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還會繼續貶值嗎

人民幣兩周連跌結束,專家分析稱:中長期不存在繼續貶值的基礎

現在很多人都在關注人民幣的下跌問題,也引起了多數人的擔心,大家搜知道人民下跌意味著什么。首先,如果人民幣貶值,占國民經濟三分之一以上的出口產業會獲得新的競爭力,資金的外流也會因此逐漸停止;其次,人民幣貶值不會是件好事,因為現在中國正處于個嚴重通脹的時期,人民幣繼續貶值會帶來更高的物價水平,在房價居高不下的基礎上進一步影響生活水平;再次,對國內經濟影響:在國內市場上減少進口產品的競爭力,促進國內企業發展;最后,對出口的間接影響: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價格偏低,人民幣貶值后可以用更少美元買到相同產品,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或許會影響出口。

人民幣在持續了兩周的大幅波動后,本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止跌反彈的趨勢,離岸人民幣上漲545點,在岸人民幣上漲74點。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認為,基于不同的有利因素的支持,人民幣已經不具備中長期內再次連續貶值的基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或將在7.2范圍內窄幅雙向波動。

數據顯示,本周五收盤時,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價格是7.0446元,與上周五相比,明顯上漲74點。本周三的在岸人民幣出現了大幅增長,具體為504點。本周五,香港市場上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收報7.0438元,已經連續兩日呈現上漲,與上周五的收盤價相比較,上漲了545點。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周三離岸人民幣曾出現明顯大跌,具體為435點。

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認為,如果經常項目保持順暢、中美利差保持在安全區間、外匯交易以“實需原則”為基礎、中國經濟增速以全球領先為支撐,諸多因素直接決定了人民幣中長期內,不存在繼續貶值基礎。

解運亮還特別之處,2019年8月初,人民幣匯成功“破7”,究其原因,是順勢而為所致,短期內呈現出超調,而本周外部環境緩和,加之近日美國10年期和2年期國債期限利差出現倒掛,增強了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前期人民幣超貶得到扭轉,回歸基本面。在短期內,如果外部環境未發生惡化,可以預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在7.2元以內窄幅雙向波動。

展開
收起

緊張艱難的2020,人民幣升值還是貶值?

2020伊始,世界不太平。

軍事高官被美國炸死,伊朗暴怒退出核協議,雙方劍拔弩張,大戰在即的味道!

人民幣,同樣充滿挑戰。

對很多人來說,人民幣匯率至關重要。

對老百姓:影響著出國旅行,留學、購物。

對投資者:影響跨境貿易和海外投資的時機和決策。

2018年春天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經貶值約13%。

2019年,8月離岸在岸人民幣雙破七,創下10年來匯率最低!

但在2019年末,人民幣開始升值。

今天我來說下,2020年,面對緊張局勢下的人民幣,會怎么走?

(注:本文較隱晦,推薦讀完,或拉到最后)

1

人民幣和什么有關

人民幣匯率,主要受中國經濟,中美談判,美國政策,外資流入和國際局勢5大點影響。

1

中國經濟

經濟面,是人民幣升值貶值的核心之一。

國內經濟面臨著下行壓力,是不爭的事實。

2019年年底,國家出臺一些列逆周期調節政策措施,很明顯地詮釋了這一點。

2020年,會是一個去庫存之年,在經濟和匯率政策上,都要保持內部和外部的平衡。

中國經濟,從出口導向向消費驅動轉移,一些龐大的經常項目盈余,在不斷縮小。

人民幣匯率,和出口息息相關。

從中國凈出口和GDP比值可以看出,中國慢慢減弱出口效應,凈出口對GDP的推動力在下降。

說明匯率在2020年,大概率會減弱戰略性的升值或者貶值。

債務方面,中國的外債余額一直在上升。

2018年,外債余額為19260.5億美元,債務率為74.1%,為1994年以來的新高。

美債占到很大比重。

如果貶值,會加大中國的支付美債利息的成本。

所以綜上所述,戰略性升值或者貶值,大概率會逐漸減弱。

2

中美談判

過去18個月人民幣匯率,和中美談判息息相關。

2018年年初,人民幣匯率為6.7左右。

5月6日,美國突然宣布加征關稅,人民幣匯率下跌。

8月1日,特朗普再次宣布加征關稅,人民幣十年來首次雙破七。

12月13日,中美雙方就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當天人民幣大漲。

2020年,大概率能達成部分協議,對人民幣會是一個利好。

但繼續大漲的概率不大,因為中美分歧依然存在,會不斷的談判妥協再談判。

目的,就是一個平衡。

而且,人民幣過強,會影響出口。

3

外來投資

中國經濟雖然面對下行壓力,但是,2020年GDP增速依然可以在6%左右。

2019年,全球負收益債券規模超過17萬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在全球低利率甚至負利率資產的大環境下,中國經濟依然屬于高增速。

