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美元匯率

今日人民幣匯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803元 上調84個基點

中國小康網4月24日訊 今日(4月24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7.0803元,上調84個基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20年4月24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7.0803元,1歐元對人民幣7.6303元,100日元對人民幣6.5768元,1港元對人民幣0.91345元,1英鎊對人民幣8.7643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5134元,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2510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4.9689元,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2530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0341元,人民幣1元對0.61556馬來西亞林吉特。

展開
收起

美元兌人民幣最新匯率7.0754,按當下行情走勢人民幣有望繼續升值

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漲跌總能吸引不少人的關注,而在最近一個多月以來,中美兩國流通貨幣兌換匯率似乎經歷了“一次過山車”,因為從8月份起,美元開始升值相對應人民幣小幅貶值,從而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震蕩上漲,并且短短幾天內突破7.0的心理關口,隨后美元匯率不斷攀升并達到最高位置7.1863,而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也出現最低0.1391,從而兩國流通貨幣外匯匯率達到“峰值”,不過隨著貿易利好消息的出現以及其他多方面因素影響,美元匯率走弱人民幣利好升值,并且目前美元兌人民幣最新匯率7.0754,假如按當下行情走勢人民幣有望繼續升值。

首先,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上漲的根本原因是貿易方面存在摩擦,并呈現劍拔弩張的局面,而因為人民幣根本不具有大幅度貶值的條件,況且美國國內經濟呈現衰退的跡象,因此,貿易摩擦從某種程度上可能是雪上加霜,而且美方欲再次通過降息刺激經濟增長,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貿易摩擦或將“緩和”同時對兩國流通貨幣匯率的影響相比之前減弱,從而也可以稱之為利好。

其次,美元兌人民幣最新外匯匯率7.0754是最近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匯率震蕩反彈較為突出的表現,因為畢竟之前一直在7.10以上。當然,假如跟前一段時間美元兌換人民幣最高點7.1863相比,目前人民幣已經升值0.1109,并且當下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依然在震蕩小幅上漲,因此,這意味著按當下行情走勢人民幣有望繼續升值,同時隨著中美貿易往積極良好的方向發展,說不定過數月后再次回到1美元相當于6.9元人民幣,人民幣匯率有望企穩。

總的來說,世界上多數國家均在競爭與合作當中前進,同時又面對重重考驗,而貿易摩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試探,相對應流通貨幣外匯匯率出現震蕩與波動是常態,還是那句話,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不會持續上漲,人民幣也不具有不斷貶值的條件,雖說在貿易摩擦期間,也就是在短期內美元可能保持相對強勢地位,中期走弱的概率較大,而當下只不過是應驗了而已,況且人民幣匯率運行機制和決定人民幣匯率的各種宏觀政策是相當成熟的。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下調73個基點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9月17日訊 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730,較前一交易日下調73個基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19年9月17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7.0730元,1歐元對人民幣7.7832元,100日元對人民幣6.5444元,1港元對人民幣0.90478元,1英鎊對人民幣8.7892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8559元,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4873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412元,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238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3420元,人民幣1元對0.58886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9.0542俄羅斯盧布,人民幣1元對2.0719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7.57韓元,人民幣1元對0.51927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3035沙特里亞爾,人民幣1元對42.6518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5639波蘭茲羅提,人民幣1元對0.9593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656瑞典克朗,人民幣1元對1.2664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0999土耳其里拉,人民幣1元對2.7475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3166泰銖。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下行2個基點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27日訊 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731,較前一交易日7.0729微跌2個基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19年9月27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7.0731元,1歐元對人民幣7.7477元,100日元對人民幣6.5907元,1港元對人民幣0.90212元,1英鎊對人民幣8.7553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7957元,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4698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390元,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517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3543元,人民幣1元對0.58974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9.0262俄羅斯盧布,人民幣1元對2.1160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8.73韓元,人民幣1元對0.51694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2800沙特里亞爾,人民幣1元對43.2386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6516波蘭茲羅提,人民幣1元對0.9626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751瑞典克朗,人民幣1元對1.2787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79765土耳其里拉,人民幣1元對2.7661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3124泰銖。

