全球經濟的相對弱勢。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美國進入到選舉周期,由于競選前會出現政策造勢與經濟數據造勢,會在中期影響美元匯率波動,但是長期來看,美國經濟實質上并沒有那么強,其中債務問題與金融衍生品問題就是突出的表征。(本文系馨月說財經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來源于百家號馨月說財經)

展開
收起

如果美元指數突破100,會出現什么情況?

無論是股市、債市還是外匯和大宗商品市場的表現,或許與美元的強勢與否都有重大的關系。當前,美元一直保持強勢,而全球資本和商品市場持續低迷,美聯儲關于加息的哪怕是一個意向或模糊不定的言辭,也牽動著很多投資者的神經。在美聯儲加息步伐不斷推進之時,上周美元指數已曾突破于97點,對于接下來美元指數是否能夠突破100點,投資者在無能為力之中更顯得無奈,因為在當今世界或許沒有哪一個投資機構或者投資者能夠左右美元的走勢。其實,很多事情跳出來看,可能就不會有太多的迷茫,即使美元指數突破100點,世界或許還是那個世界。

要了解美元指數,首先需要知道美元指數的形成和構成。如今的美元指數起源于紐約棉花交易所(NYCE),1985年美國棉花交易所成立了金融部門,首先推出的便是美元指數期貨,之后經過多次合并,2006年9月美元指數交易成為美國洲際交易所(ICE)的一項業務。美元指數所對應的是美元對兌一籃子貨幣的加權平均數,起初包括現在歐元區國家在內的10個國家貨幣組成,隨著歐元的興起,在1999年1月1日,該指數對一籃子貨幣進行了調整,從10個國家減少為6個國家,分別是歐元、日元、英鎊、加拿大元、瑞典克朗、瑞士法郎,上述貨幣所占的權重分別為57.6%、13.6%、11.9%、9.1%、4.2%、3.6%。從這里可以看出,美元指數中的一籃子貨幣并不包括人民幣。

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后,美元指數通常代表著美元價值的強弱,也是綜合反映美元在國際外匯市場匯率情況的指標,用來衡量美元對一攬子貨幣匯率變化程度。如今我們看到的具體指數的數據,是參照1973年3月相關貨幣對美元匯率的加權值來計算的,以當時的數據作為100基點。之所以選擇1973年3月,是因為當時是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美元與黃金完全脫鉤的轉折點,也是外匯市場的轉折時刻。也就是說,如今的96點多的美元指數仍沒有達到1973年時的強勢,所以即使美元指數突破100也應是正常市場行為。

強勢美元對美國國內也有弊端,指數長期以來低于100也表明美國更愿意讓美元保持弱勢,因為這樣使美國產品更具市場競爭力。在美元指數的歷史上,總共有三個波段超過100點,第一個波段是在1985年底,美元指數曾一度接近130點,隨著《廣場協議》簽署和日元等貨幣升值,進入90年代之后又回落至80點下方。美元指數第二次突破100點是在亞洲金融危機后的2000年附近,當時曾一度達到121.020點的高位,在經歷911事件之后美元指數一路下行,并在2008年3月創下70.698點的歷史低位;最近一次就是距離現在不遠的2017年,率先走出金融危機陰影的美國啟動了新一輪加息,利率的提高和資產的回流推動美元指數一度上漲至103點之上。

作為國際準貨幣的美元升值,給全球資本和商品市場必將帶來強烈影響。美元指數上升代表著美元升值,也預示著全球美元資產的回流,將會使得新興市場經濟體資本面臨流動性風險,或將使得股市、樓市的下跌和融資成本的提高;同時國際大宗商品大多以美元計價,美元升值本幣支付價格昂貴,就使得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但是,也不必有過分的擔憂,從美元走勢的歷史來看即使美元指數突破100點,也是其正常的市場行為,或許沒有必要進行情緒化的判斷,更何況美元繼續升值也只是一個預期。

展開
收起

發生了什么?美元指數升穿98關口 金價一夜重挫30美元!

來源:環球外匯

周二(11月5日)全球金融市場迎來了一個“大行情之夜”:受強于預期的美國經濟數據提振,美元指數指數大幅攀升,一度突破98關口;而金價則自高點重挫逾30美元,對于貿易局勢的樂觀情緒令市場風險偏好情緒持續升溫,打擊了避險資產黃金。盡管隨著年尾的臨近,近期市場重大風險事件的數量有所減少,但行情的劇烈波動,無疑仍令交易員們不敢大意!