中國經濟從出口導向轉向消費驅動,龐大的經常項目盈余不斷縮小,中國逐步放開金融,渴望繼續吸引外國金融投資。

債券,是中國金融開放的主戰場。

2019年全年,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都位于歷史高位,人民幣相對美元資產的收益率增加,這對全球資本,構成了吸引力。

2019年4月,彭博宣布,人民幣計價的356只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

2019年9月,摩根大通宣布,以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債券,將從2020年2月28日納入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

2019年12月,中央結算公司為境外機構投資者托管的人民幣債券面額達18769.73億元,再創歷史新高;

自2018年12月以來,該數據已連續13個月上升。

中國外匯儲備也在慢慢回升。

沒有大變動的話,2020年中國資本市場,資本項目有望繼續維持順差,并對人民幣匯率起到支撐作用。

人民幣的需求變多,供給平穩的情況下,外匯價格也會受到支撐。

4

美國

人民幣匯率走向,和美國金融政策也聯系緊密。

中美摩擦,其實,也影響了美國經濟,比如美國制造業活動放緩、企業投資降溫、成本升高等等。

所以,2019年,美國為了拉升經濟,已累計降息三次,美元指數走低。

大概率,美聯儲政策仍大體維持寬松,將在2020年上半年降息25個基點;

美債收益率會下降, 美聯儲擴表,這些都會對美元造成壓力。

另外歐洲經濟回暖在即,這對美元也同樣會造成壓力。

特朗普一直以來,都給美聯儲巨大壓力,為了防止其他國家貨幣貶值占美國便宜,多次催促降息,打壓美元。

當前美國股市在最高點,美元也是相對高點,美國2020年相對其他國家,依然會保持一個相對強勢的狀態。

未來的美元,大規?;芈淇赡苄院苄?,會小幅波動為主。

2

中東局勢

最近中東局勢突變,牽動全球投資者的心,大大提高了市場避險情緒。

中國是伊朗石油最大的進口國,數月前伊朗央行已經正式宣布將人民幣列為主要換匯貨幣,并替代了原來美元的位置。

這大大威脅到了美國利益。

伊朗將軍剛被暗殺,國際局勢緊張,美元開始小幅回升,人民幣結束3連漲開始一周以來最大跌幅。

隨著伊朗領導人態度的緩和, 1月9日,在岸人民幣開盤后大漲,

除了黃金,外資開始涌入中國, 香港的北向資金5天累計凈流入268.74億元,創去年8月以來新高。

同時美元指數開始下跌。

3

2020年人民幣

那,2020年,人民幣會怎么走?

1月底,春節前,中國出口商和其他企業會拋售囤積的外匯,在組團結匯的帶動下,人民幣匯率可能會在1月出現升值,會達到6.9左右。

有對外投資,對外購物,出國旅游、購物的朋友們,請抓住這個窗口期。

2020年第一季度,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望正式簽署,氣氛相對會比較緩和。

2020年全年,人民幣兌美元預測區間為6.85--7.21。

預計到2020年末,人民幣匯率中樞或將小幅抬升至6.7--6.9之間。

但是!

想法總是好的,黑天鵝一直在蠢蠢欲動!

短期內人民幣以穩為主。但由于外部環境仍有變數, 美伊沖突在未來,美國在實力上具有絕對優勢,大概率開始會小范圍沖突。

但是,如果伊朗被逼到山窮水盡,不排除破釜沉舟同歸于盡。

伊朗經濟受重創是大概率事件,在此背景下,人民幣與伊朗的局勢呈現正相關性,人民幣受到影響!

伊朗事件不確定性加大。

如果不打仗,一股指跌、油價漲、貨幣跌、金價漲。

但如果開戰,那么金價、油價、股指都會下跌,只有美元漲,這會對人民幣造成影響。

未來,美聯儲處于降息通道,近期再次啟動國債購買計劃,貨幣再次寬松。

中美協商將分為幾個階段,如果談判達成,人民幣會升值。

但是,談判不會一次達成,會反復的膠著。

黑天鵝下,沒有什么事情,是絕對肯定的。

更多犀利、客觀、深度的鄭州樓市分析、團購活動、人文教育等,請關注微信平臺《鄭州樓市》,這是一個媒體。

米宅:米宅旗下,專業研究全國房地產的宏觀、前策、戶型、房企、景觀、運行、營銷、成本等領域,有案例、有分析有數據、是你了解房地產、購房置業的好幫手!