更多資訊或合作歡迎關注中國經濟網官方微信(名稱:中國經濟網,id:ourcecn)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展開
收起

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跳漲逾500點

受外部環境向好帶動,14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岸和離岸市場雙雙大漲。在岸人民幣匯率在以7.0827開盤后,最高升值至7.0494,收復多個關口,較前一交易日7.1000的收盤價升值超過500個基點,最終收報7.0669,較上一交易日漲331個基點。受此帶動,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漲幅一度升值超過400個基點,最高至7.0510。有機構預計,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將進入強勢過程,不排除重返7.0上方的可能。

近期人民幣中間價始終較為穩定,起到“定海神針”作用,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14日人民幣中間價僅上調2個基點。事實上,自9月18日以來,無論在岸、離岸人民幣波動幅度如何,中間價始終較為穩定,日波動幅度幾乎均在5個基點以內。業內人士表示,這也顯示出當前逆周期調節作用加強。

展望人民幣下一步走勢,業內人士認為,當前市場情緒改善將觸發人民幣匯率短線大幅升值,市場情緒退卻后,人民幣匯率中期走勢仍與國內基本面息息相關。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范若瀅表示,當前人民幣無大幅貶值基礎,預計將會在7附近震蕩,不排除個別時段重返7。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同樣認為,在11月中旬智利APEC峰會到來之前,市場氛圍將繼續有利于人民幣;同時美元指數、經濟基本面對比等因素也難以對人民幣匯率形成較強負面擾動,“由此,預計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有望進入一個強勢過程,不排除重返7.0上方的可能?!?/p>

更多資訊或合作歡迎關注中國經濟網官方微信(名稱:中國經濟網,id:ourcecn)

來源:經濟參考報

展開
收起

23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下調84個基點

新華社上海10月23日電(記者程思琪)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23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752,較前一交易日下調84個基點。

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2019年10月23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7.0752元,1歐元對人民幣7.8725元,100日元對人民幣6.5230元,1港元對人民幣0.90219元,1英鎊對人民幣9.1161元,1澳大利亞元對人民幣4.8534元,1新西蘭元對人民幣4.5348元,1新加坡元對人民幣5.1907元,1瑞士法郎對人民幣7.1519元,1加拿大元對人民幣5.4039元,人民幣1元對0.59194馬來西亞林吉特,人民幣1元對9.0061俄羅斯盧布,人民幣1元對2.0624南非蘭特,人民幣1元對165.68韓元,人民幣1元對0.51914阿聯酋迪拉姆,人民幣1元對0.53015沙特里亞爾,人民幣1元對41.7971匈牙利福林,人民幣1元對0.54246波蘭茲羅提,人民幣1元對0.9488丹麥克朗,人民幣1元對1.3635瑞典克朗,人民幣1元對1.2928挪威克朗,人民幣1元對0.81992土耳其里拉,人民幣1元對2.7054墨西哥比索,人民幣1元對4.2822泰銖。

前一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668。

更多資訊或合作歡迎關注中國經濟網官方微信(名稱:中國經濟網,id:ourcecn)

來源:新華網

展開
收起

您信嗎?專家預計,2019年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大概保持在7以內

來源:南生今世說

近期有這樣一個新聞:由中國社科院相關機構發布的《中國上市公司藍皮書:中國上市公司發展報告(2019)》認為,當前的人民幣與美元匯率仍處在可控區間內,整個2019年全年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平均匯率大概仍在7以內。

對此,有不少網友評論認為:預測不準,目前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已經超過了7,即要7元多的人民幣才能兌換1美元。而且,距年底不遠了,回到7以內的可能性不大。南生認為,持此觀點的網友“沒搞清楚情況,就來評論了”。

顯然這個報告不是預測到2019年年底,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會降到7以內,他指的是:2019年全年,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即“平均匯率”。只不過,在我們的語言中經常省略“平均”二字罷了(一句話中如果有時間詞,往往就省略平均兩字)。

什么是平均匯率?