經濟數據佳音頻傳 美元指數升穿98關口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周二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10月ISM非制造業PMI升至54.7,高于9月份的52.6以及預期的53.5。任何高于50的讀數都意味著增長。根據基于調查的ISM指數,占美國經濟活動逾三分之二的服務業已連續117個月擴張。

美國商務部周二發布的另一份報告顯示,隨著白宮繼續努力縮小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美國9月份與全球貿易伙伴的貿易逆差降至525億美元,略高于522億美元的預期,8月份為略超過550億美元。

受整體好于預期的數據提振,美元指數隔夜持續攀升,盤中一度突破98關口,至98.01高點。MUFG Bank駐東京的全球市場研究負責人Minori Uchida表示:“情緒非常偏好風險,因此,這將是投資者對待市場的態度。我們正在得到一些有關貿易談判的積極消息。這一切都支持美元,而且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p>

在非美貨幣中,避險貨幣日元和瑞郎兌美元在隔夜領跌,因有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中美正接近達成一項貿易協議,這提振了風險偏好,并促使投資者轉向尋求較高收益貨幣。

“不斷增長的貿易協議樂觀情緒在本周繼續推動美國10年期公債收益率上漲,我們認為今天早上該指標收益率升穿1.83%,基金多頭受此鼓舞,力推(美元兌日元)升穿109日元的水平,”Exchange Bank of Canada外匯策略主管Erik Bregar表示。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周二一度跳漲至6.9930人民幣,為8月5日來最高水平;在岸人民幣亦錄得8月2日來最高收盤水平。

盡管中國央行周二近等量續做4,000億元人民幣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并時隔逾三年半意外小幅下調利率5個基點,人民幣依然守住漲幅。德國商業銀行稱5個基點“很微小”。

貿易樂觀情緒蔓延至其他貨幣,澳元兌美元接近最近三個月最高位,澳元兌日元升至7月底以來最高位。不過,歐元兌美元下跌0.4%,報1.1091美元。

法興的Juckes補充表示,歐元將是最后一批受益于風險偏好改善的貨幣之一。周一公布的數據顯示,波蘭制造業活動出現10年來最嚴重下滑,這令歐元受到打擊。波蘭等中歐國家是歐元區企業的一個關鍵市場及投資目的地。

金價隔夜重挫2% 創逾一個月最大單日跌幅

在美元走強和市場風險偏好情緒持續升溫的背景下,金價周二則一度重挫2%,創下逾一個月來最大單日跌幅?,F貨金紐約尾盤下跌1.8%,至每盎司1481.81美元。美國期金收跌1.8%,報每盎司1483.70美元。

往往在經濟和政治危機期間會上漲的金價,盤中稍早一度下挫至每盎司1479.25美元的近三周最低水平,跌幅高達2%,料將創下9月底以來的最大單日百分比跌幅。

RJO Futures高級市場策略師Bob Haberkorn表示:“(金價下跌的)主要因素是,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部分關稅的取消,以及雙方‘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部分條款磋商取得進展。此外,全球股市在過去幾個交易日大幅走高,再加上美中關稅問題上的小突破,讓所有避險資產目前承壓?!?/p>

三菱分析師Jonathan Butler稱,美元走勢可能對金價未來走勢產生更大影響。

CMC Markets首席市場策略師Michael McCarthy表示,近期市場對貿易爭端有所進展的希望提振了美元,打壓了金價。

瑞銀策略分析師Joni Teves在一篇報告指出:“周末貿易面的利好消息,風險偏好強勁,加上股市處于歷史高檔,這些將考驗黃金的韌性及市場對金價升勢的信心?!?/p>

道明證券(TD Securitie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Bart Melek表示:“目前,我們對強勁的股市反應有些負面。作為一種對沖手段,人們購買黃金的興趣降低了,這并不是什么大原因,尤其是在股市表現如此良好的情況下?!彼a充說,至少在短期內可能不會有黃金的避險需求。

展望日內,投資者將迎來多位美聯儲官員講話,包括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費城聯儲主席哈克以及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其中威廉姆斯的講話無疑最受關注。

北京時間周三22:30,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將發表講話。威廉姆斯是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永久票委,同時也是美聯儲的“三號人物”,因此其講話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分析師指出,假如威廉姆斯措辭偏鷹派,美元有望進一步受到提振,這將對金價構成打擊。

展開
收起

美國開啟“無限印鈔”模式,為何美元指數卻沒有什么影響?