展開
收起

人民幣仍有一定貶值壓力,但不會持續大幅貶值

中國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發布報告指出,未來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仍將面臨一定的貶值壓力,但無論破不破7,都不會出現持續大幅貶值的局面。張明認為,于當前環境下,中國人民銀行(PBoC) 主動降低對匯率的干預,讓人民幣因基本面而兌美元貶值,可能是更為明智的策略。

平安證券發布的2019年展望報告相信,人民幣匯率的適當貶值,有助緩解經濟下行壓力,與出口調整的壓力,并能降低央行干預匯率的成本與副作用。

人民幣有貶值壓力

由基本面分析:人民幣仍有貶值壓力

平安證券指出,導致2018年第2季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新一輪貶值的主要原因,包括:中美短期經濟增長趨勢出現顯著差異、中美短端和長端利差均出現收窄、美元指數顯著上行以及中美資本市場的表現大相徑庭。

因此,從基本面來看,未來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仍將面臨一定的貶值壓力。

平安證券指出,至少在未來半年內,美國經濟仍將維持較為強勁的增長,而中國經濟仍將面臨下行壓力。

中國人民銀行

目前市場普遍認為,本輪美國經濟高增長至少將會延續至 2019 年上半年。 2019 年中國經濟增速,預計將由 2018 年的 6.5% 左右繼續減速至 6.2-6.3%上下,而 2019 年 2、3季度可能是年內 GDP 增速的低點。

中美利差預計在 2019 年將會繼續收縮。目前中美 3 個月銀行間拆借利率分別為2.95%與2.55%左右,而中美10年期國債利率則分別為3.50%與3.20%上下。由于從目前至2019 年上半年,美聯儲預計將升息0.75%,而央行仍有可能進一步降準,這就意味著,短期與長期的中美利差仍將收窄,甚至不排除利差倒掛的情形出現。利差的收縮自然會導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面臨貶值壓力。

中美利差收縮帶來人民幣貶值壓力

人民幣不太可能大幅貶值

此外,當前中美貿易摩擦依然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不排除摩擦進一步升級的風險。但從短期來看,貿易摩擦對順差國的不利沖擊,要高于對逆差國的不利沖擊。從這一角度來看,貿易摩擦的持續與升級,也可能導致人民幣面臨貶值壓力。

不過,無論人民幣兌美元是否跌破7,平安證券認為,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持續大幅貶值的情況都不太可能出現。一方面,中國經濟的基本面依然強健。另一方面,為了防止不確定性的發生,影響國內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中國央行也會有較大動力,來維持匯率的基本穩定。

平安證券指出,在當前的內外部環境下,中國央行主動降低對人民幣匯率的干預,順水推舟地讓人民幣在經濟基本面的作用下兌美元貶值,很可能是一種更加明智的策略。

展開
收起

端午節后人民幣兌美元大跌,那么國內人民幣會貶值嗎?

端午節后第一天,人民幣對美元貶值575個基點,收盤報6.4743,4月中旬開始,人民幣進入對美元貶值的下降通道,這是4月中旬后最大單日跌幅。

人民幣還會繼續貶值嗎?國內人民幣也會跟著貶值嗎?

5月外匯局公布的數據顯示:5月銀行結售匯順差194億美元,環比上月增加了82%。

連續順差說明市場上對人民幣沒有中長期貶值預期。

作為普通民眾,深奧的經濟學問題很少去研究,看到這樣的新聞,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的人民幣存款會不會跟著貶值呢?

其實這個擔心是多慮了,“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與“國內的通貨膨脹”有一定關系,但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反映了兩國貨幣的購買力情況。

舉個例子,一個漢堡美國賣10美元,中國賣10元人民幣,那么兩者的購買力顯然是相同的,都是1:1的購買力。

現在的匯率約為1:6.5左右,那就意味著在美國買一個漢堡的錢換到中國就可以買6.5個,就意味著人民幣幣值被低估了。人民幣就有了升值的壓力。

因為美國人從中國買漢堡很便宜,所以美國人都從中國買漢堡,結果就是中國賺了美國人很多錢,形成了貿易順差。所以美國一直要求人民幣升值,這樣美國人就不會再從中國買漢堡,貿易順差就會減少。

國內的通貨膨脹就是以前10塊能買一個漢堡,現在需要20塊了。人們感到錢不值錢了。

當然,“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與“國內的通貨膨脹”兩者并不矛盾。

人民幣兌美元升值,我們購買國外的產品就會相對更加便宜。但同時大量國際游資進入中國,購買房地產、股票、炒作商品等等。加大了通貨膨脹。比如最近十年,人民幣兌美元從1:8升值到目前的1:6.5,國內物價是漲了還是跌了呢?