匯率分兩種,一種就是每天都在變化的實時匯率。比如,2019年10月22日是7.0769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9月20日是7.0709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3月21日是6.7111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最低是6.6674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

另外一種就是平均匯率。指的是一段時間內,各個交易日中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數值。比如,我們將2019年第一季度58個交易日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相加,再除以58,得出一季度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匯率是:6.7468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

用同樣的方法,我們可以算出今年第二季度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匯率是6.8137,即二季度平均是6.8137人民幣兌換1美元;然后算出三季度平均是6.9872:1,并得出2019年前三季度的平均匯率是:6.8514:1。

2019年全年的平均匯率

目前來看,第四季度的第一個月,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仍在7以上。我們假設11月、12月份的匯率不會出現大的波動,那基本可以推測出:2019年第四季度人民幣與美元的平均匯率會超過7。

但是,前三季度平均匯率為6.8514:1,而四季度是略微超過7。由此,預測整個2019年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大概仍在7以內(非常接近7),這個預測是非??尚诺?。

為什么要關注整個平均匯率

前三季度,中國的GDP總量已經接近70萬億元人民幣,按此推算2019年全年或將達到97萬億元人民幣。此外,全國經濟普查即將公布結果,按照以往的經驗會將GDP向上修正——以前三次提升范圍在1萬多億元人民幣到3萬億元人民幣不等。

因此,我們可以推測:2019年全年中國的GDP有望接近或達到100萬億元人民幣。這在全球屬于什么位置呢?就需要將各國的GDP轉換成同一種貨幣來對比,不論是將人民幣轉換成美元,還是將其他國家的貨幣轉換成人民幣,都離不開匯率。

如果我們采用2019年年初的匯率,那就能兌換成更多的美元。反之,如果采用年底的匯率,兌換到的美元就變少了。從而使得GDP轉換變得“不可控”——這時就需要平均匯率了。

再換個思路:GDP是全年的,那也應該采用全年的平均匯率啊。這樣就保證了各國GDP統計、比較的科學性——按照接近或達到100萬億元人民幣,匯率在7以內(接近7)的標準,我們可以預測今年中國GDP要超過14萬億美元,人均突破1萬美元。本文由【南生】整理并撰寫,無授權請勿轉載、抄襲!

展開
收起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 時隔三月重返7關口

時隔三個月,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5日再度回歸“7”元整數關口內。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度升破7.00關口,日內漲超360點,隨后有所回落;在岸市場上,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以7.0298開盤后從午后拉升,最終收報6.9975,為8月5日以來新高。當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385,較前一交易日下調3個基點。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技術總監曹源源分析稱,人民幣匯率此次大漲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一是當日央行MLF操作利率下調5個基點,向市場釋放逆周期政策調節力度加大信號,增強四季度我國宏觀經濟企穩運行的市場預期;二是我國再推對外開放五大措施,增強市場對我國進一步深化對外開放的預期,人民幣資產吸引力進一步提升;三是10月以來中美貿易談判取得積極進展,同時我國經濟表現出較強韌性,對近日人民幣持續上漲構成支撐。

近一個月,離岸人民幣累計升值已近1700點。機構普遍認為,人民幣匯率反彈意味漸濃,走低預期顯著收斂,短期內有望維持強勢。國際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指出,從技術上看,未來一周美元指數仍然大概率走弱,歐元大概率走強,英鎊則具有不確定性。人民幣匯率則主要視兩大國的貿易磋商進展,順利的話不排除回歸7以內可能。

曹源源也認為,短期內外部環境仍是人民幣匯率走向的關鍵擾動因素。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狀態基本不會改變,這主要是基于人民幣匯率彈性擴大和市場主體日趨成熟的基本預判。同時,在國內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四季度經濟基本面企穩預期增強,以及美聯儲貨幣寬松路徑下美元指數走弱等多重因素影響下,預計短期內人民幣匯率將圍繞“7”點位上下窄幅整理。

伴隨人民幣匯率走勢漸強,人民幣資產也形成普遍性利好。歷史數據表明,大多數國家本幣匯率與股市同向變動,匯率企穩反彈利好A股,有望刺激外資加大對中國債券投資。近期,北上資金凈流入趨勢持續回暖。5日,北向資金凈流入52億元,自10月24日以來,北上資金已持續9日凈流入A股。受此影響,上證指數盤中一度站上3000點。(記者 向家瑩 北京報道)