在疫情期間,美聯儲開啟了“無限印鈔”模式,很多人其實都不想看到美國這么做。因為這會將美國本身的風險轉嫁到其他的國家,根據相關信息了解到,美國已經印發了3萬億美元鈔票,并且這一次印發鈔票的目的也非常明確,主要是因為美國居民本身沒有存款,在疫情期間沒有收入,所以美國政府想要通過印鈔的方式給居民發錢,幫助居民渡過難關,同時也要防止美國的國債利率下跌。

其實美國在2009年的時候,因為金融危機到到來,美聯儲就實行了四次量化寬松政策,也就是和現在一樣用印鈔的方式度過難關,有一部分資金流向了美國的股市,還有一部分進入了各個國家。當時發展中國家受到的影響其實是最大的,由于大量鈔票進入本土,導致發展中國家出現了比較嚴重的通貨膨脹,當然了,美元指數也從103跌到了88。

表面上,美元指數下降了,實際上,美元指數依然處于高位,尤其是這次美聯儲一下子放出了3萬億美元,還能讓美元指數保持高位。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的?其實人們雖然一直以為美國是無節制的放水,但實際上,美國放水是很有節制的。一般情況下,美國其實只有在遇到全球性的經濟危機面前才會放水。

有些國家就算沒有遇到經濟危機,也會放水,而且放水的程度要比美國大很多,所以很多國家貨幣貶值的速度要比美國快很多。而美國實際上并沒有出現無節制放水的現象,反而是有所克制。更何況,美國放水的幅度和美元自身的體量相比,還是比較小的。除此之外,目前歐洲國家和日本其實都在放水,很多人就問了,我國的情況到底處于什么狀態?

我國的M2從2011年的100萬億元人民幣漲到現在的207萬億人民幣,很簡短的一組數據,其實大家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剡^頭來看美國,雖然美國這些年一直在放水,但是美國的M2總量其實只有15萬億美元,折合成人民幣約為105萬億元左右。從數據上來看,美聯儲放水還是比較節制的。

只是在這次疫情期間,美國放水的消息傳出來之后,人們都不愿意接受這個消息而已。一傳十,十傳百,最后這個消息的“味道”就變了。實際上,如果美國真的無節制放水,那么美元的體量早就被削弱了,而美國就不知道這么做會降低美元指數嗎?肯定知道,所以要有所節制,再怎么說,美國也是一個發達國家,這種人人都懂的道理,美國怎么可能不懂?

只不過美聯儲每一次放水之后,美國都要進入“恢復期”,只要事情結束了,美國也能很快恢復到原有的狀態,所以這對美元指數的影響并不是很大。對此,大家還有什么更好的看法嗎?如果有的話,一定要記得和大家分享哦。

展開
收起

放一張美元指數美美噠日K線,看出什么了?(圈子分析)

今天的走勢,讓周末叫藥丸的人更起勁了。

世界就是這樣,你看著大A泣不成聲,我看著美元走勢笑得牙酸。

放一張美元指數美美噠日K線,看出什么了?

就是不看世界金融格局,純看這張圖,韭菜們都能看出這貨走勢不妙。

用韭菜們很熟悉的語言來形容下這種走勢背后的意思,如果美元也是一只投資品,這只能說明資金正在堅定的逃離。

別看現在跌了不少,接下來可能跌速更快,跌幅更大,為什么呢?

當一只股票已經被莊家拋棄跑路,剛開始韭菜們都會硬鋼到底,但是隨著趨勢形成,越來越多的資金會越來越快的逃離,最后連巴菲特這種韭菜精都扛不住割肉了,那才快到底了,現在美元這個走勢,只不過是瘋狂下跌走勢里的第一波罷了。

當然,如果站的高一點,看美元背后美國經濟。

很顯然,沒有一點亮點,這十幾年來拉著美國經濟回光返照的所謂創新,并沒有出現。

FB都開始抄襲企鵝了,鵝廠淚流滿面的高光時刻到了。

蘋果11背后扛著的浴霸,你當我不知道這是華為玩剩下的造型?

我說什么呢?并不是吹中國企業有多了不起。

而是經過華爾街的一番折騰,從前高高在上的美國高科技企業們,除了會玩股票回購,扣扣索索的搞供應鏈管理,把自己高科技改變世界的亮點都給抹平了。

如果美元背后美國最打眼的企業都是這種玩法,那么美元背后的資產們,真的靠譜嗎?

說句不好聽的話,沒有疫情,美國經濟就能好到哪里去?

特朗普強調自己讓美國股市棒棒噠,難道這真的就MAGA?

看我的文章的人都是老股民,最少也是愛琢磨經濟的一幫人。

如果你們不費力,靠點幾下鍵盤,就能搞金融發大財,你會有心情老老實實的上班?