同理,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導致國際游資撤出中國,換成美元,從而造成國內流動性的減少,反而會抑制通貨膨脹。

可見,最近人民幣大幅貶值,并不意味著國內會發生通貨膨脹,相反,國內流通貨幣會減少,物價反而會降低。

展開
收起

幾個原因,讓人民幣的貶值壓力仍在,但也別擔心過頭了!

11月30日,在岸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報6.9357,上調(人民幣貶值)4點。雖然貶值得不多,但從最近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走勢來看,仍然高居不下。這說明人民幣貶值壓力尚在,并沒有轉為升值的跡象。本月初,美元對人民幣匯率倒是出現過一波急跌,不過才跌了兩天就戛然而止,并隨后又漲了上來。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美元對人民幣匯率遲遲不肯下跌呢?

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不肯下跌的原因

首先,跟強勢美元脫不了干系。今年人民幣對美元的快速貶值,主要就是由強勢美元引起的。而近段時間,美元指數雖然經歷了幾次沖高回落,但很快又漲了上去,目前美元指數又再次回到年內高點附近。很顯然,美元如果一直保持強勢,人民幣想要對美元升值就不容易。

對于美元強勢的原因,無非還是美國加息預期尚在(預計12月會加息)、經濟數據表現搶眼等等。此外,受英國脫歐、歐元區和英國經濟數據表現不佳等因素影響,使得歐元、英鎊走弱,間接地鞏固了美元的強勢地位。

其次,我國經濟增長放緩及貨幣政策相對寬松,不利于人民幣走強。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我國三季度的GDP僅增長了6.5%,創下2009年1季度以來最低。由于一國的經濟是一國貨幣的最大支撐,在經濟表現不太好時,貨幣也會表現較弱。而在貨幣政策上,今年央行已經進行了4次降準,貨幣政策保持相對寬松。在相對寬松的貨幣政策下,就意味著向市場供應的人民幣較多,從供需關系來說,這顯然不利于人民幣走強。

再次,市場對人民幣升值的信心不足。由于之前幾個月人民幣貶值得太快,讓市場中的很多人還心有余悸。雖然目前人民幣匯率已經穩定下來,但顯然還是有很多人并不放心。尤其是美元對人民幣匯率正處在保7的關口上,擔心人民幣匯率會破7的還大有人在。從最近幾個月有人從銀行大量換購外匯導致銀行結售匯持續出現逆差或許就能說明,還是有很多人并不看好人民幣走強。

老百姓需要擔心人民幣還會繼續貶值嗎?

由于以上這些因素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完全被消除,所以才會造成美元對人民幣匯率遲遲跌不下來。不過要說人民幣還會不會繼續貶值,那就很難說了。由于央行已經出手穩定人民幣匯率,人民幣想要繼續貶值已經變得不那么容易。再加上美國在12月加完息后,到2019年有可能暫緩加息,所以人民幣只要熬過了這一段時間,之后的貶值壓力或許就會大大下降。

其實就目前來說,人民幣維持一定弱勢或許并不是壞處,這樣有利于刺激出口,對經濟增長有利。比如10月份我國的出口總額就大增了20.1%,增幅連續4個月上漲,這或許就跟人民幣的貶值有很大關系。

而對普通老百姓來說,只要人民幣不大幅貶值,大多數人受人民幣貶值的影響還是比較小的。如果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拉動了經濟增長,使得老百姓的收入能有所提高的話,就能消除人民幣貶值帶來的不利影響,或許還能從中受益。

作者:龍小林/審核:趙溪

鄭重聲明:本文內容為希財網作者版權所有,任何單位或個人未經本站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否則,本站將依法追究其法律。

展開
收起

歷時14天,人民幣終于止跌了!是什么終結了人民幣的貶值之路?

7月3日,離岸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終于迎來了近兩周以來的第一次下跌。說實在的,這一輪人民幣貶值真可謂是驚心動魄,不僅走出創紀錄的13連貶,更是創下近20年來最大單月貶值幅度。好在,終于在第14個交易日時,人民幣總算是停下了貶值腳步。不過,雖然人民幣在昨日得以止跌回升,但過程并不輕松。要知道在昨日中午12點之前,人民幣對美元仍在快速貶值,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盤中最高突破了6.73。直到12點之后,才快速回落,并最終收跌,人民幣的此輪貶值之路才得以終結。

人民幣貶值

人民幣止跌回升原因

一天時間內,人民幣從快速貶值突然間變成快速升值,這其中必然是受到某種重要因素的影響,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昨日下午,中國央行官網上公布一則關于央行行長就近期外匯市場的波動對媒體回應的消息。正是這則消息,改變了人民幣的走勢。

央行行長在回應媒體的提問時稱,近期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央行正在密切關注,這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有些順周期的行為。同時央行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是今年來央行行長首次對維穩人民幣匯率的表態,同時也給市場注入了一劑強心劑,才避免了人民幣出現連續14個交易日貶值的局面。

人民幣貶值

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會不會破7?