展開
收起

破“7”!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跌破7.01 人民幣匯率將階段性承壓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鼠年首個交易日開盤后出現較大幅度貶值。

據澎湃新聞報道,在岸市場上,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以6.9000開盤后,接連跌破7.00和7.01關口。

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同樣走低。

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從日內高點6.99下方直線走低,接連疊穿6.99、7.00和7.01關口。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2月3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9249,跌至2020年1月13日以來最低,373點的貶值幅度也創下了2019年8月6日以來最大值。

據第一財經報道,去年底以來,受經貿紛爭緩和、經濟數據超預期影響,人民幣匯率一路走強。然而,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下稱“新冠肺炎疫情”)的病例數激增,人民幣升勢戛然而止。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斷了人民幣匯率升值行情

到今年1月20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和收盤價(下午四點半價格)分別升至6.8664和6.8613比1,分別自去年破“7”后的低點上漲了3.2%和4.6%,其中今年以來上漲1.6%和1.5%。

然而,從1月20日晚起,隨著中央指示堅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勢頭,各地相繼采取疫情防控措施,以及對外披露的新冠肺炎疫情病例數激增,人民幣升勢戛然而止。21至23日,匯率中間價穩定在6.90比1以內,交易價則重新跌破6.90,且收盤價相對當日交易價持續偏弱,三天收盤價累計跌去1.0%。

市場重現“股匯雙殺”。1月21日至23日,上證綜指和深成指累計均下跌3.9%;陸股通項下由前13個交易日持續凈流入轉為連續3天凈流出,累計達197億元。但這并非股市和匯市間信心危機的相互傳染,而是由于同屬風險資產,疫情給中國經濟運行造成的不確定性,造成了兩個市場上價格同時下跌。

突發疫情造成了市場情緒波動,但未形成很強的貶值預期。從境外1年期無本金交割遠期交易(NDF)隱含的美元對人民幣升值預期看,1月21至23日平均為0.7%,高于1月初至20日間的均值0.1%,但低于去年8月5日(破“7”當日)至10月11日(第十三輪中美經貿磋商達成階段性協議意向前夕)間的均值1.1%。從銀行間外匯市場即期詢價交易的日均成交看,21至23日為289億美元,低于1月初至20日360億美元的規模。

非典疫情未對中國匯市造成根本沖擊

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影響,可參考2003年前非典疫情的經驗。非典疫情的影響主要體現在2003年第二季度。

當時,中國自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堅持人民幣不貶值,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在8.28左右的水平,境內中間價與交易價偏離通常只有一兩個基點。2004年10月12日起,更是每日中間價都定在8.2765,直至2005年“7·21”匯改,一次性升值2.0%至8.11,重歸真正的有管理浮動。所以,無論從中間價還是交易價,都無法判斷非典疫情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而只能是尋找旁證。

一個是看市場匯率預期。當時境外沒有可交割的人民幣外匯交易,境外人民幣即期匯率(CNH)是2009年底跨境貿易人民幣計價結算試點,自2010年起逐步發展起來的。但是,1998年起境外已經有了NDF交易,因此,可以用1年期NDF美元對人民幣匯率遠期匯率與境內匯率中間價的偏離來分析市場匯率預期。

2002年11月份起,中國走出亞洲金融危機的陰影,美元對人民幣匯率由升值轉為貶值預期。2003年第一季度,美元貶值預期平均為0.9%;4、5月份非典高發期,貶值預期平均為0.5%,較前期略有降低;6月份隨著非典疫情好轉,貶值預期平均為1.2%,已強于第一季度的貶值預期??梢?,非典只是減緩但未改變當時正在逐步積累的人民幣升值預期。

另一個是看國際收支狀況。理論上,在貶值壓力下,如果匯率不跌,將反映為外匯儲備減少。2003年第二季度,中國經濟深受非典沖擊的影響,季度同比實際增速為9.1%,為全年最低。剔除估值影響后,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增加163億美元,為全年最低,環比下降54.4%,卻同比增長7.4%;全年增加1060億美元,較上年多增42.7%。