人類都有劣根性,中國人如果也能那么玩,我相信,不可能有人愿意苦哈哈的干科研。

據說今年高考,上財的分數線高的一比,為什么呢?小孩子們都以為念了上財,出來就能做金融達人,隨便混成高富帥、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呢。

實際上不是人玩金融,而是金融玩人,心態偏一點,就變成了金融的工具人,稍微愚鈍一點,身為工具而心不能自知,真的是最可怕。

當金融發展到華爾街那種高度,美國的一切都拿來投喂,只怕都不夠填窟窿的。

美聯儲和白宮制造了一個錯覺,只要死命印鈔票,扛住美國股市不跌,就能挽救經濟。

然而,QE它只能解決因為貨幣供應扭曲而產生的問題,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經濟。

2008年那次美國經濟危機能走出來靠的是高科技,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全球通信技術升級。

2020年的危機,請問又有什么能救的了美國?靠特朗普的瘋狂嗎?靠新冠“消滅”低端人口?

印鈔救市讓少數美國人變得更富有了,增加了一堆億萬富翁,然而,窮人們更窮了。

他們既沒有工作,也失去了找到工作的可能。

一旦經濟數據滑落得如此難看,美國國會只能拿出印鈔的傳統模式來救經濟。

這是在邪路上越走越遠。

我前幾天寫了一篇《美國關掉中國領事館背后的金融算計》,本來美國人靠著威脅中國,拉攏其他同謀一起威脅中國來搞零和博弈。

結果中國對等的關了美國成都領事館。

接著,美國跑來中國領海搗亂的飛機開始沒聯絡信號了,嚇得美機落荒而逃。

叫囂說要給世界一個大新聞的特朗普,周末連個屁都沒有放出來。

金融資本終究還是看出了美帝的虛弱,紙老虎的偽裝被戳穿了,沒有嚇唬到別人,反而把自己的底色給暴露了。

這就很尷尬了,美元指數繼續走低,黃金已經創出了歷史新高,這說明,美聯儲耗盡心血,花了幾十年用美元打擊黃金的行動已經徹底崩盤。

如果美元無法控制住黃金,那么美元就危險了!

市場上對美元一致認定是美元會繼續增發,而美元又沒有綁架住任靠譜的資產,證明美元的價值,那么美元會怎樣呢?

基辛格的威脅是毫無意義的,金融資本自己做出的選擇,美國的政策面和基本面都不能改變這一決定,反而推著他們跑得更快。

好吧,為什么我講我A的問題,扯了半天的美國,因為到目前為止,人民幣的發行還沒有綁定赤字,而是對標美元。

我們看到,最近美元持續大跌,而人民幣的匯率卻上漲的不多,仍然維持在7左右。

這說明什么呢?灰綠講多了,怕被封文。

人民幣似乎在等著美元過來:你來背書,我好擴張!

請記住重點,人民幣是要擴張的。

本來人民幣擴張,都是用房地產來消化的,但7月24日,高規格的搞了一次房地產調控會議。

深圳的炒樓客本來連夜轉戰周邊,結果7月25日東莞又出新政了。

房地產為什么能創富,主要是杠桿足!

現在調控都放在控杠桿,凍結交易時間,嚴查交易資質上。

資金沖進來就是一記悶棍,“房住不炒”真不是說的玩的。

但美元外逃已經是趨勢,不是我吹,大家都看到,除了中國,還有哪里有這個體量,這個潛力來吸引國際熱錢?

前一段時間,看不見的手趁著中美之間互相關場子,把大盤給砸下來了。

但他們真的想把股市砸漏嗎?砸漏又有什么好處?解決了問題嗎?

只不過之前那波凌厲的漲勢,不遏制就成了瘋牛,瘋了以后是個啥情況,2015年你沒經歷過嗎?

我們看趨勢,很簡單,我A除了漲,沒別的出路。

之前我說過,美元大跌,第一個利好大宗,做多有色沒問題,今天有色不是走的很靚麗嗎?

我們來復習一段著名的K線,998起來以后很快被打下去了,你這時候要是割肉等500點的大底,只有等來生了。

當年匯改是個因素,但那時候炒房可沒什么限制,什么限購限貸根本不存在,只要你來,就能隨便買。

現在國際熱錢能干啥呢?現在的熱錢可是比那時候多多了。

畢竟2008年之前,美聯儲還是稍微多點節操,沒有那么明目張膽的印錢。

某隊現在控盤力度遠大于前幾輪,畢竟人家現在是深度融合,擼起袖子活潑的下場了。

我還是強調,創業板注冊制以后,少碰,風險大。

你如果認為牛市已經結束了,啥都別說了,清倉銷戶。

你要是認為我說的有道理,那么接下來繼續淡定的持股就可以了。

有好多人問我這幣那幣咋走,當然,美元出逃,肯定有一部分錢會去幣圈的,只做頭部,玩的人少的別碰,都是垃圾。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