雖然人民幣已經暫時止住貶值,但未來人民幣還會繼續貶值嗎?甚至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會不會破7?這恐怕是目前市場爭論焦點,如果是放在一個月以前,估計沒人會相信有這種可能,但是看了這一個月以來人民幣的瘋狂貶值之后,還有誰敢保證人民幣不會破7呢?那我們不妨來看看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距離破7還有多遠。

當前離岸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處在6.64附近,距離7.0還需要漲3600個點,需要的漲幅為5.42%左右。而在過去一個月里,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從6.38附近最高漲到了6.73,漲幅就有3500個點,已經十分接近3600點。如果從今年4月份的低點算起的話,漲幅已經超過4600點!所以只要再來這么一波上漲,破7也就沒什么懸念了。

人民幣貶值

問題是,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有沒有可能再來這么一波上漲?從這點來說,恐怕很難。

首先,人民幣過去一個月的貶值速度,是20年都難得一見的。如果20年難得一見的貶值速度,讓我們1年內就見到兩次,那也太瘋狂了,這種幾率出現的可能性太小。而且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自從2008年跌破7.0之后,10年來就再也沒有回到過7.0的上方。10年、20年的魔咒,有那么容易被打破嗎?

其次,既然央行已經表態要維護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就不會坐視人民幣繼續大幅貶值。對于手握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中國央行來說,要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基本不存在能不能的問題,只看想不想要的問題。雖然當前國際環境下人民幣貶一貶值有一定好處,但如果要繼續大幅貶值,恐怕就不能被央行所容忍了。

由此可見,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看似離破7不遠,但實則還是挺遠的。

作者:龍小林 / 審核:禹君健

鄭重聲明:本文內容為希財網作者版權所有,任何單位或個人未經本站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否則,本站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展開
收起

人民幣狂升,一年前對賭貶值的人傻了!2018年人民幣還會升嗎?

回看過去一年的中國經濟,最讓投資者意外的是人民幣匯率“由貶轉升”,那些在2017年年初買入美元、購買境外保險產品或QDII產品的人虧錢了嗎?人民幣匯率畫風逆轉的背后有哪些驅動因素?且看下文細細分析。

三大因素驅動人民幣“由貶轉升”

在此所說的“由貶轉升”是指投資者最為關注的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過去一年,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由6.95:1升值到6.5:1,升值幅度達6.47%。而更能代表人民幣對外整體購買力水平的人民幣匯率指數(CFETS)由94.83變成94.85,在一年內幾乎無任何變化,且一直保持在92.26-95.34區間范圍內波動??梢?,相較于人民幣匯率指數的相對穩定,人民幣對美元等貨幣雙邊匯率的波動更為激烈。

整體來看,驅動人民幣升值的因素有三點:

第一,中國經濟基本面明顯改善。各種信息或數據都表明,當前中國經濟正處于企穩回升的趨勢中,高端和新興制造業、實體經濟、居民消費等指標都十分穩健,2017年新增就業人數也達1300萬人。更為重要的是,一度是國際資本做空人民幣匯率的重要因素——企業投資回報率持續下行的趨勢也得到逆轉,無論是互聯網企業主導的服務業,還是工業部門的盈利能力,都實現了超預期增長。

第二,美元貶值是人民幣對美元升值的首要外部因素。從整個趨勢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與美元指數的波動幾乎是完全同步的,這一趨勢在2017年下半年表現得尤為明顯。2017年1月3日至2018年1月2日,美元指數從103.28下行至91.86,貶值幅度超過11%(參見下圖)。

第三,政策調整與完善,穩定了人民幣匯率預期。政策因素有兩方面:一是央行在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基礎上加入了逆周期因子,使其更好地反映宏觀經濟基本面,克服外匯市場的羊群效應,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與美元指數波動的同步性也明顯上升;二是外管局對居民換匯額度、企業境外投資進行了合理引導。在此政策影響下,2017年前三季度,境內企業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和境外并購金額為780.3億美元和977億美元,同比下降了41.9%和38.9%,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和并購回歸理性。換句話說,監管部門政策的調整打破了“資本外流—匯率貶值—資本進一步外流”的惡性循環。

對賭人民幣貶值的投資者有損失嗎?