中國延續了2001年初以來的國際收支“雙順差”格局。2003年第二季度,經常賬戶順差82億美元,環比增長215.5%;資本賬戶(含凈誤差與遺漏)順差80億美元,環比下降75.9%。當季外匯儲備資產增加額環比大幅減少,主要是因為資本賬戶順差大幅下降。資本凈流入環比大幅減少,主要是因為同期短期資本流動從前兩個季度持續順差轉為逆差76億美元,這又與非典疫情負面沖擊、市場避險情緒上升有關。

綜上,非典疫情在2003年第二季度,確實對儲備變化和資本流動產生了一定影響,但沒有改變此后儲備較快積累的大趨勢。2003年第四季度,中國資本賬戶和短期資本流動再現凈流出,并非是資本外流、匯率貶值壓力卷土重來,而是反映了當年底國家用450億美元外匯儲備向中行和建行注資的操作。

本次疫情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取決于疫情發展

迄今為止,新冠肺炎疫情對國內匯市的影響都還只是初期的心理沖擊。與上次非典疫情相比,這次政府應對啟動較早也更有經驗,疫情有望得到更加及時、有效的控制。

在當地時間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肺炎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當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即表示,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了不確定性,但疫情對中國經濟的不利影響只是暫時的,待疫情緩解后,相關經濟活動恢復正常運行,經濟是可以恢復的。

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董輔礽講座教授管濤預計,未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對于人民幣匯率的影響是臨時性沖擊,人民幣匯率將階段性承壓。但隨著疫情平復、影響消退,壓力逐步減退,人民幣匯率將重回雙向震蕩走勢,由基本面因素決定人民幣對外是震蕩升值抑或貶值。

上游新聞綜合自澎湃新聞、第一財經、中國證券網等

展開
收起

剛剛,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收復7.0關口

人民幣匯率升值勢頭正卷土重來。

7月9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開盤拉升逾200點,報6.9965,與此同時,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在7.0附近波動。

截至10點48分,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分別報6.9952、6.9959,雙雙站上7.0關口。

同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較上一交易日調升122個基點,報7.0085,繼續刷新2020年3月17日以來最高。

連日來匯市表現得暖意十足,市場對于人民幣匯率重回“6”時代的預期在不斷醞釀。7月8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7.0207元,比7月7日人民幣中間價7.0310上調103點。7月7日,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盤中一度收復“7”關口升至6.9918。

業內人士分析,近期受股市持續上漲影響,人民幣匯率將階段性走強。隨著外資加速流入中國股市,人民幣的匯率得到了強勢拉升,同時美元指數弱勢震蕩也助推人民幣走強。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近期資本市場回暖,北向資金加快流入,7月以來北向資金已經累計流入超過500億元,有助于維護跨境資金平衡和匯率供求穩定,對下階段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穩定形成支撐。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技術總監曹源源認為,中國6月份制造業PMI擴張加快,宏觀經濟修復速度或超出市場預期,基本面優勢也支撐人民幣匯率走強。

“7”關口意味著什么?

多位專家表示,在股市持續上漲的大環境下,人民幣匯率繼續上漲的可能性較大,但要看到官方和投資者都已逐漸淡化“7”關口意義,也就是說人民幣匯率即便突破“7”也不會出現持續強勁走強,反之也不會出現非理性趨勢貶值情況。

值得關注的是,在去年8月5日,人民幣在岸、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均在上午9時許跌破7元整數關口,這是匯改后人民幣首次破7。央行當日回應表示,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

據央行此前發布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人民幣匯率在繼續保持彈性的同時表現出較強的韌性。我國將繼續推進匯率市場化改革,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同時注重預期引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認為,人民幣匯率穩步趨升提高了人民幣作為國際貿易結算貨幣的吸引力,且不斷開放的金融市場提供了良好的市場環境,在貿易結算方面人民幣存在匯率優勢。他表示,不論是從近期資本跨境流入的趨勢加強,還是從證券市場收益來看,我國經濟基本面良好,下半年人民幣可能在保證靈活性的前提下繼續有序升值。

來源 北京日報客戶端|記者 潘福達

編輯:潘福達

流程編輯:王夢瑩

展開
收起
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国产做国产爱免费视频,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