在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最為嚴峻的時期,為了實現資產的保值增值,不少投資者配置了美元資產,比如購買美元保單或者投資QDII基金等,前者是用美元來繳費的保險產品,后者是投資于國外股票、債券或商品的基金。那么,隨著人民幣“由貶轉升”,這部分美元資產在2017年有虧損嗎?

首先來看人民幣匯率升值對購買美元保險產品的影響。對于用戶購買的美元保險產品來說,人民幣升值的主要影響在于:

一是年度人民幣繳費額下降。比如每年繳費20073美元、繳費期為5年的儲蓄保障計劃產品(參見表1),如果繳費期為年底,那么在2016年底按美元兌人民幣6.9495的匯率計算,則當年的保費應繳13.95萬人民幣(=20073×6.9495);2017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到6.5120,那么2017年的保費應繳13.07萬人民幣(=20073×6.5120)??梢?,2017年人民幣升值了6%左右,對應的每年的人民幣繳費額也節省了6%左右。所以,對于購買美元保險產品的用戶來說,人民幣升值有節省保費的作用。

二是如果保單正好到期,那么保單的人民幣價值會略有縮水。由于保單都是偏長期的產品,比如上述的美元儲蓄保障計劃是5年繳費、10年到期,所以對于還未到期的美元保單來說,人民幣的短期升值對保單價值的影響比較小,即1年的人民幣升值對保單價值的影響較弱,而未來若干年的人民幣走勢難說會繼續升值還是轉頭貶值。但如果保單是2017年到期的,比如上述的10年保單恰好是2017年底到期,假設實際的現金價值就是12.19萬美元,由于2017年人民幣升值了6%,所以相比人民幣沒有升值的環境下,該保單的人民幣價值會縮水6%。

因此從總體上看,購買長期美元保單的投資者會受益于人民幣升值,因為每年繳納的人民幣保費下降了。當然,如果人民幣長期升值,那么保單的人民幣價值肯定會下降,但如果人民幣只是升值了一年,對保單的人民幣價值的影響就比較小。

其次需要指出的是,人民幣升值會拉低QDII基金收益率,但2017年國外資產普漲使得大部分QDII基金還是賺錢的。比如境內投資者以人民幣購買的某只QDII投向標普500指數這一美元資產,標普500指數2017年上漲19%,但由于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升值了6%,再考慮到QDII基金的倉位大約是90%左右(即指數上漲1個點、QDII基金上漲0.9個點),所以,以人民幣計價的QDII基金收益率大概只有11%左右。因此,當人民幣處于升值周期中,以人民幣計價的QDII基金的表現相比對應的美元標的指數會弱很多,兩者之間的差值差不多就是人民幣的升值幅度。但由于美國經濟向好、特朗普稅改政策進展順利,2017年大部分的美元資產尤其是美股取得了不錯的收益,所以2017年大部分的QDII基金還是賺錢的,比如2017年掛鉤標普500的QDII基金收益率大約在11%左右,掛鉤納斯達克100的QDII基金收益率大約在22%左右(參見表2)。

另外,除了金融投資,人民幣升值還會利好出境游。2017年人民幣相對港幣、美元、新西蘭元、日元和瑞郎是升值的(參見下圖),所以去香港、美國、新西蘭、日本、瑞士等地區旅游是劃算的,因為同樣多的人民幣可以兌換更多的當地貨幣。

2018年人民幣匯率將往何處去?

至于新一年人民幣匯率走勢,我們的判斷是將保持穩定。理由主要有兩點:

一是中央對人民幣匯率的政策取向趨穩。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表述是2018年“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與2017年的最大變化是刪除了“要在增強匯率彈性的同時”??梢?,2018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將保持平穩,中央認為人民幣匯率當前正處于合理均衡水平范圍內。如此,在當前匯率形成機制下,由于人民幣匯率指數(CFETS)保持相對穩定的可能性較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波動,主要取決于美元指數自身的變化。

二是美元匯率將保持先強后弱的震蕩態勢。2018年上半年,在特朗普稅改、美聯儲加息的共同影響下,加上2017年美元指數貶值幅度超過11%,美元指數可能會出現階段性的、恢復性的回升,相應地,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可能會有一定的貶值壓力。但是,從中長期來看,稅改會增加美國財政赤字,美元升值也不符合特朗普振興美國實體經濟的目標,因此美元指數并不具備持續升值的基礎。

整體來看,2018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呈現先弱后強的基本走勢,在監管部門對居民換匯、資本流動、境外投資和并購的正確引導下,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或升值的基礎并不存在。

在此背景下,普通投資者配置境外資產的策略也應進行相應的調整:

一方面,投資者不是盲目對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采取大規模增持境外資產的策略,而是根據自身資產狀況和風險偏好,合理配置內外資產結構、比例和規模。

另一方面,堅持持有人民幣資產,特別是在中國經濟結構轉型正在走向成功、企業競爭力和盈利能力不斷增強的背景下,人民幣資產特別是優質企業的股權資產,中長期來看,依然是分享中國經濟新一輪增長紅利的重要工具。

(來源:蘇寧財富資訊;作者: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志龍、左俊義)

展開
收起

疫情過后,人民幣會貶值嗎?物價會不會漲?

人民幣匯率二個可能的法則:法則一:人民幣匯率變動(%)=美國物價上漲幅度(%)-中國物價上漲幅度(%);法則二:人民幣匯率變動(%)=美國的利率(%)-中國的利率(%);根據這兩個法則,我們可以做一些推算:

⑴ 先看物價。

美國的通貨膨脹率,預計是在2.40%;中國的通貨膨脹率預計是2.60%,那么人民幣貶值可能也還是只有0.2%。這就是說,人民幣貶值會比較緩慢,幅度也不會大。如果美國的由于疫情,大量發行貨幣的話,那么人民幣將有可能升值。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中國貨幣放水的話,那么人民幣可能也將不會升值,而開始貶值。

⑵ 再看利率。

美國的最新聯邦基金利率是0~0.25%,由于疫情原因,利率可能維持不變。假定人民幣的利率保持在2.95%左右,那么人民幣的貶值幅度應該是2.7%。由于疫情的復雜性及中美經濟政策的不缺定性,法則一通貨膨脹率的預測準確性可能較低,以法則二為參考,人民幣的貶值幅度應該是3%左右。

綜上所述,人民幣會有一定的下浮,貶值的幅度和空間不會太大,物價也不會有太大變化,具體原因如下:

1. 由于我國國際收支(即,出口-進口之差)一直是正數,出口一直遠遠大于進口,可以維持人民幣匯率堅挺的空間。

2. 人民幣的外匯供求比較平衡,人民幣國際化的加速,以及國內經濟增長,使得國際資本對人民幣資產配置的需求也是在持續。

3. 由于2019年中美貿易戰關稅壁壘之戰,增加了出口成本,出口產品價值相對減少,人民幣已經進行了貶值,由此已經消化了下浮的幅度。

4. 由于疫情逐漸過去,經濟也在逐步恢復,全球各國也在計劃復產,所以,國際間的貿易也會逐步回升。使得出口進口達到一定比例的平衡。即便恢復生產較慢,也是短期的幾個月可能出現小幅貶值。

5. 國內物價沒有出現高漲,疫情后消費還需時間恢復,百姓購買力還待提高。物價不會立即出現高漲而導致通貨膨脹。

所以人民幣匯率不會出現大幅貶值或升值。同時,中國金融體系在應對風險方面也在走向成熟。疫情是短期的不會超過今年,從長期來看,2020年人民幣匯率走勢為:先抑后揚、穩中求進。

大家有什么看法,歡迎留言討論!

展開
收起

人民幣會不會持續貶值?

這幾天,人民幣對美元持續貶值,在5月27日,在岸人民幣跌破了7.17,離岸人民幣則跌破7.19,逼近2019年9月的大約7.2一線,如果突破這一水平,那么將刷新2008年以來最弱。

身邊很多朋友孩子在海外留學,他們普遍想問,人民幣會不會繼續貶值,現在7.2的水平下,會不會最終貶值到8,甚至是10的水平?

人民幣的事情,說來話長,不過從短線來看,還是受短期事件避險影響比較大。

我們可以回顧2019年9月份的人民幣匯率,在去年9月3日到達了7.19的高位。當時發生了什么?那正是特朗普對于中美貿易做出最多威脅的時候。

那么我們基本就清楚了,這次是因為我們將在明天兩會上表決香港相關的法案,而美國也威脅將提出對中國的“制裁”措施。這就形成了外匯市場上的某種避險情緒。

當然,HK法案只是一個導火索,G2在后疫情時代的關系還有很多事情會在今年下半年發生,匯率將隨著兩國關系的沖突和緩和過程而波動,我們只要有心理準備即可。

過去幾年,央行總是說:人無貶基(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

決定匯率的最主要因素不是短期的外交事件,而是我們國家的國際收支狀況。

那么我們的人民幣的合理估值應該是多少呢?

按照購買力平價的指標,目前1美元在美國的購買力大約相當于4人民幣在中國的購買力,那么看起來人民幣是低估的,應該升值到4才合理。

但是從資產價格來比,中國的房地產價格非常昂貴,特別是在一二線城市,很多普通商品房價格超過了千萬,這樣的話人民幣就顯得虛高了。

假設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的話,隨便一個北上廣深的家庭,賣掉一套房,就可以獲得幾百萬美元的外匯,即使到了美國也可以過上富翁的生活,更不用說去別的國家了。

人民幣匯率再往上升值的話,意味著中國資本外逃的壓力會越來越大,很多外匯以“旅游”的名義走出國門,海外留學、境外買房、投資美股,中國外匯儲備從峰值的4萬億美元下降到3萬億出頭,可推測資本外流規模超過了1萬億美元。

國家早就意識到這些問題,所以用“房住不炒”來抑制泡沫被進一步吹大、用減稅降費來盡可能強化我們的成本優勢,人民幣的國際化道路要走出去,就必須先去除資產泡沫,房價不能再漲了。

如果戳破資產泡沫,會面臨銀行金融的系統性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決策層的策略,應該是在壓抑資產價格泡沫不再擴大的前提下,適當引入溫和通脹,將人民幣的購買力平價指標也降到和匯率相當的位置,這樣的話,人民幣的生活物價逐漸與房價匹配,那么人民幣國際化的條件就成熟了。這個周期可能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才有可能走完。

那么分析到這里,人民幣會怎么走,你們應該可以思考思考了。

展開
收起

人民幣中間價"六連跌",創半年新低!因為啥?還會繼續貶值嗎?

繼昨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下挫后,今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再次大幅下調。

6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調貶287個基點,報6.5180元,為連續第5日調貶,并跌破6.50元關口。

26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依舊低開低走,日間交易時段相繼跌破了6.53、6.54和6.55,16:30收盤價報6.5560元,較前收盤價跌320點,連跌4日;

進入夜盤,在岸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跌破了6.56、6.57、6.58,最低報6.5800元,創2017年末以來新低,23:30收盤報6.5785元,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跌404個基點;

全天成交量擴大30.67億美元至351.11億美元。

截至26日收盤,香港市場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連跌9日,26日盤中跌破6.59,最新報6.5941元。

據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2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5569,較前一交易日下調389個基點,已連續第6日調降,中間價貶值至2017年12月25日以來最低,降幅為2017年1月9日以來最大。

00:17

△央視財經《中國財經報道》欄目視頻

分析人士認為,結合經濟基本面和貨幣周期等因素看,美元繼續上行空間有待觀察,人民幣并無大幅貶值基礎,下半年仍將延續整體持穩、雙向波動的運行格局。

自4月中旬踏上對美元貶值之旅以來,人民幣匯率正在經歷較為劇烈的一段調整。

據統計,從4月18日到6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累計調貶2409點,幅度為3.84%,其中,過去7個交易日,就貶值了1218點,幅度為1.90%;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方面,在岸匯價累計貶值2796點,幅度為4.45%,過去7日累計貶值1637點。

這一輪人民幣對美元貶值,依舊發生在美元走強的背景下。美元指數自4月中旬脫離前期運行區間,展開新一輪上漲,到上周最高漲至95.54,期間漲幅一度接近7%。

專家分析: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因素有哪些?

在去年美聯儲加息的過程中,市場都會出現美元下跌,人民幣上漲的現象。而今年卻出現了美元持續走強,人民幣持續貶值。

招商證券宏觀研究團隊謝亞軒等認為,人民幣貶值原因主要有兩個:

一是,美元指數為代表的籃子貨幣匯率。過去10日美元指數上升0.93%,美元強,人民幣弱,這可解釋人民幣匯率貶值的25%。

二是,外匯市場供求狀況。外匯供小于求,匯率走弱,供求因素可以解釋人民幣匯率貶值的75%。

人民幣還會繼續貶值?

針對人民幣的后期走勢,申萬宏源分析師孟祥娟等表示,短期內美元指數或維持于較高水平,人民幣仍會隨之有小幅貶值壓力;但美元指數中期易下難上,加之中國國際收支結構仍較為穩定,人民幣不會出現趨勢性貶值,而仍將在大方向上與美元指數保持反向波動。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師鄂永健表示,今年國內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很可能再次小幅上調,以保持利差穩定,這也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同時,隨著我國境內資本市場擴大開放,境外資本參與國內資本市場的渠道有望進一步拓寬,對境外資本吸引力增強,可能將帶來資本流入顯著增加,有利于人民幣企穩升值。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證券時